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1月25日 星期日

不邪淫戒:為何老生代擁抱邪淫?

有一天,高齡六十歲上下的她突然告訴我她做了一個夢。

她結過婚,女兒比我還大,母女出家都比我久。家母自殺身亡,我一生沒有母女共同生活的經驗,跟她相處對我而言是很新鮮的經驗:模擬與「母親」一起生活的人生體驗。

她說她夢見留在世俗的丈夫,夢見純樸的、老實的、普通的、不太會賺錢、沒什麼成就開個小吃店的丈夫對還現世俗在家身的她求歡,想行淫欲。夢中的她(比較年輕的她)一口拒絕了:「不行不行,我已經受持五戒了,是個佛弟子。我要保持清淨。」談完夢,她話鋒一轉開始回憶俗家的丈夫,感嘆他多麼平凡、多麼不懂得賺錢、夫妻一起經營小吃店的工作多麼勞苦;然後,她指名道姓一家頂頂有名的大企業集團廣納三妻四妾的巨富老闆,用少女夢幻般的羨慕神情告訴我:「像他就了不起。那些可以嫁給他當妾的女人不簡單!不曉得她們當初是怎麼辦到的?」

妳想當有錢人的妾?我嚇了一跳。

自幼我聽慣成人、長輩一對一向我傾訴她們/他們的情慾煩惱、夫妻問題、婚姻衝突、親族糾紛、親子相處問題。由於實在太習慣,出家以後也一樣對沒頭沒腦無厘頭地狂倒出家前世俗男女感情糾葛、夫妻是非恩怨等心理垃圾的師兄弟們的傾訴非常能「布施耳朵」。可能我長相太幼稚,自覺男女經驗很豐富的長輩在我面前忍不住要講一講情慾經驗(私人的性教育),怕我過份天真無知容易被騙。

我坐在她面前思考她的性道德標準。丈夫是平凡的、沒財力、沒社會名利成就的小吃店老闆,不是風雲絕代的大企業家。就算丈夫心裏只有她一個,身體也忠於她一個,她不屑跟那種丈夫行淫。可是,相反的,只要是一個有名有利非常富裕的大財團大老闆,就算是眾女共享、得不到完整的愛與忠誠的「非一男一女婚姻」,也就是「非忠誠的多偶婚」,她羨慕得要命,覺得有本事當有錢人的妾加入多角關係的是女中豪傑、了不起的女人。比起當一個跟沒錢的丈夫正淫的窮正室,對她而言違背《民法》規定的邪淫重婚當一個跟巨富的丈夫邪淫的富小妾更高尚、幸運、有本事、了不起。

我沒有追問她為什麼心裏看不起丈夫、完全不愛丈夫也要勉強嫁給對方,為什麼嫌棄丈夫在男性圈內不怎麼樣還要生下他的孩子。我很習慣聽老生代陳述完全沒有愛情或有通姦、嫖娼、花酒、……大量邪淫問題的不幸一男一女婚姻,知道老生代處於一個性別極度不平等的年代。老生代在性別非常不平等的年代出生,有大量邪淫不忠的男性,在兩性關係處於劣勢的女性長輩只好退而求其次用金錢衡量丈夫的婚姻市場價值。不過,寧捨一個專情忠貞的平凡老百姓丈夫也渴望當一個花心不專的豪門巨富丈夫的眾妾之一的心情對我而言就像外太空那麼遙遠。當時非常年輕的我無法理解一個保守傳統的異性戀女眾怎麼會為了「金錢」單一因素歌頌雜交行為,用「金錢」而非「品德」評價男眾的功過?人格、品格、道德、感情、真愛……全都不重要,有錢就好?

我認清了世代鴻溝在台灣非常大、非常深、難以溝通的現實。老生代與新生代的性道德標準、愛情定義、婚姻期待完全是兩個世界。而且,以新生代相對強調真愛、忠誠、浪漫、專一的新時代婚戀期待標準檢視,老生代的婚姻有高比例是不相愛、不欣賞、不相配、嫌配偶社會條件差又不富裕卻在社會壓力、香火期待、單身歧視下勉強湊和的無愛婚姻。被社會壓力推進完全沒有愛情的婚姻,掙扎於「在無愛婚姻裏痛苦撐到死」或「終於忍無可忍通姦外遇找出口」兩條不歸路。由於無愛香火婚姻比例太高,大量下一代成為婚姻不幸福的父母的犧牲品,甚至必須被迫在「已通姦的父/母」與「被背叛的母/父」中間當夾心餅干選邊站。

