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1月18日 星期日

佛典故事:好野人 The Rich Guy

兩個商人好友結伴遠行經商,短短幾天就大賺一票。發了財還沒來得及享受,其中一個商人就不幸病倒了。他的病情實在太嚴重,為了治病花光所有老本積蓄,辛苦賺來的收入也花個精光。富人被重病折磨成窮人,生活無比痛苦。

明知好友為重病傾家蕩產、家道中落,另一個平安健康的商人卻毫無感覺,回到故鄉滿腹牢騷:「哎,根本沒賺夠!賺那一點點小錢算什麼?」家人白天聽他抱怨,晚上聽他訴苦,日日夜夜哀嘆出門沒賺到大錢,實在聽不下去了:「你怎麼一點知足感恩的心都沒有啊?你身體健康平安回家,為什麼拼命埋怨出一趟遠門沒賺到錢?生命難道不是世間最可貴的財富嗎?」

平安健康不是世間第一利嗎?


原典出處:《出曜經 泥洹品》


-修行筆記-

一、《出曜經》云:「無病第一利者,世多有人宿少疹患,皆由前世報應之果。」多病短命由殺業中來,病人如何知因識果甘心甘受都無冤訴?

二、身體健康、保全性命為何是第一利益?


2018年11月17日 星期六

佛典故事:虎食 Tiger Food

時值太平盛世,世界上有一個國力強盛、社會安定、民風良善、無有怨敵、善王出世領眾的好國家,國王摩訶羅陀王以王福王德支持善法流布,召感善良世道的優良因緣。身為福德兼具的好國王,他愛民也愛子,對三個王兒百般照顧呵護,衣食住行樣樣盡善盡美。享受國境中的上流資源是高階王族的階級傳統,三個小王子自幼吃遍山珍海味,從來不曾嘗過飢餓的滋味。

這天,小王子三兄弟結伴出遊,來到一座空山大竹林。

大王子:「不知為何,我今天心裏有種說不上所以然的恐懼感。難道是林地裏會發生什麼意外損害?」

二王子:「我也心情不太好。可是,我不是為我自己擔心,只是覺得愛別離令人憂愁難受!」

三王子聽兩個哥哥表達的全是負面情緒,頗不以為然:「我今天來到這裏心情愉快,無憂無慮十分開心。你們看,這座山空靈、寂靜、悠閒,是個連神仙都讚嘆的妙境寶地,氣氛多麼平安快樂!」

是嗎?

向前再走幾步,命運就全變了。

「哇,有老虎!」大王子嚇一大跳。

「真的!好瘦的老虎……而且是一頭母老虎!你們看,她剛生完七隻小老虎,又累又餓沒力氣……」二王子仔細觀察。

「……」三王子不斷沉默思考。

大王子:「奇怪,這隻母虎生完七隻小老虎就守在牠們身邊餵奶不出門覓食,要是餓到極點喪失理智的話,恐怕會直接把小老虎吃掉吧?」他不相信虎毒不食子那種鬼話。自古連人類的父母都會為了在亂世求生不惜自生自殺自食用親生子女的人肉充飢,畜牲道哪可能具有絕對無我無私、捨己為幼的親情?

「骨肉相殘太可怕了!」二王子深有同感。

三王子:「老虎平常都吃什麼?」他想當下解決問題。

「老虎是一種肉食性猛獸,平常靠獵殺比牠弱小的動物維生,吃生肉片搭配鮮血。」大王子跟小王子說明。

三王子:「哥哥,你們有誰可以送食物給牠?」

「什麼?送食物給那頭母老虎?」二王子不禁大叫:「她已經餓到皮包骨,眼看就快要餓死了,哪有體力親自外出獵食?縱使好心送虎食給她,她也不見得救得活!誰要為那種兇猛野獸冒險打獵覓食?」

「哎,難啊!世間最難捨離的就是自己的色身。」大王子有感而發。當然,他心裏並沒有叫二弟自我犧牲、冒險犯難代為出獵的意思,只是愛講大道理。

二王子:「哎,對呀。我們就是貪愛色身、生命,捨不得,沒智慧,大驚小怪又怕死。如果是菩薩的話,起大悲心利益一切眾生,為動物棄捨身命一點都不困難吧?」他心裏想的是打獵取肉的可能性。打獵本身就是可能會危及獵人本身性命安全的危險活動。他也沒有發言誘導大哥捨命出獵的意思,只是愛談道德知識。

