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18日 星期六

直來直往之當面關

寫文章哀怨不如當面講清楚

今天,小僧有重大突破。

佛子媽媽說小僧小,二十幾。剛讀完書那樣。
未來出家僧說小僧小,看不出來。

這次不寫字傾訴長得不好了。

我,釋見仙本人,終於當面對居士說了快二十年想說的話:「我知道。我知道看起來像大學畢業。跟我同年出生的居士今年生孫當阿嫲了。我知道我看起來很幼稚。」

有沒有嘟嘴不是重點。應該是嘟了。

一定有很強的怨念,對本人業障深重的怨念。

因為居士臉色突然OO了一下,開始請法……

打擊打不到這念心

「跟我同年出生的居士今年生孫當阿嫲了!」我以為這麼有份量的話語夠給居士好看了,知道小僧多老了吧?

沒想到,天才居士這麼出招:「我知道!我知道!現在有十七歲就當媽媽的,女兒十四歲就生了!」

本小僧很威儀地安靜心算數秒,沒抓狂。十七加十四等於三十一。什麼?講到這種地步也才值三十一?到底要怎麼講才有用?當阿祖?

逆境當順境用

這方面的刺激很容易挑起某種法師本能。把僧家看小?很好,勸持戒、勸出家、勸修行、廣談老年生涯規劃與老人發心選項,總之聚焦老人話題,如何?

慈悲心,菩提種,絕不會因為長得不好被看小生氣……不能生氣,不能生氣,不能為自己業障重長不好跟無辜大眾生無明氣……


2017年11月14日 星期二

鏡子

不少師兄弟說小僧像鏡子。鏡子,顧名思義,映照境界。出家前不會,出家後長期修中道實相觀後日益明顯。

實例說明:

以前愛長髮綁花樣的看到小僧就猜小僧以前愛長髮留長髮。以前跟男友同居的看到小僧就猜小僧出家前一堆男眾追。以前夫妻恩愛疼小孩的看到小僧就猜小僧是親生父母嬌寵的富家女。以前有什麼男女經驗看到小僧就把它投射到小僧身上說故事。當初婚姻出包的人說小僧天天哀怨。當初愛情幸福的人說小僧一定很受寵。清新可愛的說小僧天真。滄桑老成的說小僧油條。天地懸隔的想像,人人注視著自己。

換句話說,怎麼猜小僧就是間接說妳自己的人生給小僧聽。

讀部落格或直接問本人準一些。不準的差在語言系統的不完美或小僧表達能力欠佳。至於妳的人生,尤其妳的熱戀傷痕或男女恩怨,我會當成我心裏的秘密。畢竟這裏的底線是宗教師的職業道德。


2017年11月12日 星期日

半本書帖

致贈小朋友半本小書法帖,很歡喜。這一小步是小僧畢生書史的一大部。

書法是我一生的自卑。

祖父的書法信手拈來裱褙即上牆掛滿堂,常常被各方老爺爺、大伯大叔求字,打從小僧趴在舊報紙堆上練小楷開始我就一生抖個不停。一種似乎永遠達不到大人標準的自卑。告別高中以為就此揮別書法,出家後又再度面對書法課。手照抖,拿其他現代筆類再好的手遇到這個法門就失控。畫國畫好一些,寫字一定發抖。師父的字更勝祖父,在學院練字抖得更兇,一種拼一輩子也無法望其項背的無力。

今年開始不抖了。不是突然自信心無中生有,是台北詩歌節小筆記本不知為何安了心,止了抖。

有「心」的書法字有一個小小孩害羞手抖的身影呢。


2017年11月11日 星期六

西門町女鬼

很多年前當我還是個學生居士的時候,法師們十分信任我。她們出門辦事,老居士全在工作,我一個人代為顧守道場。這樣的日子司空見慣且陸陸續續為期數年之久,一邊學習佛法一邊擔任義工。

有一天一位從髮型、美指甲、美足甲、化妝、到全身裝束都新潮前衛、五顏六色的年輕女眾脫下高跟鞋慌張地闖進門求救。她說她是在西門町鬧區某家理容院上班的美髮小姐(我看一眼她那只會出現在女明星頭上的勁爆髮型,當下十分理解),店裏鬧鬼,怎麼辦?

老闆不管?

老闆一開始有管。

怎麼管?

掛八卦鏡,貼符咒,拜拜超度好兄弟,到宮廟求神。全都沒有用啊!

然後?

然後他就完全不管了,丟給我們。

然後?

然後本來只有我們幾個小姐會看到,尤其在晚班鏡子裏,慢慢不只我們,有的客人也一樣看得到!本來是晚上而已,時間愈來愈長,沒事就從樓梯上下來進店裏。最近太常出現,很多客人嚇跑了,我們只好關店。

她看來怎麼樣?

