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1月5日 星期一

敵人

世俗知見與出家知見在俗諦有大量共通之處,但是在真諦上有井水不犯河水的疆界:淫。淫不只指涉俗人熱愛執著的淫行,還包括動機不正、發心偏邪的淫言、淫心。

一個世俗男子若自謂男異性戀者並以淫機為動機、淫行為目標去接近一個世俗女眾,世俗異性戀女眾會歡喜、歡迎,但是出家女眾法師視之為意在破壞修行梵行的大敵人。一個世俗女子若自謂女同性戀者並以淫機為動機、淫行為目標去接近一個世俗女眾,世俗同性戀女眾會歡喜、歡迎,但是出家女眾法師視之為意在破壞修行梵行的大敵人。

那類淫心、淫言、淫行,包含被世俗人譏嘲諷刺為「百合關係」的柏拉圖女同性戀關係在內,對心不在法、未立正知見、以欲界欲見為人生標竿的世俗男女而言是「好」事或「善」事,對立志修行的出家僧而言是「敵」事或「魔」事。由於精神上、心境上是兩個平行世界,出於錯誤動機與偏邪目的接近法師的俗人往往不曉得他/她本身有哪裏有問題;畢竟在他/她在欲(或在慾)凡夫的認知上「愛慾」是他/她本身的追求:一生盲目追逐愛與被愛兩邊。

正為我是個把敵人當敵人絕不手下留情的出家僧,別的女眾法師被某黨政治家族惡男拐還俗結婚生子又為來路不明的小三拋棄她、休妻別娶讓她一個癌末單親媽媽自生自滅,我沒事。正為我是個把敵人當敵人絕不死在身份階級外相上盲從的出家僧,別的問題女眾法師被問題女眾拐去建立種種輕重程度不一的女同性戀關係後又毫不令人意外地吵翻、鬧翻、分手、……,我沒事。不管在世俗性學上定義是哪種業障戀,也不論色身上是男是女是其他,也不論情欲煩惱是多元染污光譜中的哪一種,全是敵人魔軍,見一個殺一個,見兩個殺一雙,通斬通殺。

絕大多數世俗人都沒有這項非常基本的佛學知識與修行常識,連在佛教界號稱學佛的世俗佛弟子也有高比例不太清楚。由於不知道,男男女女一而再、再而三想把世俗情欲知解搬到出家僧身上用,不知道那類淫心發動的淫機言行全被出家僧當成修行敵人。理將俗反。在欲眾生以為追逐愛與被愛是天大的幸福好事,在修行人眼裏只是一個起惡心奪法身慧命的敵人。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