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1月30日 星期五

佛典故事:家人 Family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個用情很深的人。所謂用「情」很深特指身為頂天立地的超級男子漢,他一生最重視的就是與朋友之間的「兄弟情誼」:對朋友弟兄們的重視遠遠超出對親兄弟的關懷,成天跟朋友泡在一起,完全懶得花時間跟骨肉兄弟說話。

可惜,身為講義氣、貴交情的男子漢,他選擇的朋友圈是典型的酒肉朋友圈,並不是良朋益友。跟惡友日積月累一起鬼混的結果,他養成相當嚴重的酗酒習慣。有一天,官府派員徵召,親自通知他為國家服兵役的從軍大日已到,無辜盡責的公務員竟然被醉到神智不清、喪失正常判斷能力的他一刀給殺死了!

妨礙公務、拒服兵役、酒後殺人?死罪!傳統保守又無視人權的帝制運作之下只有唯一死罪!「救我!」宿醉的他強忍種種不適到處奔走找朋友躲藏,成為一個亡命天涯的通緝犯。「我殺人了!官府通緝我,我不敢回家!求你們先讓我躲一陣子避避風頭!」真愛真情到底是嘴上講講或心口一如就看劫難時的表現。他滿心以為眾弟兄一定會挺他到底。他真的以為。

「啊?你殺了人?」酒肉朋友們全都大吃一驚:「不但殺人而且是殺官?一位負責軍務的高階公務員?完了,事情這麼大條你叫我們怎麼藏?你死定了!你快點出去,不要留在這裏拖累我們!萬一你事跡敗露的話豈不是牽連我們弟兄們一起連坐?你家裏不是有很多親兄弟嗎?出這麼大的事情,你幹啥不找親兄弟解決?去去去,去找你家的親兄弟!」

酒肉朋友的立場是「你有福我們共享,你有難你自己承當」、「有酒有肉是朋友,有災有難沒朋友」的現實功利派。怕官方懷疑搜索,怕藏匿要犯被牽連,直接把他轟了出去。他沒辦法只好摸摸鼻子回家,跪在他長期忽略、拒絕交談的親兄弟面前苦苦拜託:「哥哥、弟弟,求大家救救我!我不是故意的,實在是酒後誤事才殺人!」

「你放心,我們是親兄弟,我們會一起替你想辦法!」整群兄弟一點也不責怪他平常冷淡疏離的表現、不入流的酒肉朋友圈、荒腔走板的生活方式,馬上個個分頭出國置產買房、安排僕役隨從照料他的生活起居,一起與他面對殺人訴訟,想盡辦法救他一命。


原典出處:《出曜經 泥洹品》


-修行筆記-

一、生命權為何為人權之首、一切其他人權所依憑?

二、經云:「知親第一友也。」血親家人對人民的意義為何?法律意義為何?

三、人為何想求生?人為何想求死?在求生欲望(生存欲)與自殺欲望(死亡欲)之間,現代民主法治社會如何因應與調節?自殺現象的真相為何?聯合國與各國政府是否有責任向全球公民坦誠公開自殺白皮書,讓全球了解自殺的真相與真實統計數據、真實個案、相關防制工作運作情況?

四、當別家有人往生(例如其他陌生人的家人自殺身亡)時,依俗諦如何表現才合情合理合法、符合道德倫常與法治水準?在獲悉別家有家人自殺往生後惡意公開表現歡欣雀躍之情又開心歡呼的表現有何失當?公民嚴重欠缺同理心與正常合宜的情緒表現、語言表達能力而傷害喪家或喪家親友的感情、感受的現象如何處理?這是否代表家庭教育、學校教育、社會教育都有嚴重的缺失與不足?公民出身不好、家教不好、言行嚴重失當又年事已高、不可能(或不想)重返學校當學生重頭學習時,職場如何扛起社會教育的重責大任?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