本來就心情不好的兄弟倆撞見餓得半死不活的八隻野老虎以後心情加倍惡劣,長噓短嘆、交談一番以後默默觀察牠們良久,最後示意最小的幼弟一起動身回宮。

夕照歸途,三王子不斷反覆思考哥哥的對話,關於「犧牲」與「利他」。不過,他的起心動念方向不太一樣:哥哥們想的是獵殺其他動物權充虎食的可能性,他想的是捐捨自己的人肉提供虎食的可行性。「我犧牲生命的時機成熟了!為什麼呢?我從出生以來從來沒有好好使用過我的身體!為了愛護身體,給住、給穿、給吃、給睡、給藥、給車、給養生、給滿足,最後還不是恩將仇報一定會無常、敗壞、老死!我對身體這麼好,身體並不會一直保持堅固強壯!身體對我有什麼利益可言呢?身體難道不就像盜賊、廁所一樣令人厭惡嗎?我倒不如用這具身體造無上功德業,為眾生在生死海中當一座大橋樑!這種身體有什麼值得貪戀?一點都不可靠嘛!流癰、長疽、生病、大便、小便、長蟲,噁心得要命,還不就是筋脈相纏、血液流淌、骨肉內臟塞在一塊的混亂組合而已嗎?我愈想愈反感,愈觀察愈討厭,肉身根本一無是處,應該捨掉!我要追求寂滅涅槃,永離生死憂患,常樂我淨越諸塵累,具足無量禪定智慧功德,成就百福莊嚴微妙法身,讓十方諸佛讚嘆!我要親證法身,帶給無量眾生法樂!我志向已定,問題是哥哥們恐怕不會贊成吧!他們一定會盡全力阻止我……」他的考慮是正確的。正常人不會為動物捨命冒險,更不會認同人類捐出新鮮人肉餵養其他動物,手足情深的哥哥絕對不願意為了幾隻狹路相逢的野生動物讓寶貝弟弟送命。

「哥哥,你們先跟大臣、隨從、侍衛們回宮,我留下來走走。」大王子、二王子一聽,心裏馬上升起萬分不祥的預感。這個小弟一向有個性,他想一個人留在竹林裏做什麼?

「哦,那你別逗留太久,天黑以前要回宮哦。」哥哥們叮嚀。

「嗯。」三王子漫應著。

三王子目送兄長離去的背影,獨自折返餓虎巢穴。他脫下衣服掛上竹枝,對空發誓:「我為了利益眾生證無上道,志求菩提成佛種智,度脫三界眾生滅除生死怖畏煩惱,大慈大悲難捨能捨,決定布施身體當老虎的食物!願我往生以後所留下的舍利直到未來幾大劫後還能為法界眾生廣行佛事!」

發完誓,全身脫光的三王子就躺平了。結果?沒事!他光溜溜地躺了大半天沒動靜,開眼一看,餓虎一家八口還是攤軟在原地喘氣!「原來如此!已經餓到連路也走不動了,哪有可能衝過來把我咬死吃掉?」三王子嘆了一口氣,從地上爬起來折下一段乾竹枝自刎,脖子上的傷口鮮血直流。確定失血過多必死無疑以後,他才慢慢走向母老虎,在她面前就地躺下。

這一躺,大地震了,天空下起花雨。花雨當空,依稀還能聽見天人在空中唱歌的輕亮聲音。天人與畜牲之間躺著自殺身亡的三王子的身軀,為成佛道自願奉獻的美味新鮮虎食。連日捱餓的母老虎聞到血腥味不管三七二十一張嘴就吃,把小王子連血帶肉吃得一乾二淨。

