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2月16日 星期日

台北賞冰季

解凍出日頭,台北狂吃冰

台北市是世界萌主級的迷你國際城市。最古色古香古意漾漾的在這裏,最新潮狂野創意奔放的也在這裏。或土生土長鄉愁芳濃,或雲遊驚豔全年無休,兩樣情懷完美兼融。

急凍初暖,太陽露臉,老人家熬了一大鍋正港台灣菜頭湯,欣賞起中規中矩地大排長龍、等待粉嫩甜美的草莓霜淇淋的同鄉。貴客絡繹不絕,店員忙得要死,親手送上一支又一支的冬季限量。

時髦女孩持冰不忘滑手機。這麼一滑,才吃一兩口的粉紅冰體成為自由落體,筆直往地面落去──桶底沒脫落,冰體全脫落。她看完簡訊急忙離去,身後的好心路人不禁大吼:「小姐,妳東西掉了!」

傻小子,草莓冰淇淋是要怎麼撿哪?老人家暗忖。

一家三口心滿意足地人手一客,高高興興過馬路。兒子童稚的嗓音直誇多好吃又多好吃。出錢的爸爸沒答腔,心裏很爽。欣慰的媽媽熱心出口解釋,細細比較哪家超商有冰淇淋、哪家沒有冰淇淋、哪家草莓季商品是怎樣。

這家典型!老爸賺錢,老媽管錢,小子吃喝玩樂一直花錢;老人家心想。

三十年前的台北霜淇淋季不是這樣,以前店員沒現在那麼苦命。以前只要交給店員十元,店員就發給小朋友一個冰淇淋餅干捲桶,完全放心又信任地交給人客自助式操作處理。人客各憑本事從機器擠出霜淇淋後,要額外加什麼佐料、花生碎片、糖汁糖霜、巧克力醬等等也通通自己加,完全不用店員操心。

當時流行使用台灣牛出產的百分之百鮮奶。店員打開原裝鮮奶紙盒,把白花花的牛奶倒進冰淇淋機時,放學下課的整群學童都能現場全程監督食安:沒滲水,沒加化學原料,沒額外加什麼稀奇古怪名堂,純得很。

兒時全程熱情參與霜淇淋季,成為一生難忘的珍貴回憶。往後台灣的霜淇淋愈賣愈貴、各國原裝進口冰品愈來愈多,想吃到正港台灣牛出品的新鮮在地霜淇淋難如登天。年輕有本錢,每天至少吃一到兩支霜淇淋,就算上下學、打球、考試、運動,平均一個星期也能吃胖一兩公斤。

現代人有種致死文明病叫厭食症,病患活活把自己餓死。怎麼不狂吃霜淇淋把自己高速養肥回去?老人家不解地想。

醫學界怎麼不在全球各大醫院架設霜淇淋機?就在醫院裏提供由專業營養師嚴格審核過的醫療用霜淇淋,兒少流感吃退燒,厭食症病患吃保命,精神科病患治憂鬱,營養不良補充營養,進食不便者權充半流質食物,連工作壓力太大的加班過勞醫護人員都能吃娛樂、調身調心。

沒事餵小孩吃人工化學退燒藥做什麼呢?既有食品級冰淇淋,又何必用人工化學藥物?歐美小朋友發燒就吃冰淇淋退燒,等身體抵抗力、免疫力增強後感冒自然會好,很少發生小孩高燒不退到燒壞智商的不幸事件。

感冒藥吃太兇、過度依賴化學藥品、藥物濫用的確是華人用藥特色之一。歐美很少有成人會為平日食用大量感冒藥或成藥而累積抗藥性、造成日後開刀手術麻醉方面的實務困擾。相反的,台灣民間有人平常藥吃太多、色身抗藥性太強,等到進開刀房時正常麻醉藥劑量沒有用,痛到哇哇叫,打斷手術流程,逼麻醉師不得不加重劑量、加到一般正常人劑量的兩、三倍,病患才有辦法忍受手術繼續進行。自從那次慘痛教訓完,病患出院後再也不敢浮濫服用坊間的止痛藥、感冒藥或各類成藥。

怎麼一路從菜頭湯、霜淇淋、牛奶,東拉西扯地講到用藥與開刀?哎,老人家就是這樣,使用大腦記憶功能與調閱社會人生檔案有那麼點禪味,無厘頭當中又加些因果道理。

台北舉城迷戀霜淇淋,高雄是否狂愛把卜冰?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