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4月1日 星期三

六問《中論》

第一問、文言文構築的中文迷宮怎麼破?

三論宗在中土示微沒落後再也不曾廣受重視或提倡的主要理由或許在此:語言第一障。尤其是古老中文翻譯出的法偈譯本,出於文體本身設限,具有多層次的語言障礙:為配合字數工整多所限制,文言文過度簡化思考理路,欠缺精確詳盡的圖解、定義、實例、論述說明,只開列所說法偈,未開列能說或立見的主體。

中文語言系統本身並不完美、精細、明確,年代久遠、易手傳承又強化重重層層的理解與詮釋誤差:古代版的本人口述、古代版的後人傳述、古代版的後人書面化、古代翻譯版(中譯文言文)、古代詮釋版(註疏解釋析論點評等)、古今各代印刷版、現代詮釋版(中譯白話文)、現代修行版(個人理解領會感想)、書寫錯誤或標點錯誤、校對錯誤或增刪遺漏、印刷錯誤、理解錯誤、……等細節都足以產生大量論爭。

知見紛立是不是人類語言系統本身的瑕疪問題?凡可語言立論者皆可破可立,世論名言無不可立、無不可破。人類的思考功能(識心作用)依賴文字系統,使用具有瑕疪的語言系統如何避免造成具有瑕疪的思考模式?語言不夠精確、細緻,在知識系統的創建初期當然會造成溝通困難與認知差異。

第二問、面對本體(心)與現象(法)怎麼破?

龍樹菩薩是人。龍樹菩薩可不可破?依《中論》,龍樹菩薩亦了不可得,可破。《中論》是法。《中論》可不可破?依《中論》,《中論》亦了不可得,可破。既然思想系統的內容足以打破思想系統本身,三論宗傳到後期傳不太下去而衰微也就很容易理解了。

《中論》呈現出古代版的學術爭議,內容非常龐雜,每一品都可以推演出長篇論述,但是針對各命題在定義、分類、理解、定位、推理……等方向上都還在摸索,造成後人解讀上的多元空間:例如對因果進行「相生因果」、「相緣因果」、「了因因果」等粗淺的初步分類,或對「作法」何所指的例示:起念?起言?起行?作用?功能?效果?特性?身心行動?

外道執人,內道執法。「人」與「法」是一元或二元?是一、是二、亦一亦二、非一非二俱有過。有無二見屬於「外道見」,人起愛見故妄起煩惱。「愛」多著有,「見」多著無。《中論》法偈以「有」「無」之虛妄假名破「有」「無」之虛妄二見。人為能觀之人,界為所觀之界。「人」、「法」、「時」(過去、現在、未來)之間的關係為何?

能詮的觀念載具(語言系統)表述出的所詮(時間與空間交織成的現象界)充滿邏輯矛盾,漏洞層出不窮,無一不可破,所以終日論辯以破?還是真看破、真放下,別人立外道見、內道見、小乘見、大乘見、佛見凡見、相待絕待諸見都隨他去,不問不答不辯不理,聽過笑笑就好了?若一一回應不就當真了?

第三問、《中論》能破所破怎麼破?

龍樹菩薩與《中論》,人空法亦空,如夢如幻,虛妄了不可得。宇宙萬法、身心真相、中道實相、生死涅槃、六根妄見、聖凡境界、色身與法身莫不如是。

由我見起身見(一見或異見)。若以我等於五陰者(一見),落死後全無之斷見;若以我不等於五陰者(異見),落死後永存之常見。由斷常二見衍生六十二見。外道對破立二法起「無」「有」二見,《中論》法偈大量使用有無二字一一權巧對破。

總破小乘部三種法:色法、心法、非色非心法。就業以明於中觀,有無俱空,起因緣假名有無。二諦立論:就勝義諦而言,破分別,即事而真,直觀實相,淺深不二;就世俗諦而言,立分別,成三假(因成假、相待假、相續假),廣開名言戲論、眾見紛紜。諸見俱破到最後,《中論》的中道實相見呢?

第四問、二元對立系統怎麼破?

使用世俗語言進行的意識思考活動本身純屬虛妄,運用語言系統建構的思想可結構亦可解構。欲破有無,必言有無,隨世俗法言說。名物雙破。人我雙亡。即離俱遣。空有均非。能所雙泯。有為無為通為戲論。以八不中道為核心論旨,離四句,絕百非。凡語言系統或思想系統隨俗立論的對待萬法,不論是即離、合離、生滅、世間出世間、倒正(顛倒/不顛倒)生死涅槃、煩惱菩提,銷歸不二法門。

第五問、歷史的慣性怎麼破?

在崇尚精神文明與哲學思辯的古代時空,修行、思考、對話、發現真理就是一種工作;受社會承認、肯定、認同、認可的職業。當時的時代環境與以物質文明建構為基調的現代社會的職業環境十分不同,造就龍樹菩薩的哲思成就。

龍樹菩薩是有思想,會思考,觀察力敏銳,精於分析判別與運用語言的人。他的人格特質與後期「不要想」、「不要思考」、「不要鑽牛角尖」的大而化之、糊塗度日、睜隻眼閉隻眼的中國士夫完全不同。

解空悟空能改變世界或改變人類什麼?改變很多。空性成就一切可能性。但是,歷史證據顯示戰爭依舊,繁衍依舊,論爭依舊,貪瞋痴照常千古運作。為什麼?累積數千年的東方哲思(時間、空間、心體、事相、人類、法相、物質、方位、因緣果報、能所對立、作用、有無、……)與西方哲學,再加上現代科學方法、儀器、理論(能、量、力、波、元素、分子、光、電、……),歷史的慣性作為集體習氣還是沒破。

按《中論》的邏輯辯證方法,立則破,救破則破救,一切可破。地球人沒有幾個是《中論》的信徒,也沒有多少人每天起中觀或以證悟實相為人生任務。人的習氣不打破,歷史慣性就打不破。

第六問、空怎麼破?

拆解龍樹菩薩(人)、《中論》(言)、《中論》的知見理論(法)。拆解又拆解,破到諸法空相,空到極點,真空妙有,妙有真空。天仍藍,草仍綠,人仍生,生仍死,尋常日子平常過。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