「地震了!」大王子在半路上突然覺察。「這場大地震太不尋常了。你看,天空下起了花雨,處處天樂,一定是小弟發菩薩心把他自己當成食物送給老虎吃了!」

「那隻生下七隻幼虎的飢餓母虎性命垂危,一定是我家小弟稟性慈悲,不忍心牠們一家八口活活餓死,最後捨棄人命搶救虎命去了!」二王子也有一樣的不祥直覺。

兄弟倆對望一眼開始痛哭,折返原地。他們目覩的一切全是傷心:弟弟華麗的宮廷衣裳整齊地高掛在竹枝上,用來自刎的小竹枝扔在地上,血跡斑斑從林地一路延伸到虎穴洞口,地面上空留他烏黑的長髮、慘白的遺骨、小片的指甲。受不了幼弟慘死虎口這麼巨大的生死打擊,兄弟倆雙雙跌坐在小弟的遺骸上昏倒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他們醒來忍不住仰天嚎哭:「我家的小弟從小才智過人,父母特別寵愛,怎麼會跑去以身飼虎呢?今天我們回到王宮要如何面對父母?我們拿什麼向父母交待?寧願今天死的是我們!誰忍心看最親愛的弟弟的屍體?天下有誰捨得?我們有什麼臉回去跟父母妻子眷屬朋友知識百姓說明悲劇事件始末?」然而哭泣何用?再傷再痛,大王子、二王子還是不得不動身啟程回宮!在林外等待的侍從們發現只有大王子、二王子哭喪著臉回來,個個納悶不已。「奇怪了,我們的小主人呢?」

王宮裏還有另一個比兄弟倆更悲痛、比侍從更迷惘的人:亡者的母親。

在王宮等待的王妃原本在午休,被一場大惡夢驚醒。她夢見乳房被割掉、牙齒自動掉落,懷裏三隻小鴿子當中最小的一隻被老鷹抓去吃得一乾二淨。半夢半醒之間地動山搖發生罕見的大地震,讓她的心加倍惶惑不安。這種言語難以形容的哀慟就像是母喪愛子!她發現乳房突然分泌出乳汁,四肢劇痛不已,立刻進宮找丈夫問個究竟,求國王調派人馬出宮尋子。身心強烈不適讓她難以承受,話才說完就不支倒地。

「急報!」屬下飛奔而入,向倒在地上、滿臉淚痕的王妃報告:「負責維安的人員說到處找不到三王子!」

「嗚……」王妃一聽哀泣不已,「大王您聽,手下說小兒子不見了!」

「怎麼會這樣?我最疼愛的小兒子怎麼會不見了?」國王也愁眉不展。

「大王,小兒子到底是死是活?」王妃氣若游絲。「可惜我這個夭兒長相最好,怎麼說走就走、捨我而去?為什麼死的不是我?如果我先死了,豈不是就不必遭逢喪子之痛?我心愛的兒子啊,你像蓮華一樣清淨無染,是誰毀壞了你的身體,讓你死無全屍?難道是我宿世造了大惡業,累劫仇怨挾恨報復故意來殺害你嗎?我最疼愛的小兒子啊,你的面容像滿月一樣明亮,怎麼會遇到如此黑暗的惡緣?為何你會惹禍上身?寧願是我死,是我粉身碎骨,我也不希望我的愛兒喪身失命!惡夢已經警告我業報現前,誰受得了這種痛苦?夢兆如此,牙齒崩落,乳汁自流,一定是你往生了!夢裏三隻小鴿子被飛鷹奪走一隻,一定是三個兒子當中有一個先死了!」

「哎,妳何苦?」國王強忍悲傷,安慰哭倒在地的王妃。「我會派大臣去找,妳別擔心。我也會親自率眾門找人。」

王室裏上至國王、王妃、大臣,下至眷屬、部從、侍者、僕役全都哭成一團,消息很快傳入民間。老百姓一聽說是最可愛討喜的小王子失蹤都很驚訝:「三王子是活是死?他言語溫和,大家都喜歡,以後恐怕見不到面了!」大家議論紛紛的當下,只見國王親自出馬尋找愛子,一臉心煩意亂。遠處從竹林的方向跑來一個渾身污垢、灰頭土臉的信使,似乎是回報了什麼不幸的消息,讓國王當場仰天痛哭。

