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15日 星期二

賭客心態

你賭得起嗎?

有一次,我請教一個在台北市上班的高階經理人,為什麼每天趁著休息時段,跑到公司附近、台北市商業區小巷內的職場賭場裏賭錢--出手一千又一千,幾小時內足足花掉台幣幾千到幾萬。他是這麼回答我的:「你一定不了解商場。商場就像賭場,商業上的事就像賭博,大賺大賠的事很常見。每天看幾千萬進、幾千萬出的,看久就麻木了。對我來講,來賭博和做生意是一樣的,差不多。這個,算小錢,根本沒什麼。」很多混商場混久的人都有賭癮;有的只是賭掉了錢,有的賠掉積畜,有的賭輸了家庭,有的賭到再也不認識自己……

原來如此;過份重商主義的環境,也慢慢會薰染出賭性堅強的人生。

後來,每當社會上產生一些與環保議題有關的大型爭議時,我發現不論是哪樣的國家在面對這個爭議、拿哪些國家的作法來評比、使用什麼術語、提出什麼數據、從哪個專業領域來立論、發言對話的又立基於何等身份,分析討論的方向不外出這兩個:

經濟發展 VS 生態保育

幾十年下來,通常是第一個強勢壓過第二個--賺錢第一,風險第二。通常拼賺錢的會公然嘲笑搞環保的過份天真,想太多,不懂事,不成熟,沒有大視野;搞環保的只好搖頭嘆息,人性就是不見棺材不掉淚。

這兩件事,迄今沒取到過平衡。景氣和天災這兩件事,都不是人力能百分之百掌控的。面對它們,人們有時就猜猜看、試試看、用用看,其他的事以後再講--先賭一把看看;就像那位高階經理人的告白,運用在商場中極普遍又極麻木的賭客心態(也有不少人終身染上賭癮;不論上班下班都以賭錢度日,一種稱為經濟,另一種稱為休閒)--錢,畢竟是身外之物,除了謹尊佛陀教誨的佛弟子絕不涉賭之外,一般人還是難免時不時會賭兩把;也不知不覺對人生培養出無所不在的賭客心態。

對活人而言,錢來錢去無妨,錢可以大輸大贏,錢也總是可以賺。不過,在面對大自然這個你永遠摸不清路數的大莊家時,再怎麼敢賭、會賭,你恐怕也輸不起人命吧?經濟這件事,畢竟是活人才需要天天擔心的大事;對死人來說,錢山錢海又如何?又或者,用人命與安全換來的鈔票,又如何?重要的是,在還來得及的時刻,可以如何?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