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9月20日 星期三

蛋蛋的2017隨筆

01毒蛋頭條

四大報社唯一一報執著蛋蛋事件,以難掩深情的派報生猛。

02師父為什麼不吃蛋

每次都問,每次都答。答了又忘,再問再答。有一種心理測驗專測怪咖,考出一種難以從眾追流行服從多數的忘人忘我。是我,無我,就是不吃蛋。

03「啐啄同時的雞與蛋:國考與法律人交鋒的人間好時節」的佛法禪詰

拈著動物文啊,禪公案!

翻讀《本土法學雜誌第326期》這篇談律師國考的主文幾遍,讀一場醒不來的夢。能讀所讀、讀物讀文佐以如幻觀正合味口,提不提校稿習氣乃僧家自由。守著一粒堅持不肯孵出世的chicken little又如何?慢慢等他長大,橫豎時空無非第七意識的堅固妄想。只要蛋不打破,下不下嘴有得商量;不可啄不可啄……

04雞蛋就是我的妻(鳳飛飛)

以為是搞笑老歌,未料大唱欲愛色愛版資本主義經濟學下的眾生心。縱道妻子甚獄,得不到老婆還太自由、不高興……「老婆」心切的「老婆」還是保留給溈仰宗罷!

05北京喲,強迫火鍋蛋

沒想到逼我吃蛋的會是出家眾。更沒料到位在中國首都。

06受精卵與未受精卵的超市實證

在初學佛初練素的青春年代,我曾輕信「現代食用雞蛋絕大多數都是未受精卵」的都市超級市場信條。知識份子往往很單純,一個信念一個動作,沒戒蛋。直到有一天荷包蛋打出深紅血點,深紅核心四射延展漫開血絲的受精卵慘死當場,這才知道被人云亦云的生活常識騙了。雞不是我養的,蛋不是我洗的,公母兩兩造業與否不是我監督的,葷食人口為主軸的食品業生產線不會為我一個無名遠端消費者精挑細選、100%嚴防殺生。小紅點體積大到肉眼可辨是母雞受精懷孕很後期的事;早期又如何?

07蛋糕不就只是水揉麵粉雞蛋拌進糖

以析空觀分析葷蛋糕的前段基本動作,旨在戒掉貪吃的蛋糕。

08素糕不就只是水揉麵粉拌進糖

以析空觀分析素糕的前段基本動作,師父幫助弟子戒掉出家前的洋食執著。師父勸戒洋食不勸戒中食;師兄弟同情瘦師弟,常常買卡帛起司素糕與素黑森林,說真心把我當妹妹。

09水果蛋糕生日快樂

原來我費盡心思親手燒光二十幾年老照片又狂閃攝影機會根本沒用。

那年難得爸爸與死黨兄弟們老實在家過生日,起哄要我親他,親完供上熱情大寫「爸爸我愛你」的手繪生日卡,拍下紮著小女生馬尾頭的我害羞獻卡的經典畫面。爸爸一臉得意,非常快樂。我不介意完全忘記自己卻完全不想忘記快樂的爸爸。

也許這是我一輩子怕吃生日蛋糕的終極理由。

10祖母的愛姬,我的暴走雞

那隻驕傲的壞母雞!她眼裏只有祖母是恩賜飼料與清水的神聖偉人,我只是一塊供她鎮日狂追「不啐硬啄」的小軟屁股……

11「憲法奇雞」手工畫

可愛總在偷渡些什麼不可告人的意識型態與嚴肅抗議。手繪一隻頂載爆破小殼蛋帽、側背小六法包包、短翅短爪的大眼小萌雞,,一副與世無爭的天然呆。不問不解釋;意在畫外。

12揮別每天吃兩顆雞蛋的藥罐年代

家教一日一蛋,教主傳教傳的是「信蛋白質得健康」。日後為應付學業職場兩頭燒升級一日雙蛋,一路病到不知所以。愈是沉溺迷戀不可自拔就愈欠戒,對不對?營養學頗具有宗教性格。

13小雞啊,天塌下來也要立大志!

Always be my very special Chicken Little, 傳什麼的未來佛寶貝。

14打碎時序的破蛋美學

時序,假如我想邏輯,客觀上依時間軸,主觀上依意念軸,空間上依時間座標縱切,一洞歸一洞。但我偏不,我想美學,打碎十三帖時序。

15情執

公雞不可以跟小寶貝雞「啐啄同時」嗎?性別歧視!道是見佛殺佛、見魔殺魔、見仙殺仙、見父母殺父母的酷狠犀利禪機鋒,我知道在佛門有一種重度情執會被原諒:親子天倫。

不只原諒吧?舉國廣傳宣導……

佛門不太敢高調廣教眾生「放下你對父母的情執,不要執著父母,不理他,把二老放下,父來殺父,母來殺母」之類的究極法要,怕亡教。戒情執,戒貪愛,戒這個戒那個戒了親愛,講道理遇到父母必轉彎。

16感情

外行總說佛門無情。哎,真是外行。沒看佛經、佛典、佛學書籍文章怎麼談父母?痴情得很,半點放下的意思也無,一扛生生世世恩報不盡。


2017年9月18日 星期一

大慈大悲

諸佛力勢不可思議,諸聲聞、辟支佛不能離眾生想而生慈悲,諸佛能離眾生想而生慈悲。所以者何?如諸阿羅漢、辟支佛,十方眾生相不可得,而取眾生相生慈悲;今諸佛十方求眾生不可得,亦不取眾生相而能生慈悲。如《無盡意經》中說,有三種慈悲:眾生緣、法緣、無緣。