「國王,請節哀!請國王別太悲傷,還有其他王子健在,等一下就會回來親自拜見國王!」又一個大臣來報。

「大王,您……」另一個大臣趕回來,欲言又止。「大王,三王子確定往生了,但是另外兩位王子一切平安,只是看起來十分疲倦、憔悴而已。聽說三王子同情母虎新產不久捱餓虛弱,怕牠情急之下生啖幼虎,發無上弘誓說盡未來世要度盡眾生、證成菩提,直接捨身餵虎了!母虎為飢餓所逼,眼見三王子投身為食張嘴就吃了,吃得乾乾淨淨只剩下骨頭散落在地……哎……」

講這些細節雖說是為臣盡忠盡責,但是對一個喪子的傷心父親來說實在太超過了!國王聽到這裏只覺天旋地轉失去重力,直接昏死過去。眾臣一番手忙腳亂灑水按摩把國王叫醒,只見他睜眼就是仰天痛哭,呼天搶地。

「大王,終於找到大王子、二王子了!他們在竹林裏哭,看到微臣就昏倒了!微臣灑水把他們叫醒,一醒來憂火攻心,邊哭邊讚歎小王子的人品與功德!」完成尋人任務的大臣非常激動。

「是嗎?他們平安沒事嗎?」國王救不了幼子,父性仍十分堅強。「就算最疼愛的小兒子往生了,我還要保護兩個大兒子。萬一他們傷心過度喪命就不好了。現在我應該立刻趕到竹林裏把他們接回宮,一方面安慰他們,另一方面也安撫王妃!她痛失愛兒,肝腸寸斷,隨時都可能心碎而亡;如果看到兩個兒子平安歸來,說不定還可以保住她的性命!」

國王擦乾臉上的淚水,翻身爬上象背一路騎向竹林,與侍從們一起把大王子、二王子接回宮。兄弟倆看見父親也說不出話,只是不停地痛哭吶喊小弟的名字。國王再也忍不住心中的傷痛,衝上前一把抱住兩個哭到失魂落魄、六神無主的兒子:「來,我們回家!」


原典出處:《金光明經 捨身品》


-修行筆記-

一、佛告樹神:「汝今當知,爾時王子,摩訶薩埵,捨身飼虎,今我身是;爾時大王,摩訶羅陀,於今父王,輸頭檀是;爾時王妃,今摩耶是;第一王子,今彌勒是;第二王子,今調達是;爾時虎者,今瞿夷是;時虎七子,今五比丘,及舍利弗,目犍連是。」《金光明經 捨身品》

二、捨身餵虎是否構成「以布施肉體生命餵食猛獸、救活幼獸為利他目標的自殺行為」?在公益、天災、人禍、急難、突發事故中捨身救人而自願犧牲自殺者往生後受何果報?佛經公案如何多元呈現不同自殺態樣及自殺行為的種種迥異因果?佛教經典原文、義理、公案、故事與坊間自殺防制流通小冊對自殺因果的詮釋與解讀有何差異?

三、雖然現實人生並不少見,喪子喪女事件的悲傷輔導資源極少,尤其在民風封閉的台灣,流行歌頌香火傳承卻對父母子女生離死別的常見無常生死離別之苦避而不談。專業的輔導、諮商、治療、送行、喪事、心理重建、生活重整的人生工程有沒有可能系統性納入社會安全網?「白髮人送黑髮人」做為喪慟最深的悲傷類型之一,如何提供全面完善的悲傷處理?

四、身體不完美是大眾皆知的現實,生老病死苦聚。生死的意義何在?

五、人權與動物權的法位階爭議、入憲爭議、法益衝突何在?

六、死亡的現實是活人從出生開始就要承擔一生的壓力,不論面對自己、他人、家人至親的死亡對一般人而言都是龐大的生死議題。生死學系統與醫學、社福系統如何整合以因應?如何處理死亡帶來的生活與心理衝擊,他癒或自癒?