很生氣。會瞪人。不講話。

我是說外表。

頭髮很長,衣服很長。看不到腳……每次她出來就霧霧的……

是不是跟你們店裏有緣或跟你們老闆曾經很熟的人投胎當鬼?

不知道啊!我們有問老闆,老闆死都不講,店丟給我們顧就出去了!

諸位知不知道「花容失色」這四字成語寫得多好?那位被女鬼驚嚇到六神無主的理容院小姐就是最好的成語詮釋。全身裝扮得像一朵豔麗夏花,色彩鮮豔亮麗,獨獨一張俏麗的臉龐蒼白無血色。血液全往頭部與胃部上下位移去了。

可是,師父不在,老居士不在,我是這裏年紀最小的居士之一……

沒關係,沒關係,你看看有沒有什麼救急的辦法?

要不然請一部《金剛經》回店裏供著?鎮鬼。

供著?

妳肯誦更好。老闆心裏有數,他願意親自誦更好。

(男人啊。要不是他與當下現女鬼身的她在生前有瓜葛、有緣份、有交情、有認識,怎麼可能半點一般人遇鬼的標準反應都沒有,寧願放著關店連生意都不必做了?不肯講就是不方便講啊……)

鬼道本來就是六道輪迴之一。由於世間人類業報障礙與認知落差,一般而言,為免被六根相對鈍、現世沒有這方面體驗的大量人類污名化成瘋子、騙子、宗教狂、神經病,很多第一手處理過鬼神事件的僧俗二眾對外都刻意不提,就當沒這回事。眾人的嚴重歧視反應造成少數有遇鬼經驗的人不肯分享第一手經驗,這也是科學界縱使有心研究也難以下手取得有效個案採樣或研究素材的原因。

台北市大量高階公務員佛弟子老居士也一樣。有什麼修行體證、真參實修、消業轉業、感應道交經驗在志同道合的佛子圈分享交流,對外三緘其口。別說外道謗佛,人生經驗有限者本來就習慣污名化自己人生經驗範圍以外不可理解的事件。歧視有很多壞處,截斷大量人生經驗傳承與限縮人生視野也是。


2017年11月9日 星期四

顛倒妄想:外遇妄想症與戀愛妄想症

居士談到最近很紅的名人新聞事件,小僧補充一項心理學常識:外遇妄想症與戀愛妄想症。

由於個人家庭不幸,從對岸到此岸上溯代代都夫妻不合,再加上童年夾處在婚姻問題嚴重的家父與後母之間,小僧至少國中時代就開始大量閱讀大專心理系所課本,很早就知道人類有很多妄想症。

緣起是後母長期質疑酒醉外宿的家父外遇。先是要求我常常跟應酬,既而要求我替她買安眠藥自殺又不敢,夜夜哭鬧爭執離婚常把我驚醒,幾年鬧下來亮出離婚證書,家父不耐煩真的簽字,她反而痛哭到處向外人傾訴家庭不幸,根本不敢簽字。所有熟識家父的長輩都篤定向我打包票家父「絕對不會是外遇者,他不是那種人」,他們長期旁觀他們的婚姻問題束手無策,但後母不信。

長期質疑丈夫通姦外遇的婦人往往會把心理壓力發洩在毆打子女身上,偏愛長相像自己的,憎恨長相像丈夫的,一邊撐有名無實的婚姻,一邊長期打罵長相酷似丈夫的小孩出氣。這種行為模式在台灣很普遍,不信大家問問。

真相之一一直等到我成年後才知道。他們新婚之夜前一晚姑姑按習俗壓床,半夜親眼看見我自殺身亡的生母現鬼身。婚後丈夫常買醉不歸,我又長期見鬼收驚,全家族憑阿Q精神與集體謊言撐日子,造成他們一輩子婚姻不幸。根本不是什麼外遇,只是家父心裏有另外一個女人而已,而且不是活人。為香火不為愛情結婚,假結婚的香火悲劇。我也被波及,童年不斷被「好可惜,為什麼你不是男的?」這樣指責我生錯性別。

總之兩舌敗家。對父嫌女不孝,對女嫌父通姦,兩頭壞話說盡,分散三地。最有道德勇氣的第一人是我的小學同學。她天天看我手腳一堆新傷舊傷家暴傷痕,直接問我:「你後母是不是有精神病?」

外遇妄想症、戀愛妄想症是心理疾病,嚴重者會讓婚姻、家庭破裂或人際關係全面扭曲且波及大量外人。當事配偶不論如何自清,有外遇妄想症的配偶不予採信。萬一家族成員都是人際圈很小、婚戀經驗單純、很少大規模處理問題家庭個案的一般家人,甚至災情會波及大量外人。最慘的情況是無辜配偶被長期懷疑到動怒,氣到原本沒外遇的故意去外遇或直接提離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