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16日 星期一

It

師兄弟知道我嗜文學並不吃驚。中文研究系所科班出身、氣質典雅超塵的前中文教授法師甚至以憐愛學生的眼光注視我:「可以讀文學啊!好的文學。師父有說過可以讀,選好的。」但師兄弟知道我嗜原版英文文學時態度就非同小可了。或怨:「怎麼不讀中文版?哪有台灣人一天到晚抱著英文書?」或笑笑贊助、默默支持、熱心研討。外文研究系所科班出身、氣質奔放活潑的眾多法師們以同類之心相待,說不完的話題與分享。

「你讀史蒂芬金?不會吧!」美好的美國書店裏一本精裝全新的It只要美金一元。相當於用台幣三、四十元買到原價一千多元的新書。法師精彩完表情隨手散花似拋完滿室嘆訝,微搖頭,隨我去。會成天寫詩拍花追松鼠的師兄弟本來就外星人,這麼想。

全新原版It排序在厚厚的美國近代史、美國宗研所博士佛教暢銷書、英版聖經、英版可蘭經、後現代宗教小說、法律文學、園藝需知、……大量讀物之後,一直到它淺淺擱在台灣道場圖書架上安板都沒空讀。拖到這一部經典反霸凌犯罪心理恐怖小說拍成畫面唯美的電影才終於有空了。當初吸引我花一美元買下的是它的簡介伏筆:孩子們充斥惡夢、暴力、謀殺的童年與皮笑肉不笑的殺童魔小丑。直覺上,它觸及的核心課題是虐童問題與霸凌暴力。父女性虐,父子家暴,母子軟禁,校園幫派暴力,虐殺兒童,肥胖歧視,相貌歧視,女性暴力,性醜聞謠言,屠宰場不人道動物謀殺,It碰觸的議題在成書年代是各國社會禁忌,年年死傷無數卻被大量成人遮掩隱瞞。

It成功召喚我的恐怖記憶。傳統市場外,幼稚園中小班的我呆立著等祖母買菜,遠遠看大馬路對面一群年紀約莫國小中高年級的男孩子在烈日下進行激烈的肢體遊戲,奔跑,衝撞,扭打,閃躲,追逐。我專注地看著,直到其中一個男孩被其他男孩意外推倒,他的其中一隻耳朵命中路邊攤附近尖銳的木條深深插入,當場從他下垂的耳朵流出大量乳白色的濃泡液體。時差幾秒,他從喉間撕裂般爆出高分貝的哭叫聲嚇壞沿路擺攤的成人與不知所措的同伴,我也傻了。他撲地痛哭,大人們衝出來扶他,大人們問他是誰家孩子,大人們狂奔到府叫他媽媽出面,她在幾分鐘內現身架他上車送醫……

他會死嗎?(我自問自答)

只是一個耳朵壞掉不會死對不對?(好痛)

他們打架還是意外?(男生真粗魯,我打架從不弄壞別人耳朵)

童年本來就是一場掙扎求生的惡夢。我們目送小夥伴病故身亡或受虐挨揍或被雙親遺棄,我們討好大人、服從成人以避免成人打罵施虐,我們走過女生圈、男生圈各式各樣各種身份年齡的不同暴力風格,我們冷冷忍耐男性長輩們邊翻色情刊物、租色情錄影帶邊譏笑男玩伴們乳臭未乾沒經驗的低俗對話再淡淡聽激將法過後一起偷零用錢去嫖年紀很老的妓女的小學男孩膚淺的吹牛,我們躲色狼,我們經年累月被大人恐嚇懷孕墮胎會毀掉一個女孩一輩子,我們在同學間忍耐沒個盡頭的結黨組派小圈圈……It太寫實了,寫實到把吞食人間的普及暴力文化形象為千變萬化的吃人小丑。死亡與暴力的的確確與童年相依相偎共伴而存,死亡是生命揮之不去的影子,而暴力是血書的虐詩。童年本來就是私恐怖片,一人一部,我如何忍心生個新生命來飽受折磨?

自我防衛機制讓每個人的童年記憶自動剪接排版放大縮小修圖換裝。如果記憶百分之百誠實忠於實相的話,世間上沒有任何一個人的童年不恐怖。在三毒無明熾盛的成人底下掙扎成長、拼命自保,誰沒痛苦過呢?

It指涉的真的只是變態殺童小丑嗎?


