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3月26日 星期二

怪物?德國人的台灣經驗 Monster?A Germany Woman In Taiwan


德國佛子在返鄉定居前請問大家為什麼台灣會有這麼多女生當面告訴她:「我覺得當男生比較好」──她不解地直視我的雙眼:「在德國,女孩子不是這樣被教育的。沒有德國女生會覺得自己的性別比較不好,要是有哪個德國女生那樣說,會被別的女生當成怪物!」

能告訴她這種性別歧視觀點的全都是高級知識菁英女性,不是會說一口流利的英文或德文,就是身旁有一流的員工能現場翻譯。

整桌土生土長的台灣女性微笑地看著她,看她受傷的表情與困惑。大家都懂。台灣本來就是長期灌輸小女孩她的性別不如小男孩尊貴的地方。若說性別歧視是種心理創傷,整桌受害者經年累月實在太習慣了,全都用充滿理解及同情的神眼看著她,卻找不到合適又貼心的話來安慰。有些事情,初初受創很痛,年復一年下來就麻木了。修行就是個忍字,忍到死就是了。

德國佛子走了。她的台灣經驗是極不愉快的。一個歧視女性歧視到讓大量女性公開承認自己天生不如男性的地方。她驚訝「眾生平等」的佛教教義長期弘揚竟然無法改變這個觀念。她甚至完全不能理解為何有大量比丘尼告訴她當比丘比較好……

我也認為當比丘比較好。最起碼現比丘相能大幅降低性別歧視個案發生率──在華人圈,只要現女眾相就容易受輕慢,哪怕是現比丘尼身也一樣。在男尊女卑的華人社會生存,若一個女眾以受身為女眾受盡歧視輕賤為榮、不希望修福報轉男身當男眾反而很容易會被大眾當成怪物。性別歧視文化的影響力本來就比任何宗教教義更深廣也更強勢;它從童年起就開始薰修、內化了啊!

(從憲法到佛經,從教育界到職場,理論上、理想上都會談「性別平權」。它是理論或理想,不是人生現實。人生現實就是無人敢歧視男眾這個「性別」,當男眾可以免於性別歧視--現男眾相有即時現世利益,至少在性別歧視風氣興盛的地球是如此)

台灣非常需要與全世界各國建交,突破鎖國模式,認清台灣文化究竟是什麼。若不與各國文化接軌互動,我們哪有機會抓出在地固有文化中的「怪物」呢?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