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9月22日 星期六

禁片:地獄的維尼

很久很久以前,在一段翻牆不難的美好時光,我與當時還算自由的對岸臉友在眾多佛教粉團社團裏哈拉了一段時間。當然很多善良中國老百姓希望我去大陸。我誠實講不行。中國大陸空污、水污、假食、假藥很多嚴重的內政民生問題,從台灣到美國,從醫師到博士都警告我絕對不能去大陸定居,很快就人生畢業來生再見。

光空污就可以殺死人,何況還眾業競合?

那時大家都看了一部中國紀錄片、良心空污片。由於是救人命救環保的中國良心紀錄片,得到出家在家二眾一致讚嘆。沒想到這種救人救世救民族寶貴生命守護中國兒童健康的好片被禁了,反而AV女優健康教育多子化激烈運動片不禁。

我出於最基本的生命理由婉拒,大陸臉民就心碎了。我被一堆大陸臉民罵慘,用佛法罵。其中一罵最悲痛。他講,「你不入地獄誰入地獄?看玄奘大師,西天取經,冒生命危險也要為佛法為眾生去印度!就算來中國你會死也應該要來!」

我被罵完笑了很久。親愛的,你家的公民講你領導的國家是地獄,說我就算去地獄會死也應該去地獄度眾生。那真是畢生所讀最悲憤的留言之一。

笑完覺得讓人家起煩惱要收拾、安慰,我又去解釋一番。我說,好不容易去住,三兩下變屍體也沒辦法度眾,死前還浪費你們大量醫療資源,對你們有啥好處?倒不如至少留條命做做三寶事。安慰沒用。大陸臉民們共識是就算死也要去,不然不慈悲。那股勁兒,差不多就像流行歌主題「死了都要愛」那麼執著。我希望這群如今在牆外、沒特權上臉書的中國平民們平安健在。出不了家,至少平安健在,愛其所愛。

最後一次遇見他們是在「大大官網」。不是維尼萌網,是大大官網。當時大大官網高調開張,發佈很多帖子。卑微的中國網民跑去抗議不公平,說為什麼封他們不封自己,只許大官開臉不許小民面子,說官員有特權而小民要花錢找門路弄地下程式翻牆的做法違背了社會主義原則。

總之,美好時光一逝不返。

現在不只沒得翻牆,連維尼小熊都沒了。

人生無常。今天沒臉書,明天沒小熊,美好的執著的可愛的一一愛別離,我們怎麼能夠懈怠不修行呢?發菩提心永不退轉。

保命的方便妄語:女性化霸凌(九十七)

不妄語戒的特例開緣:方便妄語

不妄語戒在很特別的因緣下可以開緣破例,尤其是撒小謊可以保住性命或解救眾生的性命時,生命法益優先。所以,小朋友為了避免被笨同學霸凌致傷致死而說謊自己是後宮佳麗小公主,可開緣。

不一定非妄語自救;講實話(包括屬於幹話的實話,小佛子認證)也可以擋掉霸凌。

我出家後長期被婆婆媽媽們騷擾,不論是不是出家眾,一直糾纏著問為什麼長這樣子又不笨卻出家。這就是開個部落格寫一堆拉拉雜雜的人生小文章的主因,年年月月被問不勝其擾,遇到那種心裏只有三圍美色男人丈夫生產這些興趣又窮追猛打的女眾就叫她們自己去讀文章就好,省時間。

後來發現只要講一件事就擋掉了。百分之百完勝騷擾。

十幾歲時,泡沫紅茶店老闆兼紫微斗數命理弟子求我給他算命,說本小僧命中註定嫁皇帝。哈哈哈,皇帝?愛說笑,當下這款時空哪來的皇帝?後來不論誰來騷擾,輕鬆回一句方便開示:「嫁皇帝命,這時代沒皇帝,嫁不出去,所以等於天生命中註定出家命!」結果大家都信!

法律系的小佛子為此大嘆:「師父,現代人就這樣。你跟他講正經的沒用,講幹話反而有用!」這是學習到新俗諦「幹話」二字的緣起。原來在法律人圈也超實用啊……


笨蛋國民一樣受國家人權保障

如果一個拿中華民國身份證的中華民國公民公開宣稱不承認中華民國政權的合法性卻又精神分裂式地叫囂他受《中華民國憲法》暨所有子法法規保障大量基本人權,請問我國要不要保障他的人權?

