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19日 星期日

第十集:夜店兄弟

聽說,有一個國家的恐同殺手瘋狂屠殺夜店顧客。死傷慘重,手段殘忍,令整顆星球都落淚了。錢王子與綠王子看著半降的異國國旗發楞。「如果是我當家,由我來帶領一個國家的核心價值,我會放縱民間長期散播仇恨文化嗎?」這一對互相暗戀的王儲哀傷地想。夜店亡者並不知道全世界有多少人為他們的死亡哭泣或歡呼;哭泣與歡呼人口比約莫相當於信仰「愛」與信仰「恨」的人口比。

暗戀意謂還沒出櫃。沒出櫃意味雙雙害怕回宮被大權在握的父王打死。「如果我兒子是同性戀的話,我就把他活活打死」這類殺機滿溢的無愛宣言他們早已聽慣了,從許多不寬容又不理解的異性戀父母口中。父母都能為此憎恨親生骨肉、急欲殺之為快,何況外人?畸型到父母仇視同志子女的社會量產恐同殺人魔有何奇怪?父母本身已經扭曲,奢談教育系統教得出人格健全的零歧視子女?

充滿仇恨文化的社會的特質是不信任。核心價值既然單軌化、教條化、機械化,在實際人生與想像人生之間從事價值割裂,這類國家就會充斥戴社交假面、用虛偽謊飾過人生的人。當真誠不再可能,親情也不再是子女的依靠,受文化壓力羞辱壓迫到極致者自殺殺人的事件一再發生。當國家機器放縱歧視與仇恨,年復一年任自制力崩盤的國民生死掙扎,到底誰才是殺人犯?持槍屠殺的兇手是唯一殺人犯嗎?或者,憎恨他的社會、鄙視他的文化、排斥他的異性戀人口、令人迷惑的羞辱、認同混亂的心理壓力共構組成殺人集團?錢王子與綠王子花了整個下午,從內政管理與犯罪防制的高度研議對策,始終下不出結論。事情要那麼簡單,全世界就不會年年有大量同性戀人口被異性戀人口逼迫自盡身亡或遭受霸凌了。

「怎麼辦,仇恨是我們的祖先傳下來的古老傳統!傳統要怎麼改?」「教育。」「新生代可以教,老生代開明的歸開明,不開明的一輩子教不動!」「世代交替。」「時間可以等,人命不能等!」「槍枝管制。」「憲法呢?」「可以解釋,可以修,可以增,可以重寫。」「那又要等多久?」「看政界素質。」

我了解出身政治世家的同性戀男性的悲哀。族群理論放在種族血脈框架下很好談,公開又透明,放在階級、性別、性傾向這些千古禁忌議題下就處處受阻。尤其是異性戀文化高壓打造的政治世家,對家族的同性戀男性成員手段非常殘忍,逼交女朋友,逼結異性戀婚,逼生兒育女,硬生生要求兒子一輩子背叛本質,當一個虛偽不真的假人。全方位的人格虛偽從心理、身理、私領域一路滲透到公領域,官場就成為謊言滿天飛的偽異法界。

「如果,」我問,「假設你有一天真的出國去結婚了,教宗會替你們證婚嗎?中古世紀以降有多少教宗為近親通婚的王室成員證婚祝福?代代近親相姦都被宗教領袖祝福、被全國百姓視為神聖的皇室婚禮了,相形之下男同性戀同志婚禮根本是小事。」這一問小娘泡嚇傻,已讀不回。同樣的問題,普靈獅倒是從容不迫。什麼人民、什麼時代就有什麼教宗。他有信心等到真正信仰愛而非心恨口愛的教宗問世。

宗教界何時停止為仇恨文化背書,停止複製仇恨傳統,中斷代代相害的仇恨傳承?究竟要多少人犧牲、受害、冤死才夠喚醒沉醉在仇恨文化的人類?宗教界到底應該為慘死的無辜同志亡者哀悼祈福,還是為瘋狂屠殺的全體恐同共犯公開背書?還要等多久,宗教界才不再動用宗教權威散播仇恨文化並間接量產類似的自殺殺人慘案?

小娘泡:「你覺得兇手是不是同性戀?」

普靈獅:「重點是兇手的父親、前妻、宗教圈、生活圈是不是仇恨同性戀。」

小娘泡:「他們會坦白嗎?」

普靈獅:「很難。仇恨文化或仇恨罪往往有巨大結構因素。」

小娘泡:「的確是。」

普靈獅:「仇同文化是無差別歧視文化;它教異性戀仇同,也教同性戀仇同,恨別人也恨自己,恨到極致就追求死亡。」

小娘泡:「有沒有可能是更憎恨同性戀的其他關係人痛恨兇手的同性戀傾向與同性戀友誼,故意拿宗教教義洗腦他,用言語刺激教唆他,生活上排斥他,利用他心理脆弱、認同混亂的事實,間接設局讓他動手?」

普靈獅:「你是說?」

小娘泡:「或許有人不滿兇手的同志身份認同傾向,借刀殺人。讓他屠殺夜店無辜人士後再被槍殺,一舉殲滅。」

普靈獅:「你推理小說看多了吧?不過人生很難講。」

人生真的很難講。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