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3月19日 星期二

佛典故事:騙子俱樂部 The Liars’ Club


第一騙:虛情假意老少配

少妻嫌夫老,心裏盤算著要另找男小三。她心裏雖然預謀通姦,卻不得不假藉身為男人的丈夫的豐沛社經資源。

「老公,你怎麼不辦個大會,邀請各地年輕力壯的婆羅門來家裏聚聚?」
「妳是不是打算趁機找新對象?我才不要!」
「好啦……」
「不要!」
「拜託嘛──啊!你前妻生的兒子怎麼搞的,一不小心給跌到火堆裏去了?」
「妳……妳怎麼不趕快拉住他?」
「像我這麼忠貞的女人,從年輕時代開始,除了你以外,從來沒有伸手摸過任何別的男人。你怎麼可以叫我動手拉住你兒子?」
「這麼說也倒是。對不起,我錯怪你了!」

丈夫信任太太,婆羅門大會如期召開。會還沒散,少妻已經拉著年輕小三上了床。待姦情東窗事發,被背叛的老婆羅門盛怒下收拾好貴重物品,二話不說拋下少妻就離家出走了。

天底下有多少男人受得了戴頂綠帽之餘又要和顯然已經不再愛自己的紅杏天天共處一室?她心裏要有所覺悟:下半身既然管不住,婚姻十之八九也就完了。通姦這檔子醜事配偶告官不告官倒還其次,心碎了就是碎了,覆水難收,破鏡難圓。

第二騙:詐財騙寶假好心

一個大男人被太太背叛的心情實在是淒苦愴痛、難以言喻。從小到大在男尊女卑的社會裏嬌生慣養出虛構不實的強大男性自尊,總自認為身為男人樣樣強過女人,社經地位和家庭地位雙強,理當一生被太太敬重、崇拜、支持、肯定,沒想到,她三兩下就輕易爬上別的男人的床──不!老婆羅門萬分懊惱地想,她比別家紅杏更可惡!她不但親自開口要求老公放小三進門,還親手把小三帶上她的床──他忙開會忙得昏天暗地,天曉得老婆從頭到尾一共勾搭了幾個?

他畢竟人老了。老婆羅門對這場婚姻失望透頂,也從此對女人完全信任全失。離家出走的他漫無目的地閒逛,半路巧遇上另一個婆羅門。兩人交上朋友、義結金蘭,晚上同歇同住,白天再一起趕路。

「老頭,昨天我衣服上沾了片小葉子。你知道,我這輩子從來不侵占世間任何東西,現在身上沒事黏上這片無中生有的葉子實在是令人心生慚愧。我想先離開一下,把這片葉子還給它的主人,你先留在原地等我,好不好?」
「那當然,沒問題!」

年輕人走遠後,先躲到水溝裏,一躺躺上半天。算算等時間已經拖夠久了,他才又爬出水溝,走回原地,表示已經十分順利地物歸原主,可以再依約上路。老婆羅門對於朋友的高超道德人品十分敬重,認為這一定是十分值得信任的好人,絕對不會像家裏那個故意通姦的蕩婦那麼無恥。

「小子,我想去方便一下,我這些貴重物品有勞你代為看管一下,好不好?」
「那當然,沒問題!」

寶物既已到手,等老婆羅門的身影一消失在視線裏,年輕婆羅門馬上調頭揚長而去。友誼?原來從頭到尾都不是真的。


第三騙:滅門血案不認罪

等老婆羅門解完大小便再折回頭時,好朋友的人早就不見了。說什麼不侵占?講一套、做一套,一大包貴重物品就這樣拿走了。他無比驚訝;他哀愁感傷。這世道人心,怎麼連交個知己朋友也這樣?老婆背叛完換朋友背叛,叫他一個孤獨老人怎麼辦?

