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0月26日 星期日

顏色:修行迷途

看破顏色這堂人生功課是居士教的

十年前她起了大煩惱,決意換道場,千呼萬喚叫不回頭。

「我們家族是深綠色的,無法接受公開挺藍的言論。」她說。她本身沒那麼介意,但是親族長輩們的反應所施加的壓力令她受不了。關心地問她選了哪個新道場,一聽之下我更驚訝--為挺藍言論起大煩惱的家族怎麼會放她加入一個自戒嚴時期開始就以重度深藍立場聞名、受蔣家政權公開擁護、表揚、支持的道場?她不知道嗎?或許。她太年輕,入門未久,對佛教史可能不清楚。

十年後,幾十年以來素以深藍立場聞名的道場完全變色。接連發表擁抱紅色政權的言論及開示,報紙登,網路傳,全球公開,嚴重到連外國佛子都知道,忍不住找台灣法師問個究竟。口頭、書面、傳媒資料太多,要外國居士忍住不問都很難。

我想起她。菩提心還站得住嗎?發心還發得了嗎?十年前只為藍綠之爭就全家族退道心,十年後有辦法承受公開棄藍擁紅的政治性法語開示嗎?會不會一氣之下全家族拋開念珠、改拿聖經去了?

觀心無常;顏色無常。莫道一般人在情場或職場都有可能變心,道場運作也一樣。若過度執取顏色卻欠缺人生核心價值的話,道心很難站得住、站得長。連當年力挺反共抗俄的蔣家政權的都已經一百八十度大轉彎公開全力擁抱紅色中國稱霸全亞洲了,還有什麼不可能?

《尚書 大禹謨》云:「人心惟危,道心惟微;惟精惟一,允執厥中。」

善護道心,居士珍重。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