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5月29日 星期四

歷史神話:胡適與禪學研究

當年胡先生在世時的中國禪宗史研究震驚四方,引起辯論,風波頗大。現在時代變了,小僧個人並不覺得有必要為完全沒有佛法實修經驗的學者的學術研究見解起諍。全無實修經驗的知識系統運作常常會變那樣,非常正常。

胡適先生很聰明,只疑佛史禪史,不疑世俗法政軍史。他並沒有將質疑佛教傳統史、禪宗史、經典著作及作者身份的治學懷疑精神拿去運用在兩岸各自表述的帝王史或近代史上。

僧眾持戒,諸方長老訶責胡適「謗三寶」就算了,單純口頭書面訓示。若胡適敢推翻兩岸法政軍史又質疑帝王道統全為偽史神話,開罪過去思想僵化又無心量的好殺當權者,在大戰或戒嚴時期還說不定馬上被政界送槍斃,哪來什麼五四精神好說?

假設如胡適所言,持戒之僧也造偽史,那世俗不持戒的歷朝帝室成員更不用說,一生殺盜淫妄酒樣樣來,哪會在史書上誠實?若連持戒者留下的佛教史都可疑,不持戒者留下的歷朝史書豈不全是權力謊話,連上溯到黃帝的道統都可以被質疑是權謀計算下的偽史,不是嗎?

總之,胡適是個聰明人;只惹持戒僧,不惹世俗人。有位老比丘尼對我提過胡適,她講:「胡適說過,一個人一生不可能只愛一個女人。」世間為力挺情愛觀點而一生批判佛教的人非常多,與佛法無緣非常正常,遇多了就笑笑,有時連訶責都不太想訶責。至於一闡提有無佛性、會不會成佛的問題,放僧眾心理思惟就好了。

人類沒有發明時光機,無法回古代搜證或直接問證人史書內容真偽的問題。人腦的記憶功能不完美。人類好戰,自古史料殘破散失不全,歷史詮釋所依據的證據自古嚴重不完整。若佛教史可疑,世俗君王留下來的大量權力鬥爭史更加倍可疑,更不可信。若史學界要依照胡適精神對所有歷史領域(含宗教史及世俗史)持以懷疑論而全面推翻,小僧也不反對。學術自由與學術成就本來就是以推翻舊說、建立新說為重點,否則學者生活怎麼過?

基於以上各點,只能說胡適是聰明人。是人,就八苦交煎,再怎麼聰明還是往生了。無論信不信佛法,身而為人都不離八苦。希望生前謗三寶的胡適在往生後偶爾會想起讀過的禪偈、法語,有得受用。就算是惡心謗三寶也會在八識田種下道種,何況只是放不下女色的凡夫所主張的單純學術自由?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