心情十分難過的老人勉強打起精神,慢慢地走到路邊一棵小樹下歇息。

樹枝上,一隻口中銜草、剛飛過來的鸛雀大聲地向眾鳥高呼:「我們應該要互相憐愍、彼此疼惜,大家在同一個家園安住!」這番情真意切的台詞馬上取得鳥群的信任,全都飛過來集合。等所有的鳥都集中在這棵樹之後,鸛雀馬上飛到牠們原有的鳥巢裏,啄破放在他們的蛋,殺死還沒出世的鳥胎,喝得一乾二淨。鸛雀用同一種手段欺騙眾鳥,騙完一次就再銜一次草去招呼其他不知情的成鳥來這棵樹集合,回頭再殺光牠們的後代、一一吃掉。

「你這隻大壞鳥!你騙我們!」
「對啊!你殺我們的小孩!」
「講什麼大家都同一家園?你這個大騙子!」
「你這個殺手!」
「你要給我們一個交待!」
「你要負責!」
「還我小孩子的命來!」
「屠殺犯!連續殺鳥犯!現行犯!」
「大臭鳥!大爛鳥!只會同類相殘的無恥大惡鳥!」
「我、我沒有!你們誤會我了,我-沒-有!」

眾鳥發現這隻殘忍無情的惡鳥撒謊用計在先、謀鳥害命在後,事後又推得一乾二淨全不認帳,認定牠惡性重大、無可救藥、全無悔意,決議全體拋下牠一鳥,當下一轟而散全飛走了。


第四騙:邪教偽善行淫事

怎麼這眾苦聚集濁世間,人類已絕情絕義至此,連畜牲道也一樣同類相欺啊?世俗風氣敗壞,起碼宗教還有救吧?老婆羅門一個人枯坐在樹下,無比悲哀地想。才起心動念,一個信奉不知哪門教派的宗教人士就穿著特殊的自製宗教制服,遠遠地從地平線那端現了身。

「去、去啊,眾生!去、去啊,眾生!」
「這位行者,為什麼你要邊走邊高唱去去啊?去去是什麼意思?」
「我是出家人。我憐愍一切眾生,不願傷害蟲蟻,特別好心提醒他們!」
「哦,您道行真高深哪……敬佩!我可以追隨您嗎?」
「好啊!到我家,我要一個人靜靜地修心,你就在別的房間過夜吧?」
「好!謝謝!可以聽講教義真是太好了!」

老婆羅門跟對方回家,睡到半夜被奇怪的歌舞聲驚醒。他起身一聽,聲音是從那個宗教人士門房裏頭傳出來的。好奇心既然被挑起,反正又睡不著,他乾脆走到房門外一窺究竟──不看還好,一看還得了!原來對方房間有個大地洞,從地洞裏鑽出來的中年熟女正在和他進行性行為!在兩人一番激烈雲雨大放噪音之後,女舞男奏、男舞女奏,照舊滿室聲響鬧得不可開交。

天哪,這就是所謂的「修行人」嗎?老人站在門外看傻了。


全是騙:累騙成歌厭世間

幾番受騙幾番醒,老婆羅門對世間連最後一分貪戀都沒有了。他略有所悟,一個人獨自放聲高歌起來:「這天下萬物,人也好,動物也好,沒半個可以相信哪!說什麼一輩子不摸別的男人,說什麼拿片兒小草還主人,說什麼大夥同個家園一家親,說什麼絕對不傷害眾生──如此虛偽,如此謊言,怎能信?誰能信?」


原典出處:《雜寶藏經、老婆羅門問諂偽緣》

-延伸思考向度-
                
一、雜寶藏經云:「一切狡猾、諂偽、詐惑,外狀似直,內懷姦欺。是故智者應察真偽!」又云:「是故智者,處世如鏡,善別真偽,為世導師。」

二、世間路險,識人心難。何語可信?何語不可信?誰語可信?誰語不可信?

三、大智度論云:「好殺之人,雖復位極人王,亦不自安;如持戒之人,單行獨遊,無所畏難。」現今世上身為元首或領導者,有幾多受持「不殺生戒」?非理發動戰爭屠殺人民是否犯下殺罪、死墮地獄?非理故意拉抬國防預算大肆收購武器又忽略基本民生需求、惡心致大量百姓貧困重病致死的無良領導者是否也犯極大殺罪?

四、大智度論云:「一切諸眾生,衣食以自活;若奪若劫取,是名劫奪命。」在現代社會中,各國境內及跨國詐騙集團興盛。若惡心詐騙、奪人資生之財物,甚至因而逼受害人犯罪、自殺者,是否也形同間接殺人?