2018年11月14日 星期三

修行

人前為惡,以善滅之,是照世間,如月雲消。
人前為惡,以善滅之,世間愛著,念空其義。
少壯捨家,盛修佛教,是照世間,如月雲消。
少壯捨家,盛修佛教,世間愛著,念空其義。
生不施惱,死而不慼,是見道悍,應中勿憂。
生不施惱,死而不慼,是見道悍,在親獨明。
斷濁黑法,學惟清白,渡淵不反,棄猗行止,
不復染樂,欲斷無憂。

《出曜經 雜品》



2018年11月13日 星期二

性平教育防堵「無知型性騷擾」

就教育論教育,學童從小就認清現實是為了避免他們長大因為無知或認同混亂去加害別人、騷擾別人。

最會騷擾同性的不是正常的、認知正確、在世俗同性戀世界裏有身價的同性戀者,而是不正常的、認知混亂的、在異性戀世界裏吃不開的失敗異性戀。我遇過很多個那類有嚴重身心問題的女異性戀者(身份含僧俗二種),她們貌醜、條件差、遇人不淑、情場不順,人生花四五十年應付通姦的丈夫、暴力毆打的男友、永遠不會娶她的變心男友、娶了親姐姐的姐夫等等,甚至為不同男人墮過幾次胎,最後走投無路或異想天開把注意力轉移到同性身上,轉而騷擾同性或糾纏女眾法師。

她們是百分之百的異性戀者,不然不會浪費幾十年追逐男色或不斷與男眾行淫墮胎,不斷嘗試與生理男性建立染污關係。但是,由於教育系統早期不教性教育或內容貧乏,她們出於沒知識或沒常識老來豁出去了就會亂來。小僧遇過很多個那類有嚴重心理問題的異性戀女性,有幾個共通點:

一、容貌醜或外相不佳,在世俗異性戀中找不到條件好的男朋友或丈夫。

二、曾有過品質很差的兩性經驗。

三、以前一直兩性關係受挫,年紀大了臉皮厚了轉而騷擾她們認知上條件好的同性對象。

四、鎖定騷擾對象以後一邊糾纏一邊探問對象私事,一邊不斷自稱是同性戀或不斷問對方「你覺得我是不是同性戀」。

五、居心不良,不斷追問小僧的俗家背景,甚至單刀直入追問家父的身份與財務能力,或吵著要與小僧住提議要小僧「養」她。

我認為異性戀家長要認清現實。同志教育很重要,至少要防堵一大群在異性戀世界裏兩性關係長期受挫的問題異性戀者在老醜以後變成假稱同性戀或謊稱同性戀到處騷擾僧眾、騷擾俗人的問題人物,危害社會國家又妨礙修行人過正常的修行生活。想想看,那群年紀在五十歲上下的老女眾可以墮完幾個胎、前前後後與數個男性建立性關係、經歷大量世俗兩性經驗以後還搞不清楚狀況到處自稱是同性戀騷擾對世俗同性戀關係沒有半點興趣的正常法師,是不是代表台灣早期的性教育全盤失敗?我們的老年公民連她們自己的性傾向都搞不懂,到老還心識混亂四處騷擾別人。

為了避免更多對情慾關係沒興趣的僧俗二眾被問題人物糾纏騷擾,我認為國家要主導有國際水準的性權教育、平權教育、性別教育,不要再讓國民混亂無知、認同錯亂到處害人。


佛典故事:魚的報恩 The Fish Returns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個三代同堂的動物友善之家,全家都喜愛動物、保護動物、稟性和善。白手起家的是一代大長者,年紀大就退休了。接棒當家的是第二代長者子,名叫「流水」。流水長者子娶了美名為「水空龍藏」的嬌妻,夫妻婚後生下兩個兒子是為第三代,名字分別叫做「水空」、「水藏」。

「兒子們,今天跟爸爸一起出門吧!」長者子提議。

「好哦!」水空、水藏立刻同意。

「先進城走走?」長者子詢問兒子的意見。

「我們先在城裏逛逛,再到郊外看野生動物!」水空、水藏說出心裏的想法。

「呵,那麼,出發吧!」長者子心情相當好。

父子三人行一路說說笑笑,按原訂計畫到郊外看野生動物。這一看,苖頭不太對!怎麼會有一大群嘴邊沾著血肉殘跡的老虎、野狼、狐狸、野犬、野鳥拼命朝同一個方向狂奔而去?