一切眾生中,唯佛盡行不誑法;若佛於眾生中取相而行慈悲心,不名行不誑法。何以故?眾生畢竟不可得故。聲聞、辟支佛,不名為盡行不誑法;故聲聞、辟支佛,於眾生、於法,若取相、若不取相,不應難,不悉行不誑法故。

《大智度論卷第二十七》


佛說慈心有五利,不說餘。何等五?一者、刀不傷,二者、毒不害,三者、火不燒,四者、水不沒,五者、於一切瞋怒惡害眾生中,見皆歡喜。悲心等三事不爾,以是故說「修定福為慈」;餘者隨從,及諸能生果報有漏定。

《大智度論卷第三十三》


鳩摩羅伽地

「欲得鳩摩羅伽地」者,或有菩薩從初發心斷婬欲,乃至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常行菩薩道,是名鳩摩羅伽地。復次,或有菩薩作願:世世童男,出家行道,不受世間愛欲,是名為鳩摩羅伽地。復次,又如王子名鳩摩羅伽,佛為法王。菩薩入法正位,乃至十地故,悉名王子,皆任為佛。如文殊師利,十力、四無所畏等悉具佛事故,住鳩摩羅伽地,廣度眾生。復次,又如童子過四歲以上,未滿二十,名為鳩摩羅伽。若菩薩初生菩薩家者,如嬰兒;得無生法忍,乃至十住地,離諸惡事,名為鳩摩羅伽地。欲得如是地,當學般若波羅蜜。

《大智度論卷第二十九》


2017年9月17日 星期日

不殺生戒:愛情的備胎地獄

到底是在談兩願戀愛或推廣自殺?

初次了解「備胎理論」約莫是十幾歲青春期。朋友圈不像我拼升學當書呆,早已出社會從事正職工作,皮夾掏展開來整牌信用卡與大疊仟元鈔,每天邊上班邊盤算下班去哪開趴把妹狂歡。他們或她們的愛情故事像萬花筒難以預料的千變萬化,總不乏驚人的意外花色與古怪的排列組合,隨機飄散在我六法全書書頁翻飛的固定日常。

「備胎,身邊多放幾個,」萬人迷這麼說,菸霧迷漫地秀出耍帥挑逗的修長指頭,「心只放在一個女生身上很苦,很容易受傷。反正大家只是玩玩,現在在一起,說不定改天就分手嫁別人。」我以為萬人迷會哭出來,沒有。我知道「誰」分手嫁別人;女生要狠也真狠。淚泡兒留在西裝筆挺的新潮髮型圍城下的俊秀五官,堅定不落。「心不要放太重。心分散在幾個身上,萬一誰分手都不會太痛。」備胎行為人玩世不恭的外表下有顆資深受創心靈。總之,哪場失戀碎了心沒死了人,心一橫從此立誓不再心碎第二遍,開始愛欲分散不專情的備胎人生。

足以致死逼瘋的失戀重創在「備胎地獄」永劫輪迴。專情了,受挫了,養備胎。被備胎的專情了,受挫了,養備胎。被被備胎的專情了,受挫了,養備胎。被被被備胎的專情了,受挫了,養備胎。被被被被備胎……已婚與未婚的異性戀朋友們常常訴苦異性戀圈沒有社會上想像中道貌岸然,男女關係非常混亂,起源於害怕受傷的受創心理。專心愛一個賭盤太大,全拿全輸、全得全失的唯一愛欲賭注沒幾個人承擔得起,膽小一點、怯懦一點的全都退而求其次加入龐大的「備胎社群」,有時還彼此默契到各擁大量備胎後宮也能交往下去。

愛情遊戲把情人當備份似乎也屬於自由意志,問題是相對的世間有愛就有恨,愛不到的下場往往是凡人難以承受的巨大代價。被備胎者當然很容易有被玩弄、被惡整、被操控、被設計的屈辱感或者被認真執者電到的對象草率拋棄的身心重創;有的搖身一變重蹈覆胎成為下一場備胎悲劇的備胎主角去傷害別人(尤其是沒什麼愛情歷練的情場新鮮人),有的拒絕再玩、了無生趣直接自殺身亡。

「愛情詐騙」到底法律管不管?

「情場是非」到底哪些還在道德自律範圍哪些已超踩人權紅線?

我們的法律制度應該再放任情場強勢者踐踏情場弱勢者的生命權嗎?當情欲本身構成殺人武器時,死在愛情下的亡者算不算死於特種謀殺?

自殺事件在台灣往往寄生於情欲糾紛。一則又一則的自殺新聞如早秋落葉緩緩向心頭飄落,我突然記起萬人迷們蠻不在乎地吞抗憂鬱藥物忍淚抱怨前女友的傷痕青春。


2017年9月14日 星期四

古董風雲

學佛一年,佛在眼前。
學佛兩年,佛在天邊。
學佛三年,向佛要錢。

若非前一世紀故意拔掉、拆掉大量荷蘭、西班牙、日本遺留的歷史痕跡,台灣後期不必重金大買大陸農家開挖出來的大陸歷史文物來做歷史填空。

一輩子專營古董事業的阿嬤級古董商告訴小僧,台灣的老和尚們很多被騙錢。他們內行一看就知道市價才幾千、一兩萬的小文物被惡性不肖商人以動不動幾百萬、幾千萬的天價叫賣進佛教界賺暴利。

古董是沒本錢的生意。大陸鄉下隨便挖挖都幾千年的老東西,幾千年前沒什麼藝術價值的小東西擺到現代當下都可以被台灣這邊戀鄉想家的逃難老人家當成至寶花上百萬、上千萬買下來。

我認為大陸的經濟奇蹟台灣老人家功不可沒。若沒有這群老人家無怨無悔當金主,沒有今天大陸的富裕與商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