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3月18日 星期一

你賺太多錢! 宗教世俗化(一)


外國佛子寄來一篇台灣文章。該文作者是台灣人,十分大方地列上本名,文章內容大意是以醫療個案與巨額募款來佐證某大傳教慈善團體賺太多錢又長期轉捐太多錢給世界各國是錯誤的做法,公開勸大眾別再捐錢給該佛教團體,要把善款悉數移往基督教團體。

關於這類傳聞或面對面的激烈攻擊,在台灣已經至少聽了一、二十年,習以為常。既然事涉外國佛子對於台灣佛教界的普遍觀感及台灣佛教界對外的國際形象,個人嘗試提出幾個思考方向:

一、不只是宗教立場

老生代、中生代是在台灣特殊的歷史時空背景下傳教。佛教團體與基督教團體過去曾經很明顯地劃清成藍綠兩大政治陣營,表面上的教義或弘法路線之爭背後往往有特定、強烈的政治因素。有時表面上攻擊教團、明爭善款,實為爭幕後政經人脈資源。

二、宗教世俗化的代價

佛法入中土後,華人對乞食文化適應不良,逼僧團改變運作方法。幾千年下來,從務農(例如農禪制度)、工業(從台灣早期的家庭代工或手加工到近期的各類食品加工廠、水廠等)、醫療(醫院、診所、養老院等)、學校(從幼稚園、托兒所到大學、研究所)、文教(出版、書店、圖書館)……多角化經營,早就形成與古印度早期非常不同的佛教文化與寺院經濟。

多數在家居士沒有當出家眾弘法的經驗,往往對於這類宗研所泛稱為「宗教世俗化」的趨勢大力支持、廣為歡迎,認為出家人不當米蟲又自食其力非常好。既然出家人不領薪水或只有微薄單金,其大量剩餘勞動成果及營利所得又可以大額捐款、供養民間、行善濟貧養在家居士,還能彌補各國官方社會福利體系的大漏洞──初初各國從官方到民間都一致拍手叫好,認為宗教愈世俗化愈好,官方還經常公開頒獎或表揚這類善舉。

但是,自從不依照印度佛教時期的乞食古制──最單純的「法師負責法施(宗教或修行老師),居士負責財施(如法四事供養)」的古老弘化方式──弘化之後,現代化又企業化的團體運作就變得和在家人經營的公司團體、大財團、大企業一樣,要維持法人機器運作就非要維持成本來源穩定、收支平衡不可。

換句話說,放棄乞食古制、改採慈善團體企業化經營,必須長期確保有充足巨額善款能負擔龐大營運成本之餘,還要能供養十方居士,更要一併承受原本世俗人才要處理的世俗財務及營運問題:資本主義化的慈善事業也一樣會落入世俗人「使用者付費」的經濟思維。羊毛出在羊身上,供養各國居士(不只民間百姓,也含政府單位)的大筆善款當然要從居士身上募化,否則要去哪裏調度?世界上沒有任何一國政府肯開國庫長期支持慈善事業運作啊!全球都是宗教慈善團體在幫政府解決社會福利問題的局面。四海佛子們遵照古制、善心布施供養的功德金金額加上法人營運收入根本就遠遠不足以負擔團體的龐大營運成本及各項巨額捐款支出啊!最後剩下唯一一條合法合情合理的路就是「勸募」。

多數華人拒絕接受釋迦牟尼佛教導的乞食古制,千年引導宗教世俗化經營。繞了一大圈,最後形成這樣的局面:一邊視出家眾捐善款救濟或供養居士為社會常態,又一邊為了被募款起大煩惱。一邊享受宗教多角化經營的世俗福利及免費服務,一邊怨嘆怎麼宗教團體如此富有。

假如反向操作好了。假設為杜絕居士起無明煩惱謗三寶,全部改採「宗教不世俗化」,回到古制「法師負責法施,居士負責財施」的做法,把慈善事業全部交還給可以大方公開對外賺錢以合法支應營運成本的在家居士去處理,出家眾全部歸回原點當個純粹法布施、完全不介入任何資本主義式現代營運手法的法師,各國公民能不能從此集體歡喜展開雙臂接納乞食文化並長期四事供養呢?

