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25日 星期五

唯美宗教史

智慧,淡銀月色

慈悲,濃金日光

時間為橫,空間為縱

我們的人生交織錯落飛舞其中

生死,起落了

愛恨,生滅了

身心,聚散了

心事或緣份,知道了

你種的花盛開後已凋

你離去的身影還殘留在畫

你寫的宗教史不說謊

你的修證

你的心路

你的心痛與後悔

你的全歸你的

只有我從來不屬於你

你清楚,你明白,你知道

你的植栽蓮花

你的池歌

你的靈光一現子夜沉思

你的貓食你的水盆你的課本

你的回眸一望無法重來的人生

只有我標準過客

只有我唯一心性主人

天上天下

獨榮獨尊

美醜,幻塵影事

主客,化身權現

體用,善巧任運

信解行證,做幾分得幾分

你的信仰

你的堅持

理想的或夢想的

或一種純粹生活慣性

供水,供香,供燈,供花

供養一場咬牙犧牲捨給眾生的青春夢想

全捨三寶全捨僧

捨己為人最浪漫多情

自利利他渾然不二唯精唯一

如歌行吟

彎身親淨大地土

仰面親賞日月星

你的思考

你的行路

你的唱片你的證件你的佛學課

你的泡麵你的花茶你的參考書

你的你的你的

只有我放手不動

不動,如如

哪來你的我的?

誰?

究竟是誰?

從此臨濟正脈浪漫派出

粗心也好細心也罷

一不小心滿園鮮花盛放


右派宗教史

卑微唯平民

崇高獨帝王

史書即皇族世家系譜

宗教史道盡權貴家務事

滄桑歸國土格局

無常收權力人事

有專制就有叛變

有階級就有鬥爭

宗教對心靈不重要

宗教只是政治語言分支

順王利則興

逆王利則衰

歷史證明宗教足以統合散沙人民

集會,造反,起義,推翻

一劑有效有力的獨裁解毒劑

騙你它不過是無聊的麻醉劑

價值取決於上層權力遊戲

真理論斷於上層統治利益

資源攏斷於上層世家家族

教育集中於上層階級勢力

人民窮到只剩宗教

只剩心性完全屬於民間

唯心相

體性

全歸平民

剩下最後一場來自民間的

良,知,革,命


左派宗教史

宗教應該是 

必然是 

來自人民群眾心海的真實聲音 

歷史理論是 

實際是 

來自民間憑證據講真話的誠信 

幻想的承認是幻想 

操弄的承認是操弄 

錯誤的承認是錯誤 

被政治利用的 

被戰爭動員的 

被權貴把持的 

被上流階級控制的 

貧富階級級距分化的 

重層權力剝削強化的 

恒沙屍骨千古血淚 

不是誤會卻故意了 

不是無知卻罪惡了 

祖先的確自私過屠殺過淫欲過 

人的基因畢竟來自於人 

後現代的結構解構重構再構過的 

信仰與神話不一樣 

心與身不一樣 

想像與現實不一樣 

理論與實修不,一,樣 

情慾與心靈對立 

權力與證量對立 

人民的宗教史 

無始自心源之始 

無終盡境相之終 

人民的畢竟全歸人民 

銷歸這一念心 


2018年5月21日 星期一

佛典故事:教訓 Scolding

身為「新手父王」,無畏王子決定向身兼「資深父王」的眾生慈父謙虛請益。無畏王子抱著小寶寶,讓他舒服地坐在他的膝上。

「佛會講話激怒別人嗎?」無畏王子試探地問。

「看情況。」佛陀答。

「尼健子外道說對了!佛陀有時候也一樣沒慈悲心,講眾生的罪過,讓眾生起煩惱發脾氣,最後才讓眾生覺悟、受用、獲益!」無畏王子邊逗小孩邊說。

「王子,你的孩子如果隨手抓了瓦塊、石頭、野草、木條就往小嘴裏塞,你肯不肯隨他亂吃吞下去?」佛陀反問。

「當然不行!太危險了,我會叫他吐出來!要是他不聽我的,我左手捏住他的小耳朵、右手扳開他的嘴硬挖出來,就算不小心讓他破皮流點兒血也在所不惜!非要動手把異物挖出來不可!」無畏王子理所當然地滔滔不絕,可見在這方面他已經很有奶爸實務經驗了!

「難道你不疼小孩嗎?下手這麼重!」陀佛又問。

「疼,心疼得很!就是因為愛小孩,怕他喪身失命,才要把異物從他嘴裏挖出來啊!雖然他一時可能會很痛,拿出來才能保平安!」無畏王子慈祥地注視懷中的孩子。

「佛陀也一樣!眾生業障重,被業力逼迫造下重罪惡業,用善言軟語教不動,只能下猛藥、講重話、直諫對治!雖然一時聽了不順耳的話眾生會起瞋心、起無明,可是以後可以平安度日,保住法身慧命!」


原典出處:《大智度論》


-修行筆記-

心境不同,價值不同。世俗視為「成熟」的事情有高比例是會推眾生下墮三惡道的五欲境界,在出世立場以觀反而如同幼兒亂吃異物一樣是自我毀滅、自我傷害、自我虐待、自我霸凌的不智自殘行為。勸諫不是為了惱害眾生,相反的是為了保護眾生,讓眾生平安健康生活,好好過充實的修行人生。


2018年5月19日 星期六

佛典故事:酪蟲 Cheese Bug

飢為眾生業病之首,六道輪迴基本苦報。感得有為身,召得不斷飢餓、非進食無法維生的業報,至死方休。飲食需要是一種不得已的業力,中道處之即可,偏偏有時能激發強烈的執著。

很久以前,有一個很沉迷乳酪的小沙彌。大僧們知道他年紀小愛吃美食,每次應供就好心特地留他的份。每次小沙彌都如獲至寶,心中貪愛不已;一吃再吃,愈吃愈想吃,食慾像永遠填不滿的無底洞!雖然大僧疼愛他讓他經常有機會吃到最心愛的乳酪,偏偏薄福業重,小小年紀就病死了。才剛病死,他就投胎到大僧們平常保存乳酪的大瓶子裏,變成一隻「酪蟲」。

小沙彌往生了,大僧分乳酪時不禁憶起他的可愛身影,一片靜默。這時,為首的大僧說話了:「別動!小心放輕點兒!不要傷了這隻愛酪沙彌!」小沙彌的剃度和尚已經親證阿羅漢道,一觀便知徒弟投胎變蟲了。

「愛酪沙彌?」眾僧驚訝不已。「不過是一隻酪蟲,師兄怎麼大喚愛酪沙彌?」

小沙彌的剃度和尚平靜地解釋:「這隻蟲本來是我的徒弟小沙彌。他太貪吃、太執著、太眷戀,往生以後馬上投胎到這支瓶子裏!」

大僧們聞言都十分感傷,只得一一排序均分乳酪。阿羅漢剃度和尚低頭一看,手上拿到的一份乳酪有些微動靜,定睛一看,正是那隻新生不久的酪蟲。「愛吃乳酪的人哪,你怎麼會來投胎咧?」話畢,他直接把整份乳酪布施給牠……


原典出處:《大智度論》


-修行筆記-

眾生很容易落兩邊:或極度貪吃而過胖生病、投胎轉世住在心愛的食物堆,或極度厭食而過瘦生病、危及性命導致被迫住院治療或直接不幸身亡。吃是不得已的業報,中道就好,適度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