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24日 星期一

燒字紙:改變佛教實務的客家族群習俗

有一段時間常在夜空下坐在墳場裏邊默背心經邊燃化字紙,吹著晚風,欣賞火焰。我知道我做的事情並非佛教傳統,也非佛教儀軌,而是源自客家族群特殊的「惜字」風俗。客家人像日本人視文字為具有言靈的神奇存在般重視寫有文字的紙張,不肯扔棄,必須恭恭敬敬地悉數焚化。

我知道得很晚,在出家很多年以後。由於接眾經驗,發現在台灣傳教弘法一定會接觸大量非佛弟子、外道、民間信仰信徒、無神論者,有必要對佛教以外的宗教信仰有基本認識,為此閱讀不少探討台灣民俗文化的書,才發現佛門/漢傳佛教的燒字紙習俗源自客家人的惜字風俗。或許這與1949後台灣佛教界有大量客家人口的事實有些關聯?佛陀時代以口耳相傳背誦開示為弘法方法,當時不以簡冊、紙書等平面媒介書寫、印刷、流通佛經,當然不可能發展出焚燒字紙的規定。

人會影響團體的風格、文化、實務,不同民族、族群將自己的特有文化導入宗教儀軌也無可厚非,不過焚燒字紙的民俗習慣影響層面很大。例如,這表示所有書寫文字的媒介都不能丟棄,包括過度倉儲到發霉、蟲蛀、變色、長斑、破損的佛教書籍在內,縱使數量多到幾卡車也要出動人力集體誦心經火化。誦心經的理由何在?根據口耳相傳這項燒字紙文化的師兄們轉述,似乎是為了提振正念以便不墮於「焚書坑儒」、「毀佛滅教」的惡念、惡行、惡業,銷歸空性。自從焚化問題因為電子佛經問市而大幅改善以後,焚化字紙的工作似乎也大幅減輕。

字紙問題已由電子化解決大半,目前台灣教界為了滅香傳聞或白紙黑字以廢除香爐、純上心香、以功代金為終極環保目標的公文書而起煩惱。環保界、醫界的解釋是現代醫學觀點,焚燒產生 PM2.5 等致癌污染源。準此,頻率遠高於宗教法務的日常燒字紙行為又如何?

我個人對「滅香」、「減香」之說反應不大倒不是因為有一段時間用功閱讀大量探討民俗文化的書籍或長期關注環保議題之功,而是來自僧俗二眾的大刺激、大造反、大境界太多了,被訓練到習慣離譜至極的種種末法亂象:

知道你要出家、已出家,故意當街開口叫你捨戒還俗。

知道你是宗教師,談修行是天職,故意叫你閉嘴、不許向任何人談宗教。

看到你在誦經,叫你不要誦經陪出去吃喝玩樂。

看到你在誦經,知道你佛研所出來,諷刺你誦經到底有沒有懂?

看到你在誦經,叫你讀世學俗書。

明明知道你已經出家,從背後跑上來捏你的腰嚇你,加碼自言自語:「如果你嫁老公,老公會很疼你!腰很細!」很離譜,走過婚姻、淫欲、生產才出家的資深尼眾對出家不久的年輕沙彌尼講這類世俗男女五四三。

知道你已出家,嘲笑你:「你怎麼可能出家?看你的外表,你不可能會來出家!」容貌歧視?業報歧視?

知道你出家十幾年,年紀夠老了,照樣私下當面問:「你不喜歡男生嗎?」不是光問,大談子女性事與保險套。

知道你出家很久了,追問你出家前有沒有吃過避孕藥。

知道你是宗教師,交談故意把你當「沒有性經驗的姑娘」般尖酸、意有所指。(一般女性圈會用性經驗、生殖經驗的有無來區分一個人類是小孩或大人,把淫欲相關事宜當成上下位階指標)

故意講大量謗破三寶、反對佛教的言論,講完又惡口相向。

本來學佛,後來換跑道到排佛、反出家、排斥戒律的外道團體,退道心不夠還故意斷僧脈、勸出家眾還俗。

一輩子不理你、不養你、不陪你、不關心你,等你長夠大、有能力以後就要求你破戒還俗工作賺大錢養他們。理由?血緣。因為基因血緣,老者零付出還是自認為有資格要求金錢孝道。

