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2月13日 星期四

不邪淫戒:約炮現世報

眾生皆有佛性
愚痴到約炮度日也一樣佛性本具

說故事時間

約炮男是媽寶。他自知擇偶條件差、學歷差、家世差,在嫖妓與約炮中度日,與早年喪偶的單身老母相依為命。約炮女也是媽寶。她外貌不差、學歷差、家世差,出於對拋妻棄女的親生父親的仇恨心結,與大量陌生男子逢場作戲,只肯對辛苦養育她成人的單親老母付出真心。

年輕時邪淫約炮度日尚可,但人都會老。約炮男與約炮女偶遇時已是坐四望五的輕度老年人,彼此深談後馬上明白遇上同類。兩人同樣被單親媽媽與台灣政府聯手施壓、催孕催生,便起心動念相約上床生孩子──男方經濟地位差又背債,娶不起。女方為原生家庭問題排斥中華民國婚姻制度,不願嫁。

約炮女落落大方問約炮男要不要跟她上床,借種當她小孩的爸?約炮男遲疑了──他是個有膽上床沒種當丈夫或爸爸的怯懦男人,「爸爸」這個身份讓他害怕。出於心理上的不確定,沒皈依、未學佛的約炮男便找女眾出家法師問大量問題,從女性心理、家庭關係、兩性關係、正淫邪淫、未婚生子一路問到人工受孕、親子法律關係,問個沒完沒了。

約炮男原本的目的是要處理他與約炮女「約炮生私生子以增產報國」的計劃,但是,邪淫習氣改不掉,坐一山望一山高,他發現女眾法師的種種社會條件都贏過約炮女,請法請到後來動歪念頭,想騙騙看、看有沒能耐把女眾法師騙到手。約炮男以邪淫破戒身份異想天開地想高攀出家法師,這麼一拖,一個月、兩個月、三個月、……拖下去,拖到約炮女不耐煩。她不耐煩,又加上邪淫習氣,本來就沒對任何一個男人忠誠過,就私下另覓種公去了(重要備註:「種公」是約炮男的說法,不是女眾法師講的)!

終於,約炮女突然通知約炮男她不等了。她已經替孩子找到爹,男方是個有婦之夫,美國台灣兩地飛。她要當他的小三,生他的孩子,不結婚。我們並不知道政府向民間過份催生的結果究竟催出多少邪淫異性戀者故意約炮生下不受婚姻制度保障的孩子,不過,約炮女是生定了──她趕時間,怕老了生不出來。

約炮男這下才知道心不知足兩頭空。他終於明白女眾法師只把他當居士教、當眾生度、當累劫父母報恩。女眾法師雖現女形女相,可是心境上與他熟悉的、對男體有淫欲的異性戀女人完全不同。約炮女苦等數月等不到他同意約炮生育,通知約炮男她已經找到精子提供者。也就是說,約炮男被約炮女甩了。

此時此刻,約炮男起大無明煩惱。邪淫一輩子,人終逃不了老病死苦。人老了忍不住想找個固定對象安定下來,到這節骨眼上,想高攀良家婦女、持戒女眾全都攀不到,想低就一模一樣約炮度日的邪淫女又極不甘心,深怕有不可預知的後遺症。

左右為難,正不成邪不就,難道當個孤單老人嗎?邪淫男突然發現前途茫茫──難道全世界肯陪他、疼他、守在他身旁的只有老母親一個人嗎?老母親去世後又怎麼辦呢?

靜思考時間

邪淫男女有個基本共通特質,就是身理上很容易接受彼此也很輕易約炮發生淫欲關係,可是心理上互相不信任、猜忌、敵視、鄙賤──有高比例直言他(她)願意上床的對象是無法結婚相守的對象,惡念怨言不少。

我不確定台灣民間有多少約炮男、約炮女。我更不確定約炮男女在中晚年的孤單人生處境有多少社會福利機構關心。在台灣婚姻市場,約炮男女是條件不好的邪淫男女。約炮男女擇偶難度原本已高,再加上約炮男與約炮女互相不信任或看不起的結果,往往各自分頭高攀正淫男女,卻又高比例高攀不到。

網路上約炮很多。從十來歲的美國女童主動到處給美國男童電話、地址並大方說她有性經驗、非處女的「童稚約炮」到逼近五十歲的台灣過熟女到處打探種公以響應台灣政府催生口號的「老朽約炮」都見識過。

佛教弘化之未來展望實不可限量!過去我以為教吃素戒殺護生就能教一輩子、說法題材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等到長期觀察現代人的感情觀念與生活模式後,發現教不邪淫戒也可以教上幾百千輩子、說法題材盡虛空、遍法界!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