「爸爸,太奇怪了!」兩個兒子從小觀察動物長大,對動物行為模式很有概念,覺得野獸行為異常一定是出事了。

長者子心想,實在是怪怪的!整群野生動物怎麼會一起朝那裏跑?一定出事了!「我們跟在牠們背後觀察看看,先了解狀況!」他示意兒子們一起行動。父子三人悄悄尾隨在趕路的野獸群身後,一路跟到一個正值枯水期的大池塘。池塘水位低到不能再低,池塘裏的魚族無處可躲,眼看就要被趁旱打劫的群獸們吃光了……

「可憐哪,種族滅絕!」流水長者子悲憫之情油然而生。

「爸爸,魚快被吃光了!」兒子們似乎也很同情脆弱魚族的不幸遭遇。

此時此刻,人究竟應不應該介入畜牲道的愚痴相殺食啖惡業輪迴?人還在思考,駐守在池塘邊、專責管轄這一大片野生動物生活區的樹神開口說話了。「很好,很好,等了這麼久終於有愛護動物的善心人士來了!這裏的魚族實在好可憐,你怎麼不幫他們送水?你的名字叫做流水,以名召德至少有兩層意義:第一可以暢流水資源,第二可以布施水資源!這是你實踐你的本名實義的大好良機!」神畢竟是神,不但自動獲悉人類的名字,還能依據名字勸善行德。

「樹神您好。請教一下,大池塘裏總共還剩幾隻魚?」流水長者子認真請教樹神。解決問題的前提就是要先了解問題。

「本來很多,進入枯水期以後長期被野獸攻擊、屠殺、分食,現在約莫只剩下一萬隻左右了……」

「真可憐!」

一神三人站在巨大的池塘邊對話,字字句句全被掙扎求生的魚族聽見了。一萬隻倖存苟活的魚遊來遊去躲避野獸的無情攻擊,用依戀、依賴、依靠的眼光追逐在岸上走來走去的流水長者子,像在無聲地哀求:「救救我們!」

像沒有聲音卻撕心裂肺的SOS。

問題的源頭在哪?長者子帶著兩個兒子到處找水,偏偏就是找不到。眼下救急,一時找不到水,先降低池水減少的速度吧?他們蒐集大量樹枝、樹葉到池邊遮擋日光以爭取時間,再動身出發尋找水源。父子三人走著走著終於找到最近的水源了,是一條大河。大河明明就在附近,河水為什麼流不進大池裏呢?原來附近有個小漁村,住的全是漁民。他們為方便補抓大池的魚族而故意在大河的上游動手腳中斷水源,讓河水無法順利流進大池,打算讓池水乾涸到底一網打盡,完全沒有永續經營的保育概念。父子三人找到大池塘異常乾涸的主要原因,攀上懸崖仔細探勘,仔細評估斷水工程的嚴重程度。依人為破壞與惡意斷水的既成狀態,縱使召集成百上千水利工人來施工也要至少花上三個月才能恢復供水,遲水救不了急魚!

這是一宗大工程!一千名專業水利工程人員施工要耗費足足三個月工期的大工程光憑我們父子三人怎麼有可能快速完工?再拖下去,整池魚真的會死光!事不宜遲,流水長者子發現事態嚴重,馬上帶著兩個兒子朝王宮出發,入宮請命。這是件大事,務必當面請求國王參與、支持這項動保、水保、環保三保一體的重大行動!

