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4日 星期五

從美的依報迎向健康的正報

美學品味不只是「蓋高尚」而已
起碼美的依報能讓人投胎投得甘願一點

童年從巴士步下車,踏回家鄉的土地時,玩伴小傢夥們的笑容我懂,一大串台語卻忽然聽不懂了。這個沙土遍布、空氣濛濛的故鄉,與日本街道的純淨乾爽真的很不一樣。中年時下飛機,一進機場就發皮膚過敏。等轉巴士初回台灣市區時,故鄉人的皮膚之差、空氣之髒、建築物之醜、行路之急,與美國的大塊天地,以及慢慢前行、總有閒暇微笑說聲Hi的陽光臉孔之間,也有很大的不同。回家鄉才過完一晚,皮膚過敏,開始發斑;接下來,足足大發兩三年的皮膚病與各類過敏。

依報相差太大,四大抗議了。餘報猶在,四大不聽話,它受不了這裏的環境。住在這個依報,四大就是不安份;基因不好,業報不好,正報給這個依報的回應就是病。醫師還打趣:「那個過敏原可能是天氣或空氣,除非能把你的皮膚完全與台灣的空氣隔離--這種技術至今還沒被發明出來,哈哈!」

去年起,我養成觀察建築物的習慣,用心審視著故鄉的依報不如人的原因:

一、最大的成因是天氣與空氣。天氣高溫潮濕,各種霉菌、銹斑、壁癌、水漬、剝落的漆塊、滲水的水痕、空氣污染因子、工業化學分子、……等等長期依附在建築物的外表及內牆,哪怕一棟全新的房子才落成,只要所選用的素材拿這些環境因素沒辦法,四、五年後很快就醜掉了。猛蓋新房子也沒用,日晒雨淋幾年後,醜化得很快。換句話說,若要台灣的建築「長期」保持美麗,首要在建材能耐得住台灣高溫潮濕的天氣,並且要減少各種不良的空氣成份。

二、美學教育低落。過去民間對教育目標側重功利實用,輕視美育、美學、美觀、生活品味,近一世紀累積下來的建築物,大多數既比不上古蹟的美學水平,也趕不上晚近的設計水準。雖然勉強可以住(一邊住一邊病),不過,大部分沒規劃(個別與整體均欠規劃,建商也沒什麼美學品味,你蓋你的,我蓋我的,亂蓋亂搭,醜是很醜,又哄抬賣得很貴),醜的占絕大多數。造型與設計本身已經不美了,再加上被天氣日夜摧殘,最後,抬望眼,市容入目實在不太美,美的只有天空。

三、太習慣醜的依報,若難得蓋一棟美一點或設計有品味點的,很容易被罵。大家在普遍算很醜的依報中,活了幾十年或一輩子,太習慣了。忽然看到別人蓋一棟好看的(好看並不代表更貴,只是有美學品味),心生嫉妒不平,忍不住會冷嘲熱諷:「蓋高尚啦!很有品味啦!跟我們就是不一樣啦,標新立異……」整體上,要提昇很難--學習、改良的心難發,反而說三道四阻擋台灣依報的改進與成長,有的罵建築師、有的罵設計師、有的罵屋主。比起日本人或美國人,台灣民間的「反品味」、「反美學」也是很奇特的現象。讓這塊土地一路醜下去,到底對誰有好處?

四、生活空間過小,太習慣髒亂與亂堆物品。以居家佈置與物件擺設而言,由於台灣地狹人稠,每個人分配到的生活空間都很小;空間太小,東西就亂堆,堆久了就髒亂。上一代這樣子堆,下一代在這樣髒亂的環境被養大,很習慣這種格調,等長大成人也如法炮製。房子裏小小的隔間,加上東西亂堆,不可能每天移來移去把死角打掃乾淨,更不可能花大量時間保養清潔所堆放的物品,常常一天到晚生病。還有什麼比狹小、擁擠、骯髒、高溫潮溼的環境更容易使人生病?

五、空間自主權低落。跟美國人相比之下,我們的依報實在狹小得可憐;這麼狹小,偏偏又賣得出奇得貴--美國人,哪怕只是國中、高中畢業的鄉下人,往往一戶可以住一棟,家家戶戶地一大片都自家的。我們相反,常常一大家子塞在小小一層或一間裏湊和著過,一大堆空有大學以上文憑的白領國民買不起房子,而土地往往是少數大集團或富豪的。生活空間擠成這樣,又要付高房價、高租金,非常不合理。

在台灣,真正想擁有憲法保障的居住權與像樣的居住品質,你必需非常、非常、非常有錢,當社會金字塔尖的少數財務菁金。而且,出於華人根深蒂固的香火執著,台灣已經擠到人口密度世界第二名之擠,擠到生活空間這麼狹小,竟然還在擔心人口生得不夠多--台灣住房有多擠?有的小房間,含廁所、玄關、床、桌子在內,加起來「不到兩坪」。這種兩坪不到,又過分潮濕、通風不良的陰暗小房間,住的人一天到晚生病。住房太小、品質太差、房價與租金雙貴,養出一大堆常常生病的平民百姓--醫院常常客滿,有時網路掛不到號,有時病床也排不到;有的名醫只聞其名,不見其人,想當他的病人排兩三個月也不見得搶得到。

那麼,假如是台灣的鄉下呢?美好的田園風光與大片天地,很好,不是嗎?

台灣的鄉下,各項服務及資源相距太遠(醫院、圖書館、學校、大賣場、菜市場、修車廠、藥房、……在台灣鄉下通常都很分散,不像美國鄉下的大賣場儘量將各類日用資源集中販售,集中在鄰近同一區,退休後住鄉下生活也一樣方便),出於公共交通系統普遍不發達(公車或小巴一班間隔二十分鐘、半小時、四十分鐘、一小時,你等不等?),必需養機車或汽車,你也一樣要夠有錢。養得起車之餘,最好還要有保全警報系統,才足以應付鄉下盛產的大量種毒、吸毒與販毒人口--這些惡人不只騷擾民宅,又會故意去宮廟偷佛像、神像、香爐、功德箱、文物,有的還嗆聲放話,連八九十歲的老法師也不放過。而保全警報系統,安裝本身已經很貴,事後服務還要付費。更稀奇的是,雖為農業縣市,鄉下的食物種類卻遠遠少於都市,有些食材還常常比都市更貴--這一點我始終想不通是為了什麼?

(插播:從不動產資源分配以觀,台灣的分配結構是不是比較類似封建莊園呢?)

從美的依報迎向健康的正報,值得努力看看吧?

謹記於再度於過敏中開始的一天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