三、在法治社會修忍辱度

該類主動公開四處寄發的攻擊性文章也算是種「台灣特色」。若攻擊的對象不是佛教團體而是在家團體,若發文地不是在佛法興盛又人情味濃厚的台灣而是在基督教與法治觀念雙強的美國,通常會被對方提告、起訴,也不太可能像台灣民間這樣放心公然謾罵一、二十年還安然無恙。

當法師的若被居士開罵,通常至少有個基本原則:「忍辱」。就算是居士太超過,法師了不起也就指導一下、棒喝一下、開示幾句法語輕輕點到為止,很少會生氣回罵、鬥爭、記仇,更不太會為此提起訴訟。佛陀開示很清楚,白衣由於自勢財力妻子等種種家業在,往往慢習難調;出家眾沒有那些、不比俗人,理當對居士更包容體諒,遇惡緣則修忍辱。

「哎……居士嘛,還在修,還在學,算了。」就這樣,一路給法師們寵了幾十年,倒也寵出了專門公開發函、四處踢館、或出書辱罵僧眾的部分在家人。台灣還有一個聞名全台的白衣升座團體就是這樣。該團體出了好幾百本書攻擊各類出家眾,舉凡禪、淨、密、律的現代大和尚、大比丘僧幾乎全點名炮轟,結論就是在家人修行最好,其教主和旗下的婆婆媽媽信徒們甚至會在火車站或書展設定點站岡、專門勸人不要出家或直接還俗。

十多年前處理該團體時,還很納悶該白衣升座團體出版的書籍內容有明顯的大量邏輯錯誤又和正統佛學義理相去甚大,怎麼還有雄厚資金長期固定印刷出版、主動到處寄發?直到幾年前,才終於恍然大悟:原來它背後有反出家的台灣政治家族在支持。

四、謗出家僧,白衣升座

有智慧的居士會力挺正統出家眾。他們知道,只要有持梵行戒的清淨僧在世間,正法久住,其他愛欲酒肉不斷的世俗人就相對比較沒有機會出頭。家業欲染未斷的白衣若沒機會帶領宗教團體,也就沒有機會利用「傳教師」這個權力位置相對較高的地位來剝削求法者、利用傳法人際互動來達到滿足他個人慾望的不正當目的。

晚近各國有不少爆炸性報導談的就是這類白衣升座現象:為證明在家可以修得比出家好,有大量世俗人寧可依止同樣是世俗人的俗人傳教師學習。等事情鬧大了,教友們互相對質,才發現整個團體簡直跟後宮一樣!眾女學員和男傳教師有染卻都天真地以為自己是他唯一的真愛;幾個男學員和師母通姦卻天真地以爲「雙修法」之類的邪法不會替自己招來牢獄之災。

傳教師是俗人、不持梵行戒又酒肉不斷,通常初初很吸引一般人,以為什麼也不用改變,如此肯定世俗生活方式非常好。等幾年追隨下來,不持戒的俗人傳教師有背地裏有不當性關係、藏私槍打獵殺生、品名酒吃好肉、住豪宅開名車玩股票之類的事情慢慢傳出來,這批學員才會後知後覺地發現他們護持出來的人欲望樣樣比自己大、五欲享受也樣樣比自己猛。到那地步,後悔也來不及了。

結語

末法時代就是這樣:在家人反對出家,僧眾等單身神職人員愈來愈少,白衣升座愈來愈多,最後宗教團體的主事者漸漸變成以欲愛色愛不斷的世俗人占大多數,白衣升座團體鬧出緋聞或情色糾紛的現象愈來愈普遍。最後,隨處可見的俗人傳教師除了演講時會使用大量宗教術語之外,生活上不持戒也不斷淫色,慢慢地宗教只剩下「宗教術語」或「宗教研究」這些學問式的名相知解空殼,真正依教理實修實證的難有幾人。

這類謗三寶、謗僧的民間攻擊只增不減,足證台灣正加速進行末法時代種種不良現象。雖然如此,各界有正念、正見、正發心的正信佛子依舊在努力力挽狂瀾,希望三寶常住、正法久住。

此外,再提醒一點:諸位居士,與其被勸募台幣幾十萬的小額善款勸到起煩惱,不如民間團結合力勸政府別花上億上兆美金擁核武、擁核電、讓各國彼此增上地浪費國防預算。

國庫的大量稅金沒有使用在民生問題善法上,卻長期大量瞎耗在軍事惡法上,是全球化的惡法大共業。假如各國政府肯將浪費在武器上的大筆金錢省下來,別說各國國庫夠養大小慈善團體(也就不需要長期向居士募款)、可由國家主持濟貧賑災,還能做到全球教育免學費,更能公費扶持所有掙扎的大中小企業度過不景氣難關。

什麼叫惡法共業?寧可一顆大飛彈扔出去落水成海洋垃圾,也不願意花製做一顆飛彈的天價成本來建造經營免費醫院或贊助完全免學費的公費大學研究所。老百姓有病難死難要到處張羅醫藥手術費或集資捐助善款,院方為打平龐大營運成本要四處調度資金又想盡辦法向民間勸募,結果民間交給國庫的大筆稅金只花在打飛彈!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