五、大智度論云:「邪婬者,若女人為父母、兄弟、姊妹、夫主、兒子、世間法、王法守護,若犯者是名邪婬。若有雖不守護,以法為守;云何法守?一切出家女人,在家受一日戒,是名法守。若以力,若以財,若誑誘;若自有妻受戒、有娠、乳兒、非道,如是犯者,名為邪婬。如是種種乃至以華鬘與婬女為要,如是犯者,名為邪婬。如是種種不作,名為不邪婬。」這是古印度時空背景下的邪淫定義。比照現代社會的性道德及法規範,此戒律原則是否亦應類推適用於男性、中性、或其他性別的被害人?「世間法」與「王法」隨時空背景遷變,宗教詮釋是否亦應靈活適應?性交易或通姦罪經現代刑事政策除罪化之後,是否仍屬佛法「邪淫」所定義的破戒範圍?

六、大智度論云:「夫妻之情,異身同體,奪他所愛,破其本心,是名為賊。」以現代人複雜的三角關係、通姦外遇個案以觀,如何善用宗教道德觀面對、處理、化解「小三難題」?夫妻雙方同意成立三人行,甚至夫妻之一方或雙方為雙性戀者,互相同意將第三者、第四者等無婚姻人士加入婚姻生活時,又應如何處理?

七、邪婬有十罪:「一者、常為所婬夫主欲危害之;二者、夫婦不穆,常共鬪諍;三者、諸不善法日日增長,於諸善法日日損減;四者、不守護身,妻子孤寡;五者、財產日耗;六者、有諸惡事,常為人所疑;七者、親屬、知識所不愛憙;八者、種怨家業因緣;九者、身壞命終,死入地獄;十者、若出為女人,多人共夫;若為男子,婦不貞潔。」《大智度論》

以佛法角度而言,自古有三妻四妾、一夫多妻傳統的華人家庭是否屬於「若出為女人,多人共夫」的典型邪淫關係?若然,中華民族歷代祖先是否絕大多數過去生都有邪淫惡心、惡行,方召感此大惡報,出生於盛行納妾包奶邪淫風氣的不良雜交社會?

八、方便妄語可不可以開方便?若太常使用方便妄語,會有何等果報?

九、現代人有一種十分詭詐的外遇邪淫手法:公開四處說明已婚身份又吹捧社會條件,故意引誘小三追求,待合意成姦後又將責任推得一乾二淨:對配偶宣稱是小三主動積極投懷送抱,對小三說自己受誘無奈實非情願。當事人採此兩面手法置身事外,讓配偶與小三惡鬥爭寵,自己隔岸觀火之餘再另行尋覓新的通姦對象。類似該等運用passive aggressive手法進行的現代感情詐騙是否也屬於「詐騙行為」?

十、「雙修法」究竟算不算佛法?抑或只是古代外道所流傳的古老性行為知識(古典性教育),在佛法幾千年弘傳的過程中被有心人士(惡意)混放入經教中宣稱為佛法?夫妻檔在家俗人若以宗教師的身份對外收費開課傳授雙修法者,算不算是白衣升座或附佛外道?還是屬於與佛教全無關係的邪教?

十一、戒律有開、遮、持、犯。如何圓融佛教的戒法原理與現代法治觀念?

十二、滅種大屠殺的行為是否為大殺業?惡心屠殺兒童的行為又該當何罪?戰爭能合理化加害兒童或殺傷兒童的軍事行為否?戰爭目的或國家軍令能構成大屠殺罪的免責事由嗎?戰爭行為本身究竟是不是殺罪?

十三、「妄語有十罪,何等為十?一者、口氣臭;二者、善神遠之,非人得便;三者、雖有實語,人不信受;四者、智人語議,常不參豫;五者、常被誹謗,醜惡之聲,周聞天下;六者、人所不敬,雖有教勅,人不承用;七者、常多憂愁;八者、種誹謗業因緣;九者、身壞命終,當墮地獄;十者、若出為人,常被誹謗。」《大智度論》

以現代社會環境而言,各行各業通常很難誠實度日。居士的說法往往大約是如此:「說實話在社會上無法生存,只要出社會上班、工作,或多或少都在說謊。雖然很想持戒,為了討生活沒辦法,怕破戒還不如不受戒!」

我們曾幾何時打造了一個各行各業不說謊就無法生存的妄語社會?社會到底是哪裏出了問題,容不得誠實的工作環境與誠實的專業人士?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