2018年6月4日 星期一

給親愛的妳的心經手帖

《給親愛的妳的心經手帖》是一位非常、非常特別的日本女眾出家法師寫的書。出家前她走過坎坷苦難的人生路,因身為《極道之妻1》電影之報導文學原作作者而聲名大躁、揚名文壇、影壇,卻宿世善根現前在1999年於鹿兒島高野山真言宗「最福寺」毅然決然出家,成為池口惠觀大僧正的弟子,學法女。「特別」在於她的剃度因緣非常有喜感,不僅身歷「超爆笑扯髮事件」,剃度完照舊堅持穿最愛的迷你裙度日而惹議。七年後,也就是2006年,她才正式成為沙彌尼。

她對自己非常誠實,寫遭受兒童校園霸凌的不幸童年受盡同儕對不擅社交沉默寡言者的歧視,自剖出於喜歡「獨處」或「一個人」的人格特質而在兒童圈受盡排擠。長大以後,作為主攻地下文化/女性議題的專業報導文學作者與人妻、演員,她強烈同情女性的人生苦難:AIDS歧視、跨國族姻姻歧視、自殺傾向與自殺衝動(愛別離苦)、職場歧視/職場霸凌(樹大必招風,槍打出頭鳥)、貧窮經驗、失戀分手經驗、假新聞充斥與媒體霸凌、扭曲的攝影圖像解讀/抹黑並試圖消泯其女性作家的身份與頭銜(說實話的代價?)。

身為出家眾,她如何「報導」她自己?她詳細說明她的自修法門:持金剛杖進行四國步行遍路,穿白色僧衣朝富士山(行腳並背誦心經),自覺像個總是與水相遇的雨女。她對女性處境充滿同情,行經吉原觀音菩薩像前必誦經供養火災中枉死的吉原遊女。她觀照心與境(例如採訪紙醉金迷的六本木歡場與觀察泡沫經濟前後的變化,探索人類在欲望中被惡法吸引的現象)的專業敏銳度、習慣一直延續到出家後,勤修忍辱,法布施人生心情故事,勸修法門則有心經、咒語、不動明王咒、內觀、動中練心、思惟修、空海大師法語等。

至於作品得獎並被搬上大銀幕的成名過程,她也深有醒悟,從比較與被比較發生在人的心裏觀照到「比較之苦」。她決志以修行力量遺忘恨意,背暗向明,放下負面情緒,了知恨意也無常,苦樂俱無常;從受訪者(援交者、性產業工作者、黑道人士)先甘後苦的悲涼人生晚景體會人生無常。得獎不得於被肯定也不等於自我肯定,重點是:

身為朝山行者的心得。

水行作為山行前方便,以及半途放棄的勇氣。

在苦行中找回本然的「自行」。

真實自我不等於形象自我不等於作家自我不等於媒體自我。

或許是中日文化差異、知見差異、翻譯差異、出家體制差異,她以感性筆風鼓勵女性修行人哭泣與面對痛苦,書中的修行知見也相當特殊,與漢傳佛教通說有很大的不同。這又何妨?八萬四千法門門門通向成佛大道不是嗎?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