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19日 星期日

戒疤

「我爸說,那對女孩子不好。女孩子總是要嫁人。」她不美,不出眾,不引人注意,竟然背負來自父親的沉重結婚壓力。這是我最後一次與她對話;聽她陳述不受在家菩薩戒的理由。父親障道,女兒屈服。身體不要留疤是為了世俗美色魅力。漸漸地,她遠離佛教圈,開葷吃肉的流言四起。從父親阻擋受戒留疤開始一路退道心,退到五戒也不要。

很久以後,我才知道在台灣佛教圈的老生代之間流行一句相當殘忍的俚俗教條:「女人不出家就出嫁。」若再追問,老人家們接下來的立場表態更離譜:「沒有出家又不結婚不正常。單身不正常。」萬一再加上傳統中醫迷思更不得了:「沒結婚會荷爾蒙失調,會生病。」這是單身歧視與女性歧視互相加乘的性文化意識型態,將女眾生涯空間扼殺限縮到極致。西方人經常誤以為東方人性態度保守,事實上是大誤解。東方文化對性行為的迷戀執著只是出於文化差異表達不同經常使用結婚生育家庭之類倫理用詞美化包裝,東方社會支持清淨梵行的人口比例一向不高。

「出嫁」就某些世俗角度而言是大喜,就出世破戒緣起的角度而言是大哀。她消失在茫茫人海中,佛緣就此被軟魔一舉沖散。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