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0月16日 星期六

自信與自卑:「我」的幻覺

「自信」與「自卑」兩邊,同樣是「我執」與「我見」。
不落兩邊,常行中道。

麻煩是從一個人步入兒童期就開始,從此開啟自我認同的心理問題。我執一生又一生;個個我執堅固,有了這個,兒少輔導光為了「自信」與「自卑」就業務繁忙。這個心理態樣,又影響一個人的一生;而且往往要在長大成人、經歷跨文化比較、走過文化衝擊(Culture Shock)之後,你才會了解「自信」與「自卑」這兩邊有深刻的文化共業運作背景存在,不僅是個人人格特質的別業這麼簡單。

甚至不只「我執」那麼簡單;社會團體生活磨的是真槍實彈的俗諦。

有個笑話是台灣朋友與美國朋友共許的:「台灣人,七分本事講三分;美國人,三分本事講七分。」有意思的是,這點大家都知道,而且會有一段不算輕鬆的文化適應期。文化通病一樣:不如實說、多少造點假。七分的不講七分,要時時保留、低調,以防小人嫉妒、背後捅你害你;三分的不講三分,要時時自我行銷、隨機推銷,以利大家肯定、當面挺你護你。

「自信」與「自卑」,同為個人「我執」在人際社群的公開展現,放對地方就叫俗諦好、一帆風順;放錯地方就人格破產、受苦受難。例如,與一群生平聽慣了「七分本事講三分:沒有沒有、哪裏哪裏」的台灣人相處,你若表現出「三分本事講七分:我會我懂、我知道我可以」的「自信」,最慘的是大家背地裏批你這人目中無人、自大傲慢、竟敢大吹牛皮。反過來講,與一群生平聽慣了「三分本事講七分:我會我懂、我知道我可以」的美國人相處,你若表現出「七分本事講三分:沒有沒有、哪裏哪裏」的「自卑」,最爛的下場是大家背地裏怪你這人虛偽作假、欺詐不實、竟敢睜眼說瞎話。而你根本無法時時確定你會在該「自信」時「自信」,不被誤認為不誠實;也在該「自卑」時「自卑」,不被罵成自大狂。你很難時時確定對方習慣哪一種俗諦:畢竟,一個留洋的台灣人也很可能欣賞美式的大方坦率,一個好古的美國人也很可能欣賞台式的謙卑下心啊!而今天遇上的是凡事看光明面、多欣賞多包容的人,還是凡事抓小毛病、這也嫌那也罵的人,你又怎麼知道?

你看,「我執」真是一場災難;落兩邊,弄得兩面不討好。假設來個「三分本事講三分;七分本事講七分」的誠實語,又如何?這下可好了,中西各方向來以不如實說、多少造點假講點檯面話為社會慣例--習慣自我膨脹的那群,一起嫌你不夠有自信,可能要送美式心理輔導;習慣自我壓抑的那群,嫌你不夠謙遜,可能要送台式應酬磨鍊。結果,一個過度誠實的人,身處習慣不誠實的大環境,會被所有人認定俗諦最有問題。這下子,修行就更有意思了。要不要配合眾生、恒順眾生、也來個「七分本事講三分、三分本事講七分」的「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呢?要不要開始學著應機隨緣示現千百億化身?既來娑婆世界習慣撒謊的大共業裏隨波逐流,也陪眾生說點虛偽話、應酬話?問題是,口業不清淨又怎麼成得了佛?

當共業已呈現兩邊,中道多不容易!當共業中的別業個個自以為自己社會上那一套是世界通行定理,中道多不容易!要跨文化共業,正視不同共業裏個個別業的處境,調整出最合宜的俗諦又多不容易!於是,日日在社會打滾,很多人都不好意思地講:「哎呀,我不敢去受戒,因為工作上一定會打妄語;社會就是這樣,沒辦法持戒清淨啊。」意思是,隨業流轉生死去。

是什麼社會,會把共業弄成這樣?讓身處其中的人,為生存、為工作、為一口飯,非要打妄語不可?而且,還為了職涯不敢受戒,只為他心知肚明非打妄語、非破戒不可,一害怕就連戒也不敢去受了。是什麼社會,讓一個辛苦一生只為掙一口飯吃的老百姓,為了保住工作飯碗,非要近墨者黑,滿口妄語?「社會是個大染缸。」這句話,實為人類文明史之恥啊。

在「我」的別業幻覺、「社會」的共業幻覺中,佛性本具的你,該如何一路中道行去?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