這是很殘忍、殘酷的社會現實。傳統又保守、幾十年薰修佛法道理的已婚婦女都可以屈服在金錢重利誘惑之下全心全意擁抱男女雜交關係是當下老生代的性道德程度的有效指標。她不是一般台灣民婦,是一個肯受戒持戒、觀念非常傳統保守、家庭生活非常單純的難得老人。當一個社會裏最傳統、最保守、最願意以戒律自我規律的老人都樂意接納男女雜交行為並且完全沒有嚴格一男一女忠誠婚才正確或重婚納妾是犯法行為的基本現代性道德認知時,台灣當下民間性道德程度到哪裏很清楚。高齡社會人口結構下老生代人口比例屬於強勢階段,跟國際現代性道德有巨大的現實差距,除非世代交替無法改變。當下數人頭呈現出來的性道德標準不可能跟國際接軌。

台灣是一個世代鴻溝非常、非常深廣的社會,多層面的價值觀、家庭觀、社會觀、國家觀、世界觀都可以用年齡界分呈現出幾乎完全斷層的世界。女性老生代擇偶時有高比例把「金錢」列為第一要件可能是走過戰亂時代留下的心理創傷與窮苦經驗使然而忍不住拜金,卻也成為大量在家男眾的痛苦失戀主因與造就女人皆拜金的「厭女心理」。有相當高比例的台灣男性的失戀經驗都敗在女朋友、妻室的新歡是比自己更有名利財勢的新男友、外遇小王,為此憤世嫉俗地怒責「女人就是愛錢」。他們對女眾的憤怒與不滿是在於他們深知華人世界失衡的兩性關係與兩性文化養出太多用金錢成就衡量男眾的拜金女了。

外國人可能不曉得,在沒有一神論宗教的「反通姦誡訓」悠久宗教道德訓示歷史文化傳統下的現代華人世界裏連最基本的「一男一女忠誠家庭」、「一男一女不劈腿交往」都很難推廣,說得到做不到,嘴上談仁義道德,生活卻完全相反。以兩岸為例,通姦外遇比例之高,丈夫私下嫖娼取樂事件之多,拜金女以金錢為標準劈腿多男或接受不當雜交關係的惡例之多,假借工作名義包養二奶三奶歪風之盛(包養是一種賣淫形態,是一種時間相對長、頻率相對固定的獨賣式賣淫,是兩岸常見的通姦態樣之一),納妾多偶重婚傳統無法根除(台灣迄今還有至少納九個妾的商人。由於富裕,政商圈不但不敢指責他違法犯重婚罪,無人敢依法宣告其納妾婚違法無效,相反的對違法重婚的眾妾還畢恭畢敬尊稱),直到現在還是社會現實。

在西方世界像空氣一樣自然的一男一女單偶婚在兩岸千古雜交群婚制度的巨大邪淫陰影下迄今還無法完全全面實施。換句話說,一男多女、一女多男的邪淫雜交行為還是華人世界的嚴重內政問題、社會現實、性病散播主因,由於華人古書充斥男女雜交的「非單偶制」內容而被大量男女視為理所當然、天經地義。西方已經建立起幾百年習慣一男一女單偶制的正淫社會而追求更高標的性道德境界,兩岸還在掙扎著要擺脫千古男女雜交傳統,台灣也還困在必須向雜交邪淫歪風興盛的民間推廣「絕不通姦」的一男一女單偶婚的現代化早期階段。由於現階段還處於連「完全不通姦的單偶婚」、「杜絕通姦文化」、「大降通姦離婚率」這麼基本的正淫道德都做不到的現代化早期階段,只能面對現實按步就班一步一步來,從最基本的單偶制開始教起。

一個雜交文化陰影不散的社會、通姦現象嚴重的性背德社會、只要金錢條件投合就可以接受雜交關係的拜金社會只能從最基本的一男一女單偶制開始學起吧。就像對小學生不能強迫施以博士教育,小學生聽不懂也學不會一樣,對因通姦離婚、因通姦再婚的通姦邪淫問題相當嚴重的台灣而言,如果能教出「不通姦,不雜交,不包養,性忠誠」的民風就阿彌陀佛了,現階段無法期待會有齊同歐美的高標性道德或性別平權。一個有雜交群偶婚包袱又有通姦雜交亂象的社會要先學會「不雜交」、「不重婚」、「不雜偶多偶成家」的基本正淫性道德才有辦法再學別的。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