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8月8日 星期五

捨得:全盤檢討現代法人制度

菩薩畏因,眾生畏果

菩薩心細,在因地上防患於未然,對人也好,對境也好,對人心或器界都捨得投資。眾生心粗,往往惡果不現前就捨不得;因地上捨不得在教育、能源、建設、公安等種種事項上投資,等到出事才花百千萬倍以上的經費去彌補~~物質無法百分之百復原,人死不能復生,毀壞重殘的肢體也無法重長。

真正精明的人應有遠見。寧可在因地上投下相對低廉的成本防患於未然,也遠超過豪賭風險或然率所衍生的果地上亡羊補牢式、相對昂貴的損害賠償成本。

同樣的道理運用在全球食物政策上也一樣。精明的歐美財經專家早就算出肉品企業的營收遠遠比不上肉品傳染病或黑心肉品或動物養殖成本或全球溫室效應等高昂代價,換句話說,以全球規模而言,人類的肉品養殖事業是穩賠不賺的壞生意。

但是,為何肉品大廠很賺錢呢?因為肉品業上游運用企業分工方式(或相關財經、人事、法律制度設計)嚴重剝削下游:一出事,大量撲殺而血本無歸或支出受害理賠的責任通常推給下游養殖戶自行吸收,無關上游大廠的事。風險分配上,下游風險高,上游風險低,壓低肉價,成本轉嫁給第一線養殖戶。

因此,這顆星球分兩個世界:一個世界肉吃太多,過度肥胖,橫死於各類文明病;一個世界窮到連植物性食品都吃不起,過度飢餓,大量橫死於貧窮飢餓。半世紀以上運作下來,貧富差距愈拉愈大,問題何在?

問題出在現代法人制度的發明者、制定者當初本來就是基於貴族立場訂立遊戲規則,不注重因地上的防災避禍,將風險轉嫁給平民或下游基層。若是平安無事,因地上的暴利由大財團企業及上流社會集中吸收;萬一果地出包,惡果則往往推託給下游基層平民及全民稅金共同承擔。

兩次世界大戰前後的各國開國元老不是出身財團企業、軍火商、戰爭犯就是打算利用法人制度致富的大家族。他們一手設計出來的法人制度其實就是「現代版的封建莊園制度」,以更精細繁複的系統運作方式從事與古人差別不大的階級剝削。在法人制度下,裙帶關係、家族事業等等帝制時代的貴族階級運作方法得到保存,西方也經常以「小王國」等封建觀點來形容大企業集團。那不是挖苦或譏刺,而是在運作原理上,法人制度的的確確保留下大量帝制封建元素。

法人制度的設定本來就有嚴重的瑕疪:它是早期貴族設計出來維護階級區隔、財富向上集中、拉大社會貧富落差的工具。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