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1月7日 星期三

屍臭

人們日常生活最習以為常的味道是這個:屍臭

一日下午,路過騎樓的我被高級餐廰衝出來的廚師嚇了一大跳。他全身雪白的制服,頭戴一樣雪白的廚師帽,看就知道是月薪收入不錯的正職廚師。他對我背後熟識的同事或客人大聲笑罵著交待些什麼,全身驚人的濃郁屍臭味撲鼻而來,我完全無處可藏,只能忍受。那是經手一整天海鮮眾生屍體的屠宰者留下的死亡氣味。

這樣的工作他還打算撐多久?

年輕時我曾經認識一大群入行正職廚師,有新人,有老人,跨各國料理,月薪從最起碼的菜鳥價四、五萬到八萬、十萬的老鳥行情不等,還進展到認識了幾個入股葷食餐廰的小股東。最後除了老手已經做大半輩子不想改行留下來,多數拿到廚師證照的年輕廚師全一一改行或創業。理由?害怕。

葷廚業有一項跨信仰的宗教行持,在業界幾乎不管老闆、股東、主廚是何信仰都一定照辦:路祭好兄弟及供奉特定神明。不得不信邪的理由,據我那群專業廚師友人描述是因為葷廚業很容易「出事」,而且往往都是血光之災,大則損及生命或軀體完整性的重傷害,小則廚房內為種種糾紛持刀鬥毆。他們從十幾歲求學、當學徒一路到正式入行走過很多痛苦都可以為了高薪願景去忍耐,最後面對輕重傷或危及身體完整性的災難就徹底怕了。「以前不信,看多了不得不信邪!」他們說走這行的操刀殺生成了習慣,一旦脾氣激動起來出事往往都一發不可收拾。入行為高薪,換行為怕死;說到底平安活著最重要。

人困在共業、別業裏受制於六根產生的幻覺而不可自拔。二十四小時吃葷的人覺得屍臭是香的,二十四小時吃素的人覺得屍臭是臭的,一香一臭兩極化的覺知、覺受源自迥異的業力招感。六根作用與認知不同,價值系統就不同,相應的人生選擇就會完全不同。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