比起上述那些真正與法身慧命、修行正道正相關的大事,燒不燒香、焚不焚字紙的環保健康訴求反而還好。畢竟,為保全眾生的生命規範香品使用並沒有從根拔起信仰。真正想拔起宗教命脈的人的焦點全放在「人」身上,也就是拔掉宗教界賴以千古傳承的核心:宗教師。

我遇到的多數是狠角色;不是拔幾支香,而是想拔掉宗教師,直截拔掉宗教信仰的根。比起「滅香謠言」只是環保政策被誤解,「斷佛僧脈」這項毀佛進行式在民間才是真正嚴重的滅法日常。這件事實只有本身現出家相才有辦法體會,現在家居士身通常有婚戀關係、性關係、私生活擋住眾人口水,無法體會。


宗教世俗化:向神明要錢

惜緣再惜緣,珍貴老人言

阿媽級的老菩薩年紀很大了,興奮地追憶當年她與老和尚結緣的種種。她一提師父我就歡喜,坐幾個小時與她天南地北聊開。

佛法。經教。朝聖。威儀。助印。文物。事業。子孫。老朋友。腫瘤。別家的不孝子孫。自家的留學高材生子孫。下輩子絕對要出家當和尚。說著說著,她看著我傾聽的臉龐話鋒一轉直接講:「政府要滅香,係金A!」我想開口解釋那是謠言散播與溝通不良引爆的誤解,她不讓我有插嘴空間,大聲強調三遍。

「大部分的香都是從大陸惠安那邊賣來的啦!政府想跟大陸斷掉關係!」資深古董商阿媽的高見令我瞪大僧眼,血液全衝腦門。原來是這個!高齡八十幾的她不知道青壯輩等孫子輩以下的年齡層已針對滅香謠言上網對話、溝通、追真相,把一場不必要的衝突升級為讓全球傳媒拍攝報導也無妨的信仰自由、宗教自由、大型宗教文化展演了,還是堅持老人圈傳統上仰賴口耳相傳的「風聲法門」。

商機?難怪環保減碳政策會誘發謠言操作。我看著老菩薩,思索老人世代絕少有現代消費者保護意識,恐怕不知道劣香、化學香、假香氾濫已久或中國大陸香品排擠掉台灣在地老香廠逼台廠收廠結束營業的老問題。基本上,環保、健康、人命是上位人權議題,事關生死,無涉下位國族爭議、政壇是非。假如香品本身品質不良、危及人體健康或空氣品質,別說台灣應該針對大宗進口香品源頭控管,身在聯合國、長期洽簽大量國際級環保協定的中國更應該控管中國上游香廠。如果中國的香品不符合現代環保標準或劣貨、假貨冒充老牌好香,這是中國當地對消費者保障水平不夠又放任不符合國際標準的劣質品出口的問題。

神明沒擋人類財路;問題是限發「正財」。

我很想告訴阿媽,她老人家不明白世風日下、人心巧詐、遍地假貨。外面市面上標榜惠安香的香不盡然是真品,甚至不見得真的來自惠安當地製香工業。兩岸都經歷過長期文化道德淪喪、現代教育系統不健全、上樑不正下樑歪以官方帶頭說謊的不當身教教出民間大量虛偽詐騙人民的惡質時代共業,惡果便是處處假貨、假話、假生意,愈執著香火文化愈生出劣質詐騙人口。

宗教文物是宗教文化事業的重要一環。向神明要錢?世俗人要養家活口無可厚非,但就俗諦論俗諦,起碼敬神不欺神,先上「真香」與「好香」!


2017年7月21日 星期五

佛典故事:妖王 Monster King

妖魔化,作為一種文字藝術與文化手術整合的後現代人形整容社會工程,在民主國家司空見慣,卻是專制暴政下可能性歸零的究極奢華。古人沒辦法妖魔化的虐畜人形妖王且容業障兒孫代訴。

有些人類妖裏妖氣,福大權大位大,偏偏盡做妖孽之事,了無教化可能。例如那業障時代、業障國、業障人治獨裁體制下的業障妖王。妖王依人治道理訂下業障妖國法,規定社會全依血緣出身論種姓階級,身為賤民的旃陀利必須終身肩負執行死刑的義務,舉凡業障國的業障民犯下殺盜淫之流的逆天重罪,只要妖王下令執行,旃陀利就必須二話不說出任上流社會避之唯恐不及的污穢工作。

說也奇,道也怪;假設執行法定刑殺死死囚的殺人行為很低級下流骯髒,為何口諭判刑的高階種姓妖王自己身為決策者一手主導死刑就半點也不低級下流骯髒呢?妖邏輯多的是欠缺權力心理學全方位分析的價值割裂,大眾習慣就好!

