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7日 星期二

母職行銷是內政失敗的產物

母職行銷很普遍。男性領導者以父權社會的優越性別強勢地位與國家機器運作訴求行銷母職時往往本身不具足性別政治意識敏感度,沒有事先請益熟諳性別文化、性別研究、性別議題的專業幕僚,只是出於自己身為男人的衝動與立場草率發言。發言的當下完全沒覺察到身為國家領袖還公開行銷母職等於公開承認執政失敗、內政出包、國務運作不佳,總統其實應該換女眾來做,直接換成女總統。

此話怎講?生在人間,擔任國家領袖者不需要公開鼓勵國民:「國民們!大家來吸氧氣吧!大家來吐出二氧化碳吧!大家來進食、喝水、上廁所吧!大家睡醒要記得起床!起床後要進行種種日常活動,累了務必要再記得睡覺啊!」這些事情是每個國民的人生需要,對生存有利,能趨樂避苦。既然是人生不可或缺或具足生存利益之事,不必特別打廣告行銷就全國自動自發執行了。全球各國有何國何地需要公開沉痛哀求男眾公民當爸爸或努力創造愛欲染緣令女方懷孕?很少。全球各國以父權社會為主流文化,長期營造出對男性、父職、以男身追逐淫欲的有利社會文化條件,不必行銷就有大量男性公民過份熱心地追逐女色或走入父職,追逐女色、淫心熾盛過了頭變成性犯罪的比例一大堆。

母職在父權社會不受歡迎、三催四請五勸六求也一樣激不起女性興趣的主因是父權社會長期提供不利女性、不利母職、不利女眾公民比照男眾公民進行種種性活動的次級性別文化條件。各國普遍存在內政運作不佳、偏坦男性公民且苛待女性公民的內政缺失,令女性公民不願承擔母職或直接視母職為人生負擔、人生障礙、人生包袱,甚至視母職為人生理想成就道路的墳墓。母職與父職最大的差異在於刻板性別角色利益分配落差過大。父職一向是可以扔著家務不做、丟著子女不陪不顧不理會、拼事業工作或衝歷史定位之餘背後還是有別人犧牲成全自己私人基因流佈、血脈傳承、姓氏沿續、家譜紀錄的「公領域導向式親職」,將所有必須犧牲的部分推給母職(傳統上是「私領域導向式親職」)。由於現代社會的好男人、好丈夫、好爸爸比例依舊相當稀少有限,傳統父權文化養壞的男眾人口迄今依然占絕大多數,再加上父職不必犧牲公領域成就,母職卻高達七成以上以公領域成就為祭品,女眾對母職提不起興趣是再自然不過的典型眾生反應。

有時當男眾也難免有盲點;例如,不曉得公開歧視單身女性、梵行女性、不孕女性、不婚女性、無性生活女性的當下等於公開承認自己內政運作全盤大敗,擺不平逼近半數公民。要是內政運作得好,制度好,文化好,家庭育兒條件好,社經勞動生存環境好,人民自動自發執著貪染習氣去戀愛結婚成家狂生育都來不及了,還會需要國家元首開口催國民生產?人口「質」不佳時往往會渴望以「量」制衡,內政失靈、制度不良卻拉女性公民當代罪羔羊,明知全球人口大爆炸、全球人口密度達到空前稠密的緊張程度、全球資源競爭拉大與貧富不均問題惡化、全球生態環境品質不斷下修還只會拼命催生人口來遮掩執政失敗往往是一個國家的元首從男性轉換成女性的前兆。

女性國民不肯當媽媽嗎?該換人做做看了。換女總統、女閣揆、大量女性官員直接下手調理內政體質,確保母職不會扼殺女性公民的職涯、歷史定位、人生夢想(也就是擔任父職通常不會失去、擔任母職卻經常失去的寶貴人生成就),婚姻育兒生活必須犧牲的事事物物由父職母職均攤而非由母職獨扛,修正父權內政錯誤,降低性別歧視政策衍生的大量差別待遇,馬上就會有大量女性公民樂於出任母親角色,根本不必長篇大論行銷宣傳。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