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6月6日 星期三

考證:人間極限

告別兒童期後一直泡在知識份子圈(升學主義文化下的校園人生),直到出家後改泡非知識份子圈才有機會站到另一個位置反觀知識這件事,慢慢體會考證與實證的巨大差別。

學術圈考證有一項形上學假設是假設文明系統的資料完整又完美,萬一上推過去的時空推論不到史證就打個大問號。通常就學術論學術很容易變無神論者,反正大量宗教史料都上推不出個所以然。

且考證「釋見仙」。家譜?沒看過。別說父系家譜,戶政資料被國共內戰一亂以後夾雜假資料(逃難時期難民為自保大量偽造個資,有時為逃避兵役或身家調查連姓氏、家族、年紀、祖籍、婚姻、出生地、學經歷都謊報),母系家譜更幾乎百分之百在父系偏執下被消失。若論書面譜系,別說上推祖先血脈推個三千五千一萬兩萬年那種大事,才上推到國共內戰就不確定了。不確定不只資料散失或難民被迫說謊保命,真假摻半各說各話。難道說,因為圖騰的、符號的、文字的、書面的、姓名的、族譜的散佚缺乏就一口咬定「釋見仙根本是不存在的幻想與杜撰,因為歷史上找不出其祖先源頭有效存在的史實資料」?

問題是考證、考古就是這樣對待拈花微笑公案。考證不出所以然,無法在文字檔案不發達、文盲率高、史料殘缺、戰亂頻繁的古代時空「調閱」完整的證據就推論禪宗是胡說八道無中生有的「發明」,至少排佛又花心好女色的已故大學者是依據這樣的理由毀人信心、質疑禪宗一脈全屬人工偽造。

別說「釋見仙」一個人上推原始人時代的完整血統系譜了不可得,諸位每一個人有誰拿得出足以佐證閣下上推數千乃至一兩萬年血統的龐大族譜?別說文件,連只是草草掛上完整姓名的樹枝狀圖表都拿不出來對不對?事涉人體基因源流的完整千古家譜都沒有(連帝王世家都調不到),還期待連印刷術、造紙術都不會的祖先有本事保存完整的宗教傳承證據?

親愛的,佛陀時代的三藏十二部花好幾百年靠口耳相傳、歌詠傳唱、壓韻詩偈硬背下來,根本不是用文字一字一句抄寫下來。這是凡夫的不足、不圓滿。真要考證有百分之百信服力,等可以超越時空採訪活在古尼泊爾、古印度的佛陀本人再講,順便請記得帶數位相機去好好拍攝人家手上到底有沒有拿過一朵天上來的花。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