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1月21日 星期三

佛典故事:地獄門 Door To Hell

提婆達多雖然貴為王族,從出生那天開始就不曾快樂過。堂兄希達多王子的耀眼鋒芒完全遮蔽他的存在價值,在他自卑的心裏留下永難彌補的傷害。一輩子活在眾人愛戴、身心光明的優秀堂兄身後躲在陰影裏自傷自憐,提婆達多的黑暗人生基調從此只剩七個字:至死不悔的嫉妒。

出家前已經夠嫉妒了,競爭心理重到不惜出家一較高下的提婆達多出家後更加瘋狂嫉妒,身現僧相了無僧格,要名,要利,要權,要勢,要人脈,要班底,要戰爭,要屠殺,要顛覆政體,要當國師,最後竟然愚痴無明到連色都要了!

出家後提婆達多一再起惡心殺心謀害佛陀的性命,不斷失敗。挑起鬥爭矛盾、為爭權奪利跟佛陀比拼的他不惜聯手血氣方剛的阿闍世王殺父害母橫奪王位高升國師,變成印度諸國人人嫌惡的「最不受歡迎惡比丘」。

事情弄到這種地步,犯下五逆重罪的年輕阿闍世王擔心奪權暴政引爆民變,決定把不擇手段一起搞權謀的國師送走:「你先出國避風頭。你我做的事儼然已成印度境內十六大國頭條新聞,每個百姓都在罵你、怪你、排斥你:哪來這種惡性比丘造大惡業起瞋恨心傷害世尊如來?」

「大王,苦惱哇!」好不容易共謀天下成了事更成了勢,利用完自己的惡王阿闍世害怕暴政被推翻竟然打算黑鍋全推給自己背、把自己丟到外國無名無利從零開始,提婆達多忍不住憂上心頭。「……好吧,我走!」若是抗命,說不定屠殺親族眼皮都不眨半下、心狠手辣的惡王下一個追殺的就是自己?心神不寧的他再怎麼不甘心也非走不可,他知道。

出國出哪國?出國不如回國。提婆達多選擇回到嫉妒人生的原點,出生地迦毗羅衛國。「既生希達,何生調達」心理不平衡一輩子,政教合一渾水也以身試法攪和了一回卻被過河拆橋落得一無所有返鄉,他的內心充滿了憤怒。既然出家也贏不了希達多,希達多不要的王位名利權勢淫色就全歸我這個堂弟吧?

「嫁給我!」提婆達多隔天私自闖進後宮糾纏在丈夫出家成佛後一生純潔、守身如玉的王妃耶輸陀羅:「我娶妳當王后,聖女意下如何?」

「跟你結婚?」耶輸陀羅王妃一聽變臉,強作鎮定:「你把右手伸出來給我牽看看。」

「牽手?好!」提婆達多以為求婚成功,興奮不已。

沒想到一出手悲劇了。風韻猶存、美如天仙的大美人王妃纖纖小手一握直接把他的粗壯大手捏到骨折,五隻指甲還鮮血直流,失血過多當場昏死過去。這手法在女界稱為「正當防衛」,對色狼、性騷犯、性侵犯等惡人使用不犯法。

提婆達多不知昏了多久才悠悠醒來,一醒就被耶輸陀羅王妃這位厲害大嫂教訓一頓:「你一定不曉得我受的教育也是女性當中數一數二的上流王室教育,力氣之大除了悉達多王子以外舉世無雙。你跟我握握手就骨折,要是膽敢跟我結婚擁抱豈不被我用力捏爛,當場分屍死在我懷裏?把你高壓擠爛成像防狼噴霧劑的水霧、大樹鋸碎的木屑那樣瑣碎精細的微小粒子喲……要我動手把你碎屍萬段有什麼難?」可怕的女人!大力女神!提婆達多頭殼壞去才會向她求婚!一個嚴重敵視謀害親夫的殺人未遂犯的好女人為夫報仇雪恨都來不及了,哪會願意下嫁給仇敵「與敵共枕」?笑話!

受傷的提婆達多仗著自己是王子的堂弟(也是一種王子)的身份在宮殿裏四處亂闖,跑進希達多王子堂兄出家前的大臥室的王床就躺,你家就是我家這樣。這一躺,王室工作人員個個氣得咬牙切齒,怎麼有這麼不知恥不要臉的殺人犯哪?王族也好,侍從也好,上上下下同心協力包抄上來,硬是把他從王床上一把抓起來扔到地板上,讓他左半邊屁股摔到沒辦法走路,呼叫一部動物司機駕駛的古代計程轎把他趕上轎轟走了。「你這個惡性比丘!殺人犯!提婆達多,你應該向尊貴的大沙門佛陀懺悔!」

「為什麼大家心裏只有他?」聽到佛陀名號,嫉妒之火立刻燒光提婆達多的理智。「記得他常常開示說什麼大道理……什麼『有身無瘡痏,不為毒所害,毒無奈瘡何,無惡無所造。』老是吹牛他無敵鐵金剛似百毒不侵。既然愛講,我就下毒!我就順著大家的意去表演假裝懺悔,再趁機用事前沾上劇毒的指甲劃傷他的腳,毒氣從傷口向他全身迅速擴散後不消幾秒一定暴斃身亡!」

預謀殺人計畫很快就著手進行。他裝出溫和柔順的慚愧懺悔樣登門拜佛,拜託大家把他抬進門,再要求大家把他放到地板上讓他一步一步走到佛陀面前致歉。兄弟一家親的檯面好話或期待好事騙過了天真的眾人,誰曉得他親如兄弟也要殺?只不過,一個殺機濃厚的兇手再會殺也救不了自己必死的有為業報,再會騙也瞞不了因緣果報。提婆達多才一下地,地獄之門就在他雙腳下打開冒出地獄之火,短短幾秒內就把他活活燒死,神識離開烈焰中的焦屍墮入地獄轉世為無間獄囚。


原典出處:《出曜經 惡行品》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