「大王,小民有重要的大事要向大王報告!」流水長者子恭敬地合掌請願:「小民平常熱心公益,經常為本國國民醫治種種疾病。今天出門發現郊外的大池塘嚴重枯竭,一萬隻魚即將活活被烈日晒死!大王,求您派出二十頭王家大象借給小民,讓牠們協助運水、加水、恢復大地塘的正常水位,保全魚族的性命!小民熱愛生命,不只平常行醫救人活命,也很想解救池塘的魚!」

「好,就照你的意思去做。大臣啊,你快去調派二十頭大象給他!」國王一向善待善良百姓,對行醫助人有功的長者子當然加倍禮遇,助成善法。

「流水長者子,請跟我到王家象厩裏隨意挑選王家大象,讓牠們協助你進行救護水族的動物保育工作吧!」大臣爽快帶路,很快就把二十頭猛象集結出發。

接下來就是人象合作的事了。父子三人帶領二十頭訓練有素的大象往返在大河與大池之間,用借來的繩索皮囊快速運水,終於搶在魚族被晒死之前把池水灌滿,成功保全魚族的性命。父子三人沿著池岸巡視,發現一萬隻魚非但不游回池底還留在水面跟著岸上人影來來去去。

「你們看,魚為何一直跟著我們呢?一定是餓太久了!池塘長期缺水就沒辦法生產充裕的食物,牠們必定飢火難耐才苦苦相求。我們來替牠們想辦法;你們選一頭最強壯的大象帶回家,跟祖父報告,請祖父把家裏所有的現成食物都裝到大象身上運過來,連父母、妻子、奴婢的份也一併帶過來,事不宜遲!」

「好哦!」水空、水藏乖乖照爸爸交待把大象帶回家,向祖父說明事件始末再運送大量食物回到池邊。父子三人一頓忙碌手忙腳亂,終於把整池餓得半死的魚族給餵飽了。肚子吃飽就好了嗎?魚生的意義只是這樣而已嗎?當然不是!

身為資深動保人士,流水長者子的想法、做法都出人一格。他心想:「我這輩子布施魚食,下輩子要布施法食。以前我曾聽一位比丘師父開示過,眾生臨命終時如果親聞寶勝如來德名就會轉生天上。我看我也不必等下輩子,當下就為魚族講說十二因緣與寶勝佛名吧!人類當中有的深信大乘佛法有的毀謗三寶完全不信,這群魚族應該沒有人類的謗法毛病。我就直接走到池塘裏跟牠們說佛法好了!」

流水長者子把心裏的想法跟兒子們說明一遍,兒子們一致同意爸爸的佛法開示點子非常好。父子三人有志一同捲起褲管入水開講,向一萬隻魚開示甚深法要與如來德號事畢便心滿意足地回家了。父子三人很有成就感,大方揪團開慶功宴,一屋賓客吃飽喝足全都醉倒了。眾人醉臥不省人事的子夜突然發生一場大地震,遠在郊外池塘裏的一萬隻魚同時往生,當場集體投胎到忉利天上當了天人。

「我們怎麼變天人了?」有神通的天人當然也有宿命通,全體記得上一秒還在池塘裏半死不活好可憐地當受苦受難的「環境難魚」。

「對啊,為什麼突然投胎到忉利天?」魚轉天身的一萬個天人覺得怪怪的。

「一定是他!長者子!以前我們當魚的時候,流水長者子為了愛動物搶救我們的命,給我們水又給我們食物,最後還給我們開示佛法!一定是因為我們往生前聽經聞法又認真信受十二因緣與寶勝如來德號,藉此緣起才有福德轉世當天人!依我看,知恩報恩一定要回人間向流水長者子供養!」

天人的報恩當然是動用天界級的寶貝。人間的流水者長子(也就是醫生世家三代同堂的當家二代)此時此刻還在屋子裏倒著睡大頭覺,一萬個天人就突然午夜下凡了。他們悄悄地把一串由一萬顆真珠串成的天堂級瓔珞放在他枕邊,一串放腳邊,一串放右手邊,一串放左手邊,再灑下大量天界鮮花淹過他的膝蓋。珠寶、鮮花排場佈置妥當後,一萬天人再一起大奏天樂吵醒他。以前困在水底當魚沒辦法唱歌,現在當天人飛來飛去愛怎麼唱就怎麼唱!脫離三惡道當天人真爽!

