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24日 星期六

惡知識:花痴(dick-lover)

完全沒薰修或擺著整櫃佛經當裝飾不誦不行的人恐怕不曉得尼師在某種特殊因緣下會迴避世俗已婚女眾,如法。

佛經上有舉大量實例。佛陀時代,追隨佛陀出家的尼師有高比例出身貴族王家或舉國聞名的名妓,貌美如花,年輕力盛條件好。她們依佛制出門乞食時,路上常常會遇見不信佛、不修行、不持戒的印度已婚婦女(註:古印度盛行童婚,老夫配稚女,女童平均十至十二歲左右出嫁,十三、四歲往往已經產子,中年人通常是祖母)。

那些已婚婦女有高比例開口引誘尼師還俗,而且講得很直白,意思是大姐妳年輕貌美怎麼不先還俗找男人享樂、行淫欲,等人老珠黃沒有性魅力時再出家修行?不只口頭勸,還會炫耀她自己的性生活、夫妻生活。這類論調在當下台灣社會還是很普遍,不論親族、陌生人、或路人甲,像花痴一樣開口就自炫淫業生殖,明示暗示尼師還俗找男人的花痴很多。

「花痴」是中文講法,華人圈身口割裂、身盛淫而口道德的保守說法。在西方社會重視隱私權、性自主權、性學研究的風氣下,對執取男根、執迷男女淫欲的「花痴」從幾十年前就直接用很不客氣又很直白、很切中要害的名詞特稱為dick-lover。

依佛法,尼師可以完全不理會一直想誘引尼師朝破淫戒、行男女淫欲的退道捨道休道惡方向發展的惡心已婚婦人,尤其是結了婚又以淫為傲或滿口男女欲事想設局讓尼師破戒找男色的dick-lover。佛經上有不少公案,有些道心不堅的惡性尼眾真的被那群已婚花痴教唆成功而破戒還俗,好一點的只著迷一個男體嫁丈夫,不好的就淪落成小妾或娼妓,餘生悲慘。


2017年6月20日 星期二

寡魚の悲劇

雙魚為伴於最初。為伴不惜緣,胖魚電瘦魚,惡性家暴。被家暴到受不了,瘦魚四度自殺再也無法相救,身亡。瘦魚離水上岸自盡往生後,胖魚重鬱難返變成大頭瘦魚。

有配偶不珍惜,愚痴啊!先不論那隻被家暴到自殺的是同性魚或異性魚,不惜緣就是蠢。孤零零的大頭瘦魚得了重度憂鬱症(顯然執著欺負配偶為樂的不當SM關係),小僧三度以為牠往生要拾牠助念又三度扭動甩泳,最後放牠自己選擇自己要的尊嚴死法。

大頭瘦魚到處換地點,最後選擇一個角落身亡。這隻家暴配偶、逼配偶自盡身亡的愚痴畜牲水族在往生咒中樹葬。

家暴要背家暴的因果。

霸凌配偶的會自招報應。


佛典故事:全都打碎! Smash Them All!

「朕就是任性!來人啊,給我砸!從上架的到倉儲的,待售品到半成品,眼睛看得到的通通給我用力摔爛!哼,氣死我了!」拘薩羅國的國王波斯匿王指揮部下大搞破壞,下令把陶器店裏的商品全部毀損殆盡。身為國王,有王族的驕縱也有權力的傲慢,雖然信佛學佛拜佛卻瞋習難調難伏,一發作就殃及無辜。

「國王,是說,幹啥派我們來砸?」出公差的部下很納悶。

「都是那個笨陶師!大家公認他手藝精湛,朕交待他燒一個客製化王家瓦器偏偏燒半天硬是燒不出來!百姓訂貨就出貨,本王下單就跑單,這不是看不起朕是什麼?大膽賤民,給我全砸!」階級的優越感禁不起一丁點委屈;爬愈高摔愈重。

「是,臣遵旨!喂,那邊的快動手,別問了!」大臣對部下狂使眼色。

「氣、氣死人了!朕一輩子沒受過這種侮辱!對了,那賤民人呢?」波斯匿王呆立在破壞得面目全非的殘破店面中央,突下一問。

「啊,報告大王,」揮汗如雨的大臣站起來畢恭畢敬回報:「那賤民,不,那個膽大包天的天才藝術家已經出境落跑了!」

「什麼?跑了?」波斯匿王一楞。這整間舉國聞名的名家大作、高價商品、高檔藝術品全都拋棄不要,人已經出境了?

「我說大王喲,」大臣不禁嘆息,「您氣成這樣,那小民怕被殺頭,老早就安排妻兒出境、舉家逃難去囉!聽說他在業界頗有名氣,在迦尸國重新開店,生意聽說很不錯……」

「什麼!不服務本王卻跑去服務外國人,不孝敬國庫還繳重稅給外國國庫?豈有此理!大臣,你給我召集人馬、安排交通,追去迦尸國把他的店砸爛,逼他歇業!」

「哎呀,大王,我們是皇族又不是黑道,怎麼這樣兒辦事情……」大臣有點受不了主子。都年紀一大把了怎麼跟個娃兒似使性子?光為訂不到一個客製化的皇家專用碗公?