四無礙智

「四無礙智」者:義無礙智、法無礙智、辭無礙智、樂說無礙智。

「義無礙智」者,用名字、言語所說事,各各諸法相。所謂堅相,此中地堅相是「義」,地名字是「法」,以言語說地是「辭」,於三種智中樂說自在是「樂說」;於此四事中通達無滯,是名「無礙智」。濕相水,熱相火,動相風,心思相,五眾無常相,五受眾無常、苦、空相,一切法無我相。如是等總相、別相,分別諸法亦如是,是名「義無礙智」。

「法無礙智」者,知是義名字,堅相名為地,如是等一切名字分別中無滯,是名為「法無礙智」。所以者何?離名字,義不可得,知義必由於名,以是故次義有法。

菩薩入是法無礙智中,常信法,不信人;常依法,不依非法。依法者,無非法事。何以故?是人一切諸名字及語言知自相離故。

以是法無礙智分別三乘,雖分別三乘而不壞法性。所以者何?法性一相,所謂無相。是菩薩用是語言說法,知語言空,如響相,所說法示眾生,令信知同法性。所說名字、言語通達無滯。

當以言辭分別莊嚴,能令人解,通達無滯,是名「辭無礙智」。

「辭無礙智」者,以語言說名字義,種種莊嚴語言,隨其所應,能令得解。所謂天語、龍、夜叉、揵闥婆、阿脩羅、迦樓羅、摩睺羅伽等非人語;釋、梵、四天王等世主語,人語;一語、二語、多語;略語、廣語;女語、男語;過去、未來、現在語——如是等語言,能令各各得解。自語、他語,無所毀譽。所以者何?是一切法不在語中,語是非實義;若語是實義,不可以善語說不善。但為入涅槃故說令解,莫著語言!復次,用是語言,能令眾生隨法義行。所以者何?言語皆入諸法實相中。

說有道理,開演無盡,亦於諸禪定中得自在無滯,是名「樂說無礙智」。

「樂說無礙智」者,菩薩於一字中能說一切字,一語中能說一切語,一法中能說一切法。於是中所說皆是法、皆是實、皆是真,皆隨可度者而有所益。所謂樂修妬路者為說修妬路,樂祇夜者為說祇夜,樂弊迦蘭陀者為說弊迦蘭陀,樂伽陀、優陀那、阿波陀那,一筑多、闍陀、為頭離、頞浮陀達摩、優波提舍,皆為說是經。

是菩薩智慧無量,一切論議師不能窮盡,亦不能壞。是菩薩得是無礙智,轉身受生時,一切五通仙人所有經書、呪術、智慧、技能,自然悉知,所謂四韋陀,六鴦伽呪術,知日月五星經,原夢經,地動,鬼語、鳥語、獸語,四足獸,鬼著人語,國王相占豐儉,日月五星鬪相,醫藥,章,算數,卜,歌舞,伎樂——如是等工巧、技術、諸經盡知,明達過一切人及諸外道;亦不自高,亦不惱他;知是俗事,不為涅槃。

《大智度論卷第二十五》


入音聲陀羅尼

菩薩聞一切音聲語言,分別本末,觀其實相,知音聲語言念念生滅。音聲已滅,而眾生憶念取相,念是已滅之語,作是念言:「是人罵我而生瞋恚,稱讚亦如是。」是菩薩能如是觀眾生,雖復百千劫罵詈不生瞋心,若百千劫稱讚亦不歡喜;知音聲生滅如響相,又如皷聲無有作者,若無作者是無住處,畢竟空故,但誑愚夫之耳。是名「入音聲陀羅尼」。

《大智度論卷第二十八》

一切諸觀語言戲論皆無實者,若世間常亦不然,世間無常亦不然;有眾生、無眾生,有邊、無邊,有我、無我,諸法實、諸法空皆不然。如先種種論議門中說。若是諸觀戲論皆無者,云何不空?

《大智度論卷第三十六》


2017年10月13日 星期五

佛典故事:勞動者的自尊心 A Laborer's Self-Esteem

牛主A:「我養的牛力氣比較大!」

牛主B:「才怪!我的牛比較壯!」

牛主A:「你不信?我們辦一場鬥牛大賽比試比試,誰輸就無條件奉上五百塊!你敢不敢?」

牛主B:「比就比,誰怕誰?」

牛主A:「比賽開始!臭牛過來,努力耕田去!」

臭牛?一聽主子惡口,實力遠超對手牛的大力牛很不開心,就地一躺賴地不動,理都不理。牠不肯聽命耕田,對手牛輕輕鬆鬆隨便走兩三步就替牛主B平白進帳五百塊。比賽輸得很徹底是事實。牛主A摸摸鼻子認賠,回家忍不住把大力牛叫到跟前痛批一頓:「你這隻壞牛、笨牛、懶牛!平常明明是一頭上等快牛,產值驚人,表現優異,怎麼臨陣失常害我賠錢又丟臉?」

