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1月16日 星期六

淫業,殺業:雙焦

不該吵成宗教議題的吵成宗教議題,異國某些偏激教派的在家信眾(以過異性戀淫欲生活為主)便上網開罵:「佛教支持同性戀!」諸如此類的宗教謾罵嚴重失焦。嚴格說來,也是雙焦,沒有交集。一方重點在淫業,另一方重點在殺業。

在家眾,尤其是本身未斷淫欲生活的在家眾,為了守護自己本身的性價值、性嗜好、性活動,基於異性戀本位主義而聚眾攻擊同性戀族群是很常見的事情,全球皆如此,台灣也一樣,都以歧視壓迫異己為常態。

不歧視同志族群,接納同志族群,真誠包容並接納同志族群的人,不論是否出家或有無信仰或信仰何宗何派,立意都不在於淫欲本位思考,而在於反歧視、反壓迫、與反殺業。

反歧視者,同樣是淫欲,一樣是造淫業,世間有誰的淫欲比別人的淫欲高貴?反壓迫者,一樣不是聖人,一樣無法離欲,為何基於淫欲本位鄙視某些人類為次等公民?反殺業更是重點中的重點:弱勢族群在人權保障上被惡意排擠及長期打壓,在家庭、學校、職場、社會上容易遭受言行暴力及霸凌攻擊,就算有幸沒被他人因歧視殺害而往生,在長期身心飽受折磨、不公平社會待遇、及多重歧視壓力下著手自殺者比例高得驚人。該類「歧視型自殺」又以同志兒少等年輕世代為高危險群──小孩子不像大人磨大半輩子已經磨出忍耐負面言行的忍耐度又懂得自我調適,很容易為了無法忍受惡質歧視文化所造成的種種心理壓力或現實不當待遇而著手自殺。

人類不值得為了守護一點點自己的淫習淫根淫欲而逼迫弱勢人口死亡,不論是死在自殺或他殺。成人更沒有理由為堅執成人本身的淫欲立場而逼死大量同志兒少。有必要為情欲習染執著、為一點點個人的性偏好或性立場而逼死別人(尤其是兒童或青少年)嗎?淫欲這件與畜牲道習染一模一樣的動物本能有偉大到能合理化同性戀歧視所衍生的各類殺業或霸凌事件嗎?

不歧視且真誠接納同志族群者有個基本好處,不用擔心全球各國哪個同性戀者被殺害霸凌或被歧視到自殺身亡的殺業是自己的共業責任──不參與、不附合、不宣傳、不鼓勵、不支持歧視共業,不盲從主流歧視文化,則主流歧視共業衍生的所有大小殺業或加害共業就沒份。

至於萬分堅持歧視立場又在生活中宣傳歧視觀點者,只要全球有任何一個同性戀者因為歧視、霸凌、恐同式謀殺等惡質文化共業因緣而受害、受傷、或死亡(含他殺及自殺),就要擔殺業或惡緣方面的共業。既然力挺歧視文化,就要為全球所有因歧視而死亡或受害的同志群族的遇難事件個案負責,承擔共業。

有淫欲情愛就有相對的敵意憎恨,世間法是相對的。淫業本來就不是好事,有淫欲則助長其他煩惱無明,眾生很容易為淫欲增長仇恨,此為顯例。異性戀對同性戀的仇恨敵意歧視本來就證明情愛淫欲是一件長養憎恨無明的大壞事,淫欲即惡法──同時長養眾生淫業及殺業、讓眾生為淫欲習染互相攻擊排斥的世俗情欲文化的確是欲界首席大惡法!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