「朕不管!」波斯匿王氣頭上話向來亂講(反正講完就忘):「白道生氣起來跟黑道差不多!講什麼黑白兩道?給我追!快去!我們這裏是古印度帝制專制政教合一時代,你當我是講究民主憲政法治、人權保障、人性尊嚴、普世價值、民族民權民生的中華民國呀?搞什麼空拍飛機?順便叫外交官去跟他們國王講,不准保護人權!誰保護人權、支持民主、落實法治、尊重藝術、反政治迫害我就跟誰斷交,懂不懂?」

一聲令下,大臣親自帶領一大批公務員追到國外,把不受政治庇護倒受政治迫害、可憐無辜倒楣的知名藝術家的全新店面給搗個稀爛。風聲這麼緊,瓦師逃命都來不及哪有空管作品?他們一家連夜出境逃往拘薩羅國從零開始整修新店;一技在身,生機無限。身後那間美侖美奐的迦尸國分店呢?三兩下就被波斯匿王指派的公務員刺客團給毀了!

逃到拘薩羅國有沒有從此碎碎平安?沒有!古印度時空下沒有世俗國王講究人權。講究人權、主張眾生平等的就王子出家的佛陀而已,具足出格遠見、超越時代共業的唯此一尊。躲遍諸國也躲不掉王族追殺的瓦師山窮水盡,有預感再拖下去遲早會送命,一咬牙直接折返投奔舍衛國,把妻兒安頓妥當後便直接登門求佛出家。佛陀同意了。

「終於安全了!」現出家相的倒楣瓦師暗忖:「可怕的暴君信佛學佛,看在佛陀收我出家的份上一定不敢殺我!既然我小命保住,出家目的就算達陣,只要一輩子出家到底平安老死就好了。我不必修行道德,不必深入經律論三藏,不必思惟薰修高深難測的佛學義理,不必跟自己過不去實修六度俗諦接眾利生,更別說坐禪、誦經、法務、出坡這些出家人的苦差事了!只要不被國王追殺就好了!」發心不正去求出家的瓦師沙門從此天天偷懶,正常出家眾自利利他的所有修行正務通通不做。理上不修心,事上不修身口,三業懈怠,不發菩提心,不勤求佛道,不下心行六度萬行,完全不想修行證果。簡單來說,就是身出家心不出家,現出家相不做出家修行本份事,完全擺爛!

新收一個不想修行的弟子,佛知道。只為保命才出家發心不正,佛知道。佛陀以三達智(三明:天眼明,宿命明,漏盡明)觀察弟子的心性,認定得度因緣終於成熟了,特地為他開示:「平安順利出了家,既不必勞心勞力開窯燒瓦,也不用日夜恐懼王法殺身之禍。但是,色受想行識五陰跟瓦器一樣是有為壞滅的無常法相,將來不免面臨緣盡毀敗的下場。世俗的瓦器雖然被破壞了,只是造型不完整或功能缺損,沒有下墮地獄餓鬼畜生三惡道的禍患;人不一樣。人好比由五陰幻聚的瓦器,生前不修功德福業善法,死後了無依靠無所憑據,生生世世懼怕投生在地獄餓鬼畜生三惡道受大苦報!」佛陀慈祥地注視身為天才藝術家、政治迫害被害人、政治難民、人權受難者的不幸弟子,繼續開示下去:「就像陶器不可能永遠完好無缺,一定會毀損破壞一樣,人命終歸無常。人體裏的生臟、熟臟等臟器一定會衰病敗壞,無一值得貪愛!眾生受生都平等承受五陰衰敗無常的苦報,不論種姓位階是剎帝利、婆羅門、栴陀羅或其他,無論短命、長壽、富貴、貧窮、端正、醜陋、豪貴、卑賤、有相、無相、智慧、愚痴,下場都一樣,終於死亡。受生為人定歸無常變易,屍體一定會被扔棄在荒郊曠野的野墳地上。」

原本日夜打混的瓦師沙門聽完開示以後心念轉了。世間無常,罪福無門;心源興衰,生滅變異。世俗法相如此,大起大落有時,悲歡離合有時,還不如寂滅涅槃啊!隨佛出家只是不被國王殺頭保住性命而已,出家人還是會死!有形有相有為的身體逃不掉無常法則!心念這麼一轉,他當場在佛陀面前證得阿羅漢!


原典出處:《出曜經》


-修行筆記-

一、這不叫暴政,什麼才叫暴政?