上等快牛?產值驚人?表現優異?大力牛一聽精神都來了。你這個嘴硬的主子啊,心裏明明相當中意我的優秀表現,在外人面前何必故意惡口損牛哩?「主人」,大力牛好感動:「請再比一次,拉高賭金。這次我一定好好表現,讓你賺錢又有面子!」

牛主A:「我的乖牛,這次你可要爭氣啊!」

大力牛得到主子的正面肯定,心安了。耕田二試不但力大如牛(本來就牛)又勇猛精壯超牛一等(對手也牛),不消幾秒就替牛主A大賺一筆。思惟看看,以牛的智商與理解力都懂得分別主人是善言軟語或粗魯惡口,何況是智商遠高於動物的人類呢?


原典出處:《出曜經 誹謗品》


-修行筆記-

經云:「出言柔和為人所愛念,出言麤獷為人所憎惡,欲為人所念者當自念其善,雖處畜生,聞其惡言皆懷愁慼。」有情日用尋常在情感、覺知、感受、思想中度日,以語言、行動種種互動確認彼此的真意。惡口傷人也傷共事,善言暖人、激勵眾生心之餘,往往還會帶來豐沛的經濟效益!

2017年10月12日 星期四

佛典故事:壞孩子 Bad Boy

身為集雙親寵愛於一身的獨生子,K從小就被慣壞了。父母就他一個心肝寶貝,望子成龍,辛辛苦苦工作營生把血汗收入全用來栽培他,早早送他去讀書求學。很可惜,K無知不懂事,完全不珍惜父母的用心良苦與日夜付出。白天上學老師教過的課程在晚上回家以後不溫習也不思惟,用不上功。由於學習態度不佳,年復一年高昂學費耗盡家財,仍舊一事無成。

眼看愛兒不是做學問的料,父母無奈退而其次中斷學涯,親自指導他繼承家族事業、謀生賺錢。可是,K驕縱成性,老師都管不動了,何況是處處讓他七分的痴心父母?他懶散懈怠一如以往,這不做那不做,這荒廢那擺爛,不消多久敗家局勢便一發不可收拾。

長大以後的K十分任性妄為,無所顧忌。血拼興緻一來就典當變賣家產,蓬頭垢面連衣服都不洗髒亂不堪,個性吝嗇、粗魯、火爆、又愚痴,既不在乎形象也不理會社會觀感,無恥到家。K不但學業、家業兩頭落空,要命的是人格發展嚴重扭曲,變成舉國嫌厭的壞人,出門在外都沒人想搭理他。人生淪落到這可悲可嘆的處境,K依然故我不知反省,千錯萬錯全都別人的錯:「哼,一定是爸爸媽媽家庭教育失敗,老師也沒本事不會教!我交的朋友一定程度不好、水準不高!祖先沒陰德,神靈不保庇,大家都對我不好,害我一生坎坷不如意!哎,世俗在家沒半點好運,不如隨佛出家有福報!」

哪輩子修得的大善根?人生走到走不下去的地步還能起心動念出家也著實相當不容易!K當機立斷馬上行動,衝出門就登門拜佛,一見撲地便求出家。「佛陀啊,佛法大道寬廣,無所不包無所不容,一定不會像凡夫俗子一樣嫌棄我!我想追隨您出家當您的弟子,求您恩允!」所謂不學無術的古代敗家子還有此等口才與禮儀,我們現代末流子孫豈不慚愧?

出家必須因緣具足。光起心動念求出家不夠,還必須有大量因緣和合成就才能成辦。為等因緣具足,有人等到下半生,有人等到年老垂暮,有人等到下一世,有人等到百劫千生。K有出家因緣,但是不是當下,不是現在。

「修行求道要行止清淨,」佛陀慈眼注視著謙恭跪地的K:「現在的你從頭到腳都是世俗染污習氣,就算一時勉強剃度出家又有什麼好處?你不如先回家,好好孝順父母,認真學習,把師長教導你的道理反覆溫習通透,精進勤勞打理家族事業,把家庭經濟生活穩定下來。等你的家庭生活富裕快樂、沒有後顧之憂,懂得以禮儀節制自己、不犯冒別人,每天都能按時沐浴更衣、言行怡人、謹言慎行,有能力把持心念,專注做好每一件本份事,保持平常心把生活過好,讓別人對你徹底改觀以後才有辦法出家入道!」