「天……天人?天人演唱會?不會吧?」整個國家都被這一萬個天人天樂天歌遍星空的子夜音樂會給吵醒了,當然也包括在慶功宴喝到爛醉的流水長者子一行人等。他睜眼一看,只見一萬個天人密密麻麻地在夜空月色裏自在飛行,從天界飄落無數美麗的香花。他們從流水長者子的家宅開始灑花,一路灑到遠在郊外的大池塘,再從池畔緩緩升天返歸天宮,從此安份守己地開始過享受天堂五欲的天人生活。

一萬個天人下凡開天樂音樂會又瘋狂散花的驚人之舉當然連國王都知道了,他也一樣半夜被吵醒!「大臣啊,你昨天有沒有醒來?到處都一片光明哪!」國王第二天一大清早就把大臣叫來問話。

大臣消息靈通,昨天半夜早有預感會被國王諮詢,早就探聽清楚了。「大王啊,不只聲光特效開音樂會!聽說有一萬個天人跑去流水長者子家裏拜訪,留下四串人間絕無僅有的真珠瓔珞,還灑了他滿屋子的花!」

聽到這裏,國王兩眼都發直了。「你快去,傳他進宮。」大臣立刻出門把幸運的、愛動物的、被天人大駕光臨的長者子給請來了。

「聽說你家昨天半夜現了一堆瑞相,天樂,天歌,天光,天花。緣起是什麼?」國王非常感興趣。

「應該是半夜大地震讓一萬隻魚往生了吧。應該是牠們聽經聞法轉生天人。」長者子很有把握地回答。

「是嗎?來人哪,去查證!」國王下令。

這種事派誰好呢?當然是昨天熱心幫忙的水空、水藏!兄弟倆一起回到池塘邊,發現池面堆積著來自天界的稀有香花,在鮮花間仰天翻肚、魚命嗚呼的正是父子三人昨天拼命搶救的可憐魚族。一隻不剩,集體往生!

「報告爸爸,魚全部往生了!」水空、水藏回報。

「報告大王,魚全部往生了!」流水長者子回報。

「果真是牠們順利轉世當天人嗎?太好了,哈哈!」國王發覺自己促成一件好事善報也非常歡喜!


原典出處:《金光明經 流水長者子品》


-修行筆記-

一、佛告樹神:「爾時流水長者子,於天自在光王國內,治一切眾生無量苦患已,令其身體平復如本,受諸快樂;以病除故多設福業,修行布施,尊重恭敬是長者子,作如是言:『善哉長者!能大增長福德之事,能益眾生無量壽命,汝今真是大醫之王,善治眾生無量重病,必是菩薩善解方藥。』」《金光明經 流水長者子品》

二、爾時世尊,告道場菩提樹神:「善女天!欲知爾時流水長者子,今我身是;長子水空,今羅睺羅是;次子水藏,今阿難是;時十千魚者,今十千天子是。是故我今為其授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記。爾時樹神現半身者,今汝身是。」《金光明經 流水長者子品》

三、地球畜牲道食物鏈日以繼夜相殺相食的互相殘殺吞食行為究竟「正常」或「不正常」?若謂正常,所有力足以害人的動物侵害人類長幼生命的殺行是否全部正常、了無法律責任、不必追究亦無庸處理?若謂不正常,人類建立大量屠殺生靈的事業、為食而殺的殺生飲食文化正當性又何在?夾處於天道與畜牲道之間,心靈的神性與肉體的畜牲性夾雜並存的人類何去何從?

四、陸海空三種動物生態當中以業報受困於水的水族最脆弱,最容易因為互殺互食及受其他高階食物鏈動物(例如人類)追殺而滅族絕種。人類因貪食吻仔魚、不當違法獵補、量產海洋垃圾與水污染而嚴重衝擊水族的品類與數量,晚近才後知後覺地恐懼海鮮食材中斷而進行以永續殺食為目的的保護水族行為。為屠殺取食而有條件保護動物的手段有什麼問題?身為全球獵殺動物最兇殘的禍首的人類一族在逼大量物種絕種、絕跡之後造成人族本身何等生存危機?

五、魚族受人族之恩,轉世生天後回人間報恩。若然,魚族受人族之仇而冤死,轉世後會不會回人間報仇?魚族含恨轉世為人,以人身屠殺人族、自種相殘以報命債又如何?

六、日常生活當中有哪些動物報恩的實例?

七、凡受生者必當有死。往生前,我們應該做好哪些身心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