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14日 星期六

同異諸戀,皆是妄想

從幼稚園起,我就知道我不一樣。我沒有繁殖欲這種常見的生物本能,完全不想在地球上留下有我的四大基因成份的後代。繁殖欲與愛欲無明不一樣。打比方說,現代很多人想戀愛結婚卻不想生小孩也是如此。

最嚴重時,青少年期看到孕婦就逃跑。迄今為止,看產婦生產手術(含自然產與剖腹產)就噁心、痛苦、排斥。對我而言,女人生小孩的血淋淋與IS砍頭的血淋淋一樣陰森魔魅、無法接受。出家前不懂,出家後才懂。多生累劫習慣不淨觀,對生殖過程有大恐怖心,知道女體陰戶開六道生死門。討厭動物生殖行為是修觀留下的修行習氣。

可是我從來不阻止男女二眾兩願生孩子。(雖然狀況多而複雜)

我甚至不阻止同性戀者生孩子、養孩子。(我認識的女同性戀者與男同性戀者都遠比我有母愛、父愛,有意願把基因傳世,喜歡成家養小孩)

我也很習慣台灣的出家眾當中有高比例是有生育經驗的父母、祖父母、曾祖父母的事實,就跟佛陀當年一樣,先結婚生子才出家。完全沒有生產過兒女的出家眾比例很低,很多僧眾是兒孫滿堂的老公公、老奶奶晚年出家(與民間想像正好相反,哈哈!)

我認為別人有權力選擇他們要過的人生,我覺得別人都很正常。不是因為別人是有繁殖欲的多數人(數大就是公理的團體壓力?),也不是因為別人都自我評價極高、高到認定基因品質高尚到足以傳世。我對別人生的小孩友善得不得了,但是沒有繁殖欲。我爭兒童人權,我抗議虐童惡行,但是,我一點也沒有生小孩的欲望。

雖然一般女眾都會依常理誤判、認定我是危險人物(例如幻想長這樣一定男朋友一大堆或情場風光云云),事實完全相反。以貌取人全不準。本人沒有繁殖欲。對任何有繁殖欲的正常人掛免戰牌。

異性戀與同性戀沒什麼好交戰。在我看來,異性戀與同性戀的同質性很高,高度類似,而且大多都有繁殖欲,喜歡傳基因養小孩。真正的異類是小僧這種公開講「啊我就基因不好啊,有什麼好生?」的特異人士,不是一樣喜歡愛與被愛、喜愛家的溫暖、喜愛傳宗接代、對自己的基因品質信心百分百的「戀字輩」人士。

我看到的是異性戀與同性戀一樣、近似、高度雷同的地方。

很好笑,明明就很像,戰什麼呢?

不如和平共存,彼此尊重吧。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