K跪地恭聽。這一輩子從來沒有任何人讓他心服口服,依教奉行,如此心悅誠服受教改過的經驗實屬畢生初體驗,非常珍貴。他的表情非常虔敬謙遜,令身上髒亂不堪的垢衣服顯得十分不協調。

佛陀知道這是可度法器,更進一步開示:「不誦習正法是語言之垢,不勤勞是家務之垢,不乾淨整潔是形象之垢,放逸懈怠是事業之垢,慳貪小氣是布施之垢,邪曲不善是行為之垢,從今生到來世一切薰染的惡法是生死常垢!一切污垢當中最染污的無非是無明愚痴心垢,想學修行就要捨離這一切垢染,比丘是了無垢染之人哪!」

啊,我白活這麼多年!K心想。原來我一直是這麼驕傲愚痴,半點覺性也沒有!K不是口頭講講,他是真心誠意想求出家。為了出家,K恭敬頂禮感恩佛陀慈悲開示後立刻回家,反省檢討改過,把佛陀指導的一一放到生活當中實踐:孝敬父母,尊師重道,勤誦經法,奉修家業,以戒自制,依道而行。他的改變看在所有鄉親父老眼裏,大家都非常感動。短短三年內,K不但洗刷掉過往的敗家子污名,還被當地人士讚為當代賢士!

「佛陀,弟子花了足足三年實踐您的教導,」K又再度跪在佛前:「蒙佛恩訓讓我重生,我完全洗心革面脫胎換骨,改惡行善,讓大眾歡喜、肯定。唯願您的慈大悲度弟子出家修行!」

佛陀:「很好!」這次因緣具足了。K披剃出家後精進修習止觀,思惟苦集滅道四諦真理,沒過多久就身證阿羅漢道。


原典出處:《法句譬喻經   塵垢品》


-修行筆記-

一、由於資訊不足或消息錯誤,民間對出家觀感通常與事實出入頗大。一般人經常以為出家人太多則人類會絕種,事實上是自從佛陀住世以來出家眾人數一直是全球幾億人口中的幾萬人次而已,一向只占全球萬分之幾,出家人口稀少到自古迄今從未對全球人口爆炸走勢起過任何明顯的抑制功能。一般人經常誤以為出家眾是違逆、拆散良善家庭出家,不知道多數來自功能失調的問題家庭。一般人想像中以為出家很容易,不知道發心求出家者少,求出家被拒絕的人數又遠超被接納的人數,真正因緣具足出家有相當難度,最難是本人千般萬般放不下、無法辭親割愛揚棄功名。

以當今台灣人口總數為例,全台逼近二千四百萬人次,是荷、西、明、清、日、民國數百年現代文明建設歷史以來空前最高點。當今台灣「少子化問題」是用語不當造成的誤解,事實上是指「高齡人口與低齡人口比例不當失衡」造成青壯勞動人口、新生兒人口不足以負荷大量退休熟齡人口的瓶頸,不是總人口不足,而是人口世代比例不正確,老過多、少過寡對社會運作相對不利。整體而言,台灣人口密度依舊太高,人口總數也依舊處於人口爆炸走勢尖端,只是為六零年代戰後嬰兒潮世代老化形成過份龐大的熟齡人口付出歷史代價。嬰兒潮集體老化形成老人人口比例過高的現實才令合理的新生代出生人口相對比例不足。換句話說,當初戰後嬰兒潮本質上就是欠缺人口政策長期規劃前瞻視野的短線爆生潮流,當嬰兒潮處在中年期以前是舉國勞動力黃金時期,當嬰兒潮集體老化就理所當然成為龐大的非勞動人口,當下全球都在為兩次世界大戰時期前人的短視近利、無視後代處境付出慘痛的巨大代價。

「少子化」是不敢明文責怪老生代毫無遠見的超生現實(定業)之下的柔性誤導用語。現實是「老人化」,老年人口比例超高,才令依照正常環境壓力承載力、正常社經負荷能力出世的新生代人口看似「相對太少」。

人口政策宜中道。人都會老、會死,一兩個世代只看眼前近利催生超生的惡果就是再過幾代以後的子孫吃苦受罪,一如當今全球各國都在為嬰兒潮超生的既定事實扛負「新生人口不足以支撐大量老年人口的經濟重擔」的歷史共業一樣。

從古迄今,出家眾人口比例之低從未逆轉人口爆炸走勢。基礎人口學最好列入各國基本通識教材,一勞永逸停止對出家事的慣性污名之餘,對香火文化、生育迷思、性別歧視打造的人生苦況也大有助益。

二、中譯佛經原文只稱「有人」,未指明這尊阿羅漢尊者的俗名。權名為K是個人對文豪卡夫卡致敬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