二、世間事業一如人命,為無常殺鬼所吞。家族無永富,事業無永興,人命無永活,有為法相終歸衰壞變滅。政治作為一種世俗有為職業亦然,受制於無常法則,沒有永遠的政權,沒有永存的政體,沒有永生的政客。看破國土政務之興衰、政客生老病死之過患,諸佛棄捐世俗政權王位而出家得道。

三、活在當代社會,如何以國際法及各國本國法約束政界,避免政界濫權迫害從事其他事業的善良百姓?

四、不幸出生在落後國家而承受次等人權待遇的地球公民可不可以向國際社會主張他/她可以無條件請求國際援助以出境重新生活,變更國籍、更換居所、改變人生?強制要求一個地球人受制於基因、出生地、出生國別而承受較劣人權待遇是不是構成某種程度的人權迫害?一個人應該因為父母共業衍生的劣等國籍而終生承擔下劣的人權處境嗎?以「基因歧視」或「父母共業」或「出生地業力」強制決定一個地球人的人生品質是否違背上位自然法法理?如何以國際法建制保障地球人追求優質人權待遇的基本人權?如何以國際法制協助地球人超脫出生國/原生國籍的業障?

五、俗話說,地球上有三事最容易起諍:政治、宗教、藝術。換句話說,教界與政界過從甚密的政教不分國家中的藝術家宗教師是爭議中的爭議,一身兼三大爭點,起心動念、出言動身都受人注意。人生在世如何實施低調哲學以明哲保身?

六、各國政治系是否宜大幅改革?人類史上,若落實「人本」觀點研究分析各國政治領袖,後世子孫往往會發現領導者不配或不宜擔任領導者(充斥好色、淫亂、好殺、貪財、奢侈、殘忍、幼稚、缺德、愚蠢、自私等等負面人格特質)卻被業力拱上權力顛峰。政權的取得為何不證照化、考核化、道德審查化?什麼樣的政治系所學風可以保證人類史上永絕後患,保障後世子孫不受暴政惡王毒害?

七、面對死亡時,凡夫位上的眾生的典型眾生性反應就是逃避。出於逃避死亡或迴避生死根本問題的扭曲心理,眾生的標準反應朝憎愛兩頭發展:憎者出於對生命的負面解讀三業造惡、隨業流轉;愛者出於對生命的正面解讀淫業相續、以淫為緣讓更多有情來投胎轉世受生老病死苦報,不明白製造生命與製造死亡本即一體兩面。不論墮憎愛哪邊,逃避死亡本質或不直視生死大事本身的代價不外是重增生死罪業,或一身受苦報,或造淫業因緣讓大量有緣眾生來投胎受生死苦報,或廣造殺業讓無數無辜有情枉受生死劇苦。世間眾生多數怯懦,沒有勇氣解決自己的死亡恐懼卻將心理矛盾外移轉而加害其他眾生。性喜挑起鬥爭、興亂引戰的政界修羅就是最典型的事例:拿到政權的人一樣是會受死亡業報的凡人,無一例外。身為必受死報的凡人,無法面對或解決死苦,反而奪權濫權對外加害大量無辜百姓……

八、身為出家法師,知道俗家弟子之間有惡緣時如何以智慧心處理?尤其是身居世俗政商名流顯貴要職、具大福報的弟子與其他弟子之間有惡因緣、惡業障、致命的利益衝突時,如何善巧化解兩俱不傷?


2017年6月16日 星期五

Freedom of Summer Dance

As a young Buddhist, one can always show the ultimate Buddhist dance like this...


(龜指動作細緻:傳貝之盛夏鋼管舞)


(傳貝堅住正念地用力夾緊溫度計)


(如舞姿,似慢禪,傳貝踢腿仰首卻成水上芭蕾)


(傳貝啊,龜佛子,小巧鼻孔怎藏它?)

Chuan-Bay's special zen dance show. Thanks for watching!


鋼管舞

沙彌尼知道我對大嗓門很敏感,為增益我與初識未久的大嗓門比丘尼的「道誼」,特地事先爆料:「別看她這樣好像很嚴肅,長得人高馬大,講話很大聲。上回辦法會時為了娛樂老居士、老人家,她直接穿短褂跳鋼管舞!我們大家都笑瘋了!」「什麼!」我完全驚呆了。

想像一下圓嘟嘟的萌萌圓圓高壯人士夾著柱體跳舞。沙彌尼邊講邊笑,回憶就足以令她大笑。「原來比丘尼可以為了菩薩道開方便在法會跳鋼管啊!」我非常意外又不太意外。年紀夠大、身材夠胖、造型不夠女態就很自由,我知道。

「不行!你不行!」沙彌尼看我認真沉思的臉立刻勸阻:「你絕對不行!你長這樣要是跳鋼管舞會有很多男眾起心動念!她可以,你不行!」「我沒說我要跳!」沙彌尼笑翻了,笑聲像春天的風鈴般串串飄散。十幾歲的她腦袋瓜子裏不知道想像本大僧什麼奇怪場景,表情非常詭異。

怎麼會記起這件陳年舊案?傳貝。

傳貝腳夾在溫度計上跳「小佛龜水上鋼管」的場景太耍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