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8月1日 星期三

佛典故事:暴風雨 The Tempest

很久很久以前,古印度羅閱祇城正值佛陀出世,諸聖羅漢亦在靈鷲山住錫弘化。舍利弗尊者、大目犍連尊者這對終身摰友整頓威儀下山進城化緣乞食,用齋後又一起出城,打算經行回寺。未料兩位羅漢尊者才經行到半路就遭逢一場暴風雨,電電交加,遍地泥濘,只好暫時到路邊的荒廢神廟裏避雨。

那是一間年久失修、久絕人跡的破敗神廟,標準危樓蚊子屋。由於沒有宗教師也沒有信徒,有個單身牧牛女悄悄一個人住在裏頭,無人知曉。狂風暴雨裏的舍利弗、目犍連兩位羅漢尊者一起進廟暫避,完全沒注意到躲在陰暗角落的單身牧牛女,但是她卻把站在光明處的兩位大比丘僧看得一清二楚。

「天哪,大帥哥!」單身牧牛女完全沒學佛、沒修行、沒斷惑也沒證果,只是一個看見長相好看的異性就心生貪染的平凡異性戀女眾。她一偸看動了歪念頭,身心失控,竟然直接從身體裏流出一大攤不淨物,一路流到地板上。

就在這尷尬時刻,在僧團裏頂頂大名的惡性比丘也進來了,一樣是被突如其來的暴風雨逼進路邊的破廟。

「啊,是他!」舍利弗尊者一看見瞿波利就想走人。「目犍連,我們不跟惡知識共事,快點遠離惡人為宜。惡性比丘來了,我們趕緊迴避才是!」

「你說的對!」目犍連完全認同,兩人隨即出廟,繼續趕路。

瞿波利比丘一進破廟與火速閃人的兩位證果比丘錯身而過,馬上注意到陰暗處藏著一個長相不賴的女眾。他打量她,發現她神色淫蕩有如才發生過不淨行,地板上又留有一攤不淨分泌物,心裏猜著幾分,嘴巴就不饒人:「該死!我出家這麼久以來沒遇過這種災難!舍利弗、目犍連兩人不是對外號稱是智慧第一、神通第一的大阿羅漢嗎?怎麼會跟這個來歷不明的單身牧牛女犯淫欲不淨行呢?乖乖,地板上還有證物,一定就是了!這世間上哪來什麼聖人?這等醜事是我親眼看到的,不是聽說!我是目擊證人,不是隨便道聽途說傳聞證據!」他自以為逮著機會掌握住別人的把柄,歡天喜地衝出破廟直接趕回山上向佛陀打小報告,外頭狂風暴雨也不管了。

「佛陀,請受徒弟一拜!」瞿波利比丘起身就告狀:「舍利弗、目犍連惡性不改,竟然造下凡夫業障!弟子剛才出城,半路遇上暴風雨,不得已到路邊的破廟避雨,竟然撞見他們兩個跟牧牛女三個人一起性交的不當淫行!我親眼看到的,半點假不得!她人還在那間破廟裏,您老人家可以去訊問她!」

「瞿波利!瞿波利!瞿波利!」佛陀出言警告:「別說了。快別再說了!你快點對舍利弗、目犍連兩人起善念,他們是你比不上的賢人,他們都是梵行已立、所作已辦的阿羅漢!」

瞿波利生性固執、深信己見,連佛陀金口警告都聽不進耳。「師父,我相信如來教誨,也信受如來教導,可是,他們兩個行穢惡染事真的真的我有看到,犯淫欲,損梵行!」

「瞿波利!」佛陀再度警告,「比丘,不要再講了!不要直接在師父面前喪命!舍利弗、目犍連的行為清淨,出離三界生死染污,比天界的天金還純淨無瑕,怎麼可能起淫欲心?」

瞿波利死腦袋不肯轉彎,不認錯。「沒錯,如來誠實言,可是、可是弟子真的真的親眼看到他們犯不淨行!如來您老人家都不相信我,我還能怎樣?」他完全沒反省到他自己的基本修行問題何在:佛陀天上天下至覺至聖,他連佛陀言教都不相信!

