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16日 星期四

讀《巨流河》與《洄瀾》:反戰篇

文化素養極佳的居士介紹閱讀一位文化界資深前輩的巨著《巨流河》與《洄瀾:相逢巨流河》。

每讀幾千字就要放下、思考。同樣身為混血後裔,我懂這種混血兒無助又無奈地旁觀所有親族戰爭內鬥的無力感。兩次世界大戰戰完了我才來投胎,卻一生聽無數長者細數、回顧那年代的流離失散苦難。哎,戰什麼呢?鬥什麼呢?

我希望我們地球人不要再內鬥興戰了,以和平共存取代野蠻屠殺。

現在全世界有太多混血兒子孫,全球一家親。對我們這種家族裏保守估計至少有原住民、日治台民、外省難民、日本人、歐洲人五大血源合流的人而言,至少綜合三、四大洲以上的血脈,看待少數無良政客的國族野心與敵我對立的行為就像看待「人類一族自家人鬧爭產、鬧家暴、鬧家庭糾紛」一樣,深感地球人真是一球子不懂團結的烏合之眾。

史書上的戰爭史令我覺得血統可恥。身為各洲野蠻屠殺者的綜合後代,覺得基因不良、遺傳太差,不配傳世。請各國研議全球和平計劃。不和平, 以後子孫覺得自己可恥的更多,不願意結婚生育的人口比例就會激增拉高,打破人類歷史紀錄。

人類這個大族群千古分化成大大小小的國家、民族、群體而互相鬥爭、屠殺、戰亂的事實是我畢生最傷心、一生一世無法療癒的傷口。最傷心是吾族吾人以殺業傳國、以戰業傳家:因地不慈,果地不和。

若有誰起無明想在西太平洋搞戰爭的話,我會買飛機票飛到聯合國大會去爭取合法安樂死。我不忍活下來看無明野獸自族殘殺,寧可爭取國際級的安樂死權利。

Want wars? Over my dead body.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