業障國境內,當下最適合為妖王執行死刑的就屬那戶了。那戶旃陀利賤民由女家長當家,很會生,一口氣生七個兒子。特別值得留意的是她衝破階級定業努力修行親證三果阿那含,一手指導兒子們修習佛法,調教出證得初果須陀洹道的六個兒子,只有最小的小兒子年紀太輕還居凡夫位。縱然這樣,小兒子很爭氣,跟證初果的六個哥哥一樣受持五戒,一心修行。

「報!」王使這天突然上門。

「請問閣下有何貴幹?」大兒子立刻謙遜地應門。

「今日特地傳達王令!」王使大聲回答,「今天有一個死囚該斬首伏法,你應該奉王命上刑場執法!」

「什麼!」大兒子長到這麼大第一次遇到故破殺戒的難題。「求您帶我入宮,我會親自向大王報告!」

「好吧!」王使覺得反正無所謂。妖國有的是妖時間。

一進宮,大兒子就跪了。如果您問我,怎麼世俗這麼顛倒,一個持五戒的初果賢者跟一個半條戒律都不持的凡夫國王下什麼跪?道理也很簡單,世道即妖道。君不見,世間為官為王者很少具德持戒,反而是愈放縱五欲、不守道德、輕視規矩的暗黑人格愈好鑽權位名利向上爬,爬到人類社會金字塔尖尖上頭鎮日殺盜淫妄酒或遂行無良大屠殺。權力跟一個人有沒有道德、有沒有修養了不交涉。

「英明的王啊!」大兒子深深跪下,一拜再拜苦苦哀求:「大王請饒恕小民斗膽進言……小民一無是處,但是身受五戒,為佛弟子,萬萬不敢破殺戒殺人。這一生堅持守身不犯,一心謹慎不起邪念、惡念、歹念、染念,小民寧願自殺也不想破戒犯殺!哪怕一隻小小的可愛小螞蟻我都不肯殺呀!」

「大膽!」妖王一聽就光火。「你不過是一介賤民,我是高貴種姓出身的偉大國王!你敢抗命?你憑什麼公民不服從?你以為你是誰啊?本王的話你不聽倒聽佛胡說八道?來人哪,把這個混蛋拖下去斬了!」

很奇怪,妖王不是按規定一定要指派種姓下流的賤民執行死刑?該執行的賤民抗命不執行,到底是派誰執法謀殺這個不惜殉戒的賤民呢?還是妖王隨便講講,其實隨便選派個現成公務員也可以?關於這一點,經文沒有交待。

證初果的人看待死亡的心境跟凡夫不一樣。他抬起頭只說最後一句:「小民的身體是大王的國民,小民的心卻是我自己的資產。身體是國王的就任憑大王處分吧,要殺就殺。」

妖王氣炸了,指揮兩三下就把不知好歹的大兒子拖出去斬了。

「大臣,這個不肯幹,還有誰可以執行死刑?」

「大王,他們家總共生七個兒子,他底下還有六個弟弟可以用!」大臣一派輕鬆。

「好,叫他大弟來。二兒子。」妖王殺人殺慣了,沒事兒似再傳令。

沒想到,一樣證初果,一樣不肯殺,一樣進宮跪,一樣不服從。

「英明的王啊,小民身為五戒佛子,說什麼都不敢殺人!」二兒子拜了下去。

「又來了!」妖王大怒。「來人哪,這個也拖下去斬了!」

你也許會問,妖王是嫌國民人口太多、不怕少子化亡國嗎?殺殺殺,這殺那殺好像無所謂?自古以來,國道以妖道為主流。國家機器的妖流風運作手法是擴大推廣性欲,鼓吹淫行,無差別宣淫。適合生的催生,不適合生也催生;該生的勸生,不該生也勸生。既然確認國民都集體洗腦到代代好淫好生香火不斷,胡亂屠殺一通也不怕亡國,浮濫推廣性行為到世世代代爆不完性犯罪都懶得痛下決心處理。妖邏輯就這麼思考:殺無畏。