要。

中華民國是民主國家。

民主國家法律之前人人平等,就算是愚痴的笨蛋或精神不穩定、有暴力傾向、疑似遺傳基因不好的公民也要保護。民主國家的基本人權精神就是「就算你又笨又醜一無是處,只要你的國籍是我國,國家就保護你」。


蟲蟲危機助道病

夏天一年比一年熱,皮膚病就固定每年發作一如往常。嚴格控管的理由是各類皮膚病競合的結果是化膿、傷口難癒合、奇癢之餘還會引起發燒與肢節酸痛。

難得大特價,店員小弟大推來自日本大阪被皮膚科醫學界認證的無香精洗面乳,打算用它對治臉與頭的皮膚眾生。我說「眾生」是因為人體皮膚上二十四小時有大量寄生蟲居住,每個人都在養蟲蟲度日。大家的蟲蟲乖有好皮膚,小僧的蟲蟲囂張就有壞皮膚,家族遺傳共業。我的長輩一輩子吃皮膚藥,子女一直進貢各國進口的高級護膚保養品與藥物給她,小僧被各科醫師下類固醇禁令只好精進洗、努力照顧。

這叫「另類天生麗質」。一年到頭長皮膚病,動不動出產長達至少半公分的濃濃的膿,留下必須花至少半個月才會勉強長平的傷口,過程還發燒酸痛,醫師宣告遺傳體質終生不治除非美國基因治療推出以後重金天價動手術換DNA,不然沒救。佛弟子常常天真以為「業障病」好治,哪知家族共業與累世殺業換得的業病就是要甘心消?你有聽過誰信了什麼教修了什麼法治好了「死亡病」或靠修行長生不病不老不餓不渴不必上廁所也不必睡覺可以一生醒著?有身就有業。這種「天生麗質」的好處是自己嫌也被嫌,沒得自戀也沒得他戀,天生助道病。我沒有鼓勵大家刻意在臉上養蟲以快速成就修行的意思。大家的臉不必刻意養,從娘胎裏就與蟲共生,一生與蟲共住。

假新聞釀災的大阪事件發生後,我才意外發現手頭上的藥用清潔用品是當地生產的。希望這類無香精、無動物實驗、有醫療認證的日本貨品在台灣常常特價以照顧我們這群老病號,謝謝。台灣是海島,有慢性皮膚病的人口不少,相關產品會有長期市場,值得平價推廣細水長流。


草根法治文化貧乏症

德國是民主法治國家,可是用法律嚴格控管嚴重侵害人權或盲目崇拜大屠殺暴政的錯誤思想行為。德國佛子親口告訴我,任何人敢在德國街頭公開展示納粹符號、穿納粹軍服、伸手行納粹軍禮的話,哪怕是開玩笑,不論德國當地人誰看到的反應就是報警處理,警方會快速趕到把白目當事人帶回警局法辦。

我認為台灣人搞不清楚「言論自由」四個短短中文字在法律界的法律運作下事實上可以轉換成幾百萬字不只的法律論述與判決個案。台灣法治教育沒有落實民間,很多人誤以為言論自由代表百無禁忌,不知道言論自由跟任何其他自由一樣都有限制。

自由都有限制。

俗人有性權,性行為自由,不代表任何身為兒子的人可以因為母親是女性、有女性性器官就可以與親生母親「自由戀愛」或與親生母親進行兩願「自由性行為」。

俗人有言論自由,言論自由不代表任何人可以宣傳大屠殺暴政極權思想。德國人的程度本來就比台灣人平均高些;這與歐洲文明背後的草根民主社會背景(法意識由民間開始)有關,不像台灣一直傳統上是由菁英抄外國法治、抄外國法典、抄外國法規再由上往下推廣法意識這種缺乏民間草根人權意識的環境,有其文化缺陷。

我有個師兄弟的遠親曾是國大代表。她只大我幾歲,有一次公開告訴我她認為中國人應該極權管理,民主行不通。我問為何?她說中國人人口太多不好管。我再問那美國歐洲人口也很多為什麼民主運作反而出強國?她沉默。我當時頗驚訝大學畢業、不算太老的人怎麼會有這種明清思想?後來才後知後覺發現那種老舊思想在老人圈是常態。

這就是為何台灣人會呆呆地掛著高度雷同納粹軍方符碼的招牌還白目無感到沒什麼人權意識、法感敏銳度的主因,教育系統缺陷、法治草根文化逼近零、國際觀貧乏、帝制封建思想透過宮廷劇等大量洗腦民間而現代正規人權教育卻乏善可陳。更別提歷史教育當中充斥太多古代反人權典範,現代正確人權思想典範很少,大量學生學十幾年歷史課以後還是以為雜交通姦、大屠殺換政權的古代帝國運作很「熱血」。

一直到現在華裔男性還很愛模仿帝王術,不知道言行模仿帝王術的結果是人際關係很壞、事業倒退、家庭失和、愛情不如意、父子相鬥。模仿帝王制千方百計找機會在家庭以外發展情婦邪淫的結果就是被女性定調成雜交型下品男性,被女性圈看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