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7月12日 星期二

放同志孩子一條生路

不論你在哪洲、哪國、哪城、哪鄉出生,在你們當中,都有一定比例會成為異性戀者、同性戀者、雙性戀者,或其他;假如因緣具足,也有非常稀少的一小部分人,會成為各類宗教神職人員。

不論如何,你們長大之後,請記得放同志孩子一條生路。

那也是放未來世世代代的小小孩們一條生路。

很久、很久以前,曾經有一個男同志大男孩,為他與男朋友之間的戀情受苦,也為如何再繼續隱瞞家人,不讓家人發現他的同志身份而受苦。他很苦惱,於是,他告訴我他是個男同志,在介紹他的同志朋友們讓我認識之後,告訴我他很希望找女生幫忙,帶回家給家人、長輩看,讓他們不對他的同志傾向起疑心。他陸陸續續、長期刻意帶不同的年輕單身女孩們回家,每一次都是一場作秀;真正的生活是與他的男朋友一起度過的。

最後,他問我願不願意幫這個忙、假裝一場;我以無言的微笑拒絕了。

家人之間,為此互相欺騙、作秀表演、設局設計,是多麼悲哀的人間悲劇呢……

一開始,或許可以騙是女朋友,騙到長輩都相信。再下去,戲演久了,長輩不明底細,逼婚逼生之後,是不是還要正式騙一個女孩娶回家?或者,騙婚畢竟太不道德;就開門見山和女方講好條件、約法三章,一起騙長輩,一騙就一生一世?還是在家裏演一個異性戀丈夫,出門再忠於男朋友,過同志情侶的真實人生?然後,雙面人生過久了之後,再度為了應付長輩期待,生下孩子?

從生到死,直到吐出最後一口氣往生為止,孩子(們)從來沒認識過他(們)的父親的真實面目:一個無奈為了應付社會與歧視,萬不得已演出一場異性戀婚姻,還生下他(們)的男同志。一個為了配合異性戀模式,雖然不愛他(們)的母親,卻為了交待、壓力、歧視、社會眼光,而生下他(們)的男同志。

我無言地微笑著,心頭畫出他拋物線般的人生軌跡。如果可能的話,與其一線畫出去就是一場徹底扭曲的人生;還不如落筆就停止。這種騙局人生,不如別讓它開始。

微笑的我,當年曾經這麼思考著。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