可憐那一家子賤民兄弟就這樣一個個循序進宮,一個個被無良謀殺。六個持戒證初果的兄弟在短短一天之內全被妖王下令殺個精光。

「還有誰?誰?」妖王大吼,氣到發抖。

「王,剩一個,最小的。」大臣還是很平靜。妖國為官全看盡這類謀殺場面,沒事兒。

「叫他來!」妖王不累。

「遵命!」大臣照辦。

這次,不只賤民來報到,一天之內死了六個兒子的媽媽也來了。

不來沒事,來了光看就不爽。

「妳是怎麼教的?」妖王看到老太太就開罵,「我傳妳六個兒子妳不送行,殺妳六個兒子妳不出面,怎麼傳小兒子妳就親自做陪?偏心啊?」

「報告大王!」親證三果的老太太沒跪。「請聽小民說明理由。我這六個兒子全都證了初果,就算大王您酷刑虐囚濫殺無辜、濫權殺民碎身如塵,他們也不動惡念。可是,我這個最小的兒子不一樣。小兒子還在凡夫位,只是努力修善持戒而已,沒有開道眼。他沒證果,我擔心他沒定力,一念怕死就答應大王執行死刑、自破殺戒給壞了法身慧命,只好親自帶他進宮。我這凡夫稚兒還沒證果,萬一服從王令給破殺戒,不慈悲,不仁愛,往生以後直墮泰山地獄怎麼辦?我可憐他,只好送他來。」

「這樣啊?」妖王楞住了。「妳前面死的六個兒子全證了初果?」

「對啊。全證了。」老媽媽語調平穩。

「六個兒子初果。那妳這為人母的有沒有成道?」妖王不可置信。

「大王問小民?小民證得阿那含道。三果。」老媽媽還是很自在。

「三果!」妖王沒修行知識也至少有宗教學常識。三果只差阿羅漢一點點了。「三果!三、三、三果!」妖王大叫幾聲就昏倒在地,被大臣慌忙扶住、潑水、緊急處理折騰好久才好不容易甦醒過來。

「苦哇!妖王の憂哇!」妖王醒來就追悔不已,「我這不是造罪孽?隨隨便便三下兩下殺光六個須陀洹初果道人!我一定會下地獄!絕對!」凡夫分別心就這樣。平常胡亂屠殺那麼多善良小老百姓無所謂,等亂殺成性給殺到成道的修行人才擔心自己下地獄。

「……」老媽媽拉著小兒子一起靜靜看著妖王痛心疾首自言自語。還講什麼?福報給你權力沒給你禪定、智慧、與慈悲,坐在王位寶座上墮地獄,怪誰哪?

妖王嚇死了,起大煩惱,坐立不安。他急忙親自打點大量香、油、酥、薪這類傳統宗教用品,恭恭敬敬為自己任性濫殺的六具初果聖人大體舉辦如法的火葬大禮再一一入塔供養,天天照三餐(而且是素齋)入塔祭拜、懺悔,從國庫撥出大量稅金給枉死六個好兒子的三果老太太當成正式國家賠償補償金,一心只求消業懺罪可以將功折罪給免了地獄!

哎,身現王相卻成了殺人魔、屠殺犯,身登王座倒預約地獄,夢幻空花就這麼短短幾年權力是何必?

妖王の憂,妖道の業……


原典出處:《出曜經 學品》


-修行筆記-

佛魔一心收,切忌妖道。


2017年7月20日 星期四

宗教世俗化:以神之名逼婚

「耶和華」三個字從此在我心目中與 Playboy裸女色情雜誌不可切割

她很頑皮,翻出整櫃天價英文版花花公子雜誌給我看:「哪,全都我爸的!」她邊說老爸很色,邊翻出其中一本其中一項專題給我見識世面。原來大人的世界在搞這個。那項專題是集合大量女性的外陰部特寫照片,洋洋灑灑好幾彩頁全是不同人種、不同年紀、不同顏色的女體性器。

「妳家不是四代天主教?妳不是從嬰兒時期就被強迫受洗?不是每個禮拜上教堂?妳爸怎麼這麼色?」我覺得很奇怪。

她的解說,從色情角度來看,是指責人子為淫欲不擇手段的求偶過程。從不色情的角度來看,就是自剖連她自己都不屑到極點的個人生命史。

「我爸長得很醜。又胖,又矮,又禿,看起來很老氣,一點都不帥,只有兩個優點,有大學文憑跟宗教信仰。他在教會裏看上我媽,我媽比他高快一個頭,就開始追。我媽不喜歡他,他就趁每次上教會的機會親近我外婆,跟我外婆拉關係。最後,他跟我外婆講說他夢到上帝,主,耶和華示現神蹟說我媽一定要嫁他,是神的意旨,講到我外婆信。我外婆一輩子信上帝,又很信我爸,逼我媽一定要跟他交往。結果,我媽本來不喜歡他的,因為我外婆施壓只好交往,最後嫁了。」

