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25日 星期五

佛典故事:家事法庭 Family Court

大畫家被友邦重金挖角,出國工作十二年。十二年後,大畫家帶著三十兩黃金薪水興高采烈地光榮返鄉。藝術家對「美」極為敏銳,風吹草動物換星移日升月落都能激動「美」的感知與體悟,何況是故鄉的鼓聲?

循聲而往,大畫家走進故鄉的城,拜見家鄉的僧。

「大師,請問眾僧一天飯錢好多?」大畫家超感動地請教維那師父,信心清淨,真誠恭敬。

「我們僧眾多,打一天齋的話需要三十兩黃金!」維那師父回答。

「正好!」大畫家把懷中的黃金一口氣全掏出來,給了。「維那師父,請用我的名義供佛齋僧一天。我明天會親自出席齋僧法會!」

修福報消業障超快。修了那麼大的功德福報,身心輕快的大畫家這才想起來還有一件事沒做:回家面對兩地分居足足十二年的老婆。空手進門的他心想,這下完了。

「你給我過來。外派十二年,總共賺多少錢?」她開口便要錢。

「總共賺了三十兩黃金!高薪!」大畫家老實講。

「不錯喔!三十兩黃金在哪?拿出來!」這是理論上應該溫柔體貼充滿愛情的老婆嗎?精明世故女老闆吧?

該來的總要來,不要逃避。大畫家深深吸一口氣:「已經在好大的福田裏種下去了。全埋了。」

「種田?」老婆揚眉高聲反詰:「哼,哪一種大福田?」

大畫家吞一口口水。「啊不就好心布施供僧?」

「什麼?」這下老婆大為震怒。沒賺錢就沒得愛,悍婦立刻把畫家丈夫五花大綁送到官府,一狀告上家事法院。

「喲,怎麼啦?有何貴事?」偉大的法官客氣詢問。

「他笨!他犯罪!他沒智慧!」老婆好恨,一張晚娘臉臭到無法形容:「我丈夫發瘋了!出國十二年把我一個人扔在家裏不聞不問,好不容易賺了三十兩黃金回來也不交給我們母子花用,根本不把我們放在眼裏!也沒告訴我一聲,全部平白無故送給外人!這種無情無義狼心狗肺的東西,小婦特地綁來給大官您依法審判!」

家家有本奇怪的經;是是非非通常跟錢有關係、跟愛沒關係。關於這一點,偉大的法官非常習慣:「你哪,有沒有話說?你為什麼薪水不交給老婆反而送給外人咧?」

大畫家小聲開口回話:「英明的大人,我上輩子沒修功德,這輩子貧窮勞苦。要是這輩子再不修福報,下輩子又再來一次;要是生生世世惡性循環下去,不就窮困過勞沒完沒了?所以,我決定這輩子了斷!我要這輩子就終結貧窮惡運,捨掉我的窮!基於這樣的理念與認知,我才會把十二年賺到的三十兩黃金全部都拿去供佛齋僧……」

「哎呀,原來是供僧哪!」這一回話,偉大的佛心法官菩提心大發。他的職業身份是法官,人生身份是優婆塞,學佛一輩子,相當有修行心得感想。「讚!供得好!辛辛苦苦上班工作,難得發心全薪齋僧,你一定是稀有的大善人!來來來,本官身上戴的真品珠寶跟本官上下班代步的百萬馬車你通通拿去,還有一小塊部落田地都送給你!」應付老婆不容易,偉大的法官萬分同情。這不是官官相護,大畫家畢竟不算個「官」;姑且說是「男男相護」、「夫夫相護」好了:一種同樣被家業綁死死、綑牢牢,宿債還不完的妻管嚴同病相憐心情。

「小兄弟,要有信心!」偉大的法官繼續鼓勵下去:「你才發心打齋,眾僧還沒應供,就像種子下地還沒開花結穀一樣。雖然大果報尚未成熟,當下發出小新芽,小果報已經先成熟了!繼續努力,富貴平安!」


原典出處:《大智度論》


-修行筆記-

一、智論云:「難得之物盡用布施其福最多。」

二、佛心法官乃台灣名產,為此揚名國際。

三、心甘情願為人民提供義務服務、免費以法律扶助支援民間的樂施律師也是台灣名產,為此深受歐美人民羨慕。

四、結婚前眼睛放雪亮、心念放清楚,結婚後不必為錢煩惱、為錢反目、為錢動不動上家事法庭報到,丟臉、費時、勞神、傷心……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