這樣一來,被師父苦勸警告兩次以後照舊冥頑不靈的惡性比丘默默頂禮告退,一個人躲在靜室裏起煩惱:「舍利弗、目犍連兩人明明就犯淫欲,我明明親眼看到了,偏偏佛陀就是不相信我的話!」起著大無明的他不久就睡著了。

「喂,你起來!」趁半夜四下無人,四大天王一起現身在瞿波利的寮房,把他搖醒。「舍利弗、目犍連兩人極賢極善,出過三界人天,為我等出世福田,清淨無過,你何苦起惡念誹謗,自己給自己找麻煩?」

「你們是誰啊?」瞿波利比丘反問。

「護世四大天王。」天王說。

「你們當天王的不留在天上享受天福,沒事來靈鷲山做什麼?」他又起煩惱了。

「為了你啊!你快點對兩尊聖者阿羅漢起善念。」天王也是大護法。

「你們這群天王快點回天宮去,別多管閒事!」他覺得煩。

「哎……算了,我們走吧!」天王們眼看勸不動(佛都勸不動,天王會勸得動?)只好告退。

沒多久,欲界天主釋提桓因也來了。「你快點對兩尊聖者阿羅漢起善念。」釋提桓因本即現天王身的菩薩,當然護法。

「又來了!回去回去,回你天家享你的天福去,少插手!不干你的事!」瞿波利比丘天天跟佛陀相處,一點也不覺得天王降臨有哪裏稀罕。

「……」釋提桓因被罵跑了,換富梵天來。

富梵天開天口當然老調重彈:「你快點對兩尊聖者阿羅漢起善念。」諸天神口徑一致重覆佛陀金口教誨。

「疑?沒看過你。你又是誰?」

「我是富梵天。」

「哦,我有聽說過!佛陀授記你證三果阿那含!」

「正是!」

「你都證三果了,何必來人間?」

「……」這一激,三果富梵天講不下去,默默升天回去了。

天還沒亮,天神都散了。瞿波利這個剛愎自用、難調難伏的惡性比丘一個人在房裏生怪病:全身長出像芥子一樣大顆的膿疱,愈腫愈大,變成豆子大、桃子大、杏子大、甚至像鼻羅果那麼大粒!大膿疱變大膿瘡,快速發爛流膿,散發出難以形容的惡臭。短短幾小時內,瞿波利就被業障急性皮膚病折磨致死,死後直接下墮耕舌地獄受酷刑惡報,被地獄行刑牛不停地犁舌虐待。

天亮以後僧團開始活動,瞿波利的破爛屍骨被發現也被妥適處理後,佛陀特別召集比丘眾開示警眾:「弟子們,務必守護口業,慎防口過,切莫誹謗!誹謗惡口不外源自貪心、嫉妒等等惡念啊!昨天,瞿波利比丘來找師父,告訴師父說舍利弗、目犍連造惡業跟女人行不淨。我當場訶斥他、制止他別再謗,要他對兩位羅漢法師起善念,講三次他都不信受。不但不信受,誹謗心還更嚴重。半夜裏,釋提桓因、富梵天及四天王全都親自下凡對他曉以大義,勸他對兩位羅漢法師起善念,瞿波利竟頂嘴叫諸天護法回天上去別再說下去,強調他親眼看見賢者不淨行,反倒怪罪天神們多事!天神無奈回天界以後,他半夜發怪病往生,直接墮入地獄被犁牛耕舌!比丘啊!你們要勇猛精進,收攝身口意的過失,看見精進用功的比丘要互相敬重,就像對待佛陀一樣起恭敬心!」


原典出處:《出曜經 誹謗品》


-修行筆記-

佛言:「夫士之生,斧在口中,所以斬身,由其惡言。」知識的力量透過兩種介面傳播,一語言,一文字。有福報薰修語言、文字這兩大文明法門的知識份子或聰慧眾生都要謹慎運用,此二法門能出大善、大惡、世間、出世間無量眾報;成佛可由它,下獄也可由它!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