以上帝之名逼婚。

婚後經年累月重金收藏大量英文版、原版色情雜誌。

利用夢見上帝的名義與根本不愛他的女性行淫生殖。

趁女嬰出世沒有判斷力、自主力時強迫嬰兒受洗,自幼逼上教會。

自幼拿《聖經》教親生女兒兩項人生觀:一,動物天生是要被人類殺來吃的,上帝創造動物的目的就是給人吃。二,性是神聖的,婚姻是神聖的,男女交媾是神聖的。

年幼的我看著她。那一年,還沒學佛,也還沒學法律,但是一股直覺告訴我這件活生生的、真實的台灣宗教逼婚事件怪怪的,有些很難用語言表達的什麼強烈的犯罪成份,總像是犯了什麼天大的不該犯的道德錯誤。宗教信仰放在有性慾的凡夫手裏非常可怕,什麼離譜的事情都做得出來。

她實在太不屑她老爸也太受不了外婆與老媽處理情欲與婚姻的態度了。她一輩子到處公開出櫃她是個天主教拉子,而且,拿著《聖經》強調她對女人的性欲就跟男人對女人的性欲一樣神聖,一樣被上帝背書與祝福。


不論心香,就香論香!

香?請專業消保官出面。

為何長期支持環保理念的教界會為了「香」起煩惱?

劃重點:香品需要當成商品檢查。多數宗教團體都長期花巨資向廠商買香,需要保護身為消費者的宗教團體。是不是上當受騙花天價採購劣香?是不是使用劣香才無法有效控管空污?

香品,據個人粗淺的、幾十年的了解,有下列疑慮:

一、化學香比例愈來愈高,而且絕大多數標示不明,沒有完整標示化學成份,沒有公示它是化學香、非天然植物香。台灣人口七成有鼻過敏,氣喘人口年輕化且增加中,聞到化學香都會反應。

二、天然香稀少,漫天叫價,價格失控。我看過最離譜的是密宗所用、號稱從中国進口的香品,又短又小,一小瓶不到一隻手指頭的體積,可以開價幾千元台幣到上萬不等。

三、非該香、偽稱該香的「偽香」。到底是不是某香樹的純香品,除非內行,對樹種與香品雙重專業,不然光從香的味道、觸感都無法判斷。舉水沉為例。台灣本身做紙業、木業出身的老闆、會計人物知道水沉、檀香之類的樹種被濫砍到急速量減,依專業推估縱使人工搶種也沒辦法短期大量爆長製香。專業的人的專業推測是市面上的水沉香、檀香有相當比例是欺騙消費者(含宗教團體)的假貨。而且是開天價賺暴利的假貨。

四、一般而言,知識份子比例高的教團至少從二三十年前就公開自動自發減少香品的使用。以我們為例,僧眾甚至沒有在僧寮焚香的修行動作,沒大型佛事或特殊因緣也不燒香,反而是世俗白衣才瘋施煙供、焚香靜坐等等復古風雅修行法門。台灣進口各國香品,且絕大多數沒有「全面中文化標示」善盡對消費者告知商品內容的義務。

事實是,教界出於良善與環保意識,減香多年。

事實是,教界、信徒已配合減香,空污卻沒多大改善。

是不是香品本身的品質出包?還是空污的禍首本來就不以香品為大宗,而是對岸吹來的風、車輛排放的氣、工廠超標的廢氣、吃太多肉養太多動物放太多屁?

小僧是建議,跟宗教有關係的事情運作過程一定要禮請教界各宗教內行人士參與,公開議事過程,溝通夠再出結論。不要一直外行領導內行,外行不知道內行在生氣抗議什麼,外行又覺得不被了解、不被接受、不被體諒很委屈。想想看,權力在外行手上,實務在內行手上,不是預約衝突讓大家一起起煩惱嗎?

事前為什麼故意不設計出讓內行全程充分參與決策形成過程的公開透明SOP? 沒有充分溝通的決策下去,以後不是又為難第一線面對內行人士的基層公務員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