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0月9日 星期四

台灣橄欖油之夢



上天對歐洲的祝福 ~~ 橄欖油

星星級義大利麵曾是年輕時代的最愛美食。遠在知道身上很可能長著歐洲基因以前就與各種歐洲食品極度相應。不要德國豬排或法式田螺,傾心義大利通心粉。因為它,喜歡上橄欖油的香味。

應重視卻不夠受重視的醫方明 ~~ 營養學

學佛出家後長期吃中式或台味素食料理,很少有機會吃到道地的歐風素食。正常吃,正常睡,病緣仍舊一發再發,只好認真就醫。被醫師正式宣判體重過輕與營養不良、面帶頑皮的微笑開出維他命丸那一次鬧成師兄弟之間的大笑話。尤其是出家前當過爸爸或爺爺、養育過子女的老比丘們狂笑不已,深感不可思議。

那是我開始認真攻讀心理學以外的醫方明知識的緣起。一邊生病,一邊調養,一邊一個字、一個字地苦讀各類晚近介紹食物營養素或維他命療法的專業營養學書籍。這才知道就現代營養學而言好油榜單清一色是植物油,動物油集體墊後之餘還處處備註健康危害警告。天然精純的純植物性橄欖油與亞蔴仁油才是數一數二的好油。當時掩卷感嘆不已,沒想到當年只為直覺上認定好吃而愛吃的油品竟然是全球營養學界肯定的好油榜首!


中台灣有待開發的特級天然福報 ~~ 橄欖樹

生病時,森林與樹木是最好的朋友。散步林間就像與整群老友相逢般自在、安適。中台灣的老橄欖樹有好幾層樓高,不必刻意施肥就滿枝橄欖,日日自然熟落,一地綠紫紛然。

台灣的在地橄欖有多肥美?我刻意到超市看遠從歐美進口、包封在漂亮玻璃罐裏的橄欖果實,發現洋橄欖還不見得比那株台灣老橄欖樹結出來的果實更大。這豈不是台灣的在地天然綠礦?可以種又可以長的有機綠礦!中台灣滿山遍野的致癌檳榔樹種錯了,是欠缺食品產業相關國家整體規劃下亂種一通的歷史業障。台灣有本錢可以成為亞洲數一數二的橄欖大國,可惜這份得天獨厚的福報一直沒有妥善運用。巨大的老橄欖樹無語說法,比我更老的他悄悄告訴我一個天大的秘密:

「台灣有本錢成為亞洲橄欖油原產地,只要你們肯大量種植我們的話。」



繞地球半圈的樹木旅行 ~~ 美食大移民

「嗨,中國人很少吃橄欖製品,您老打哪兒來的?」風輕輕吹,我拉著長長的水管,行步到老樹面前。

「你猜?」老樹眯著眼,笑了。

「怎麼會這麼大片山、方圓好幾里就只有您一棵老橄欖樹呢?」喜歡我特地為您量身訂做的「武禪絕招之僧手遍灑清水雨」嗎?

「嗯,很奇怪吧?」他抖抖水珠,葉尖晶瑩清亮的人工雨又跌回我肩上。

「是誰漂洋過海種下一粒思念嗎?記得嗎?」我開始進行歷史採訪。

「那時你還沒出生──不,恐怕連你的曾祖父母都還沒出世呢!好久囉……」老樹看著我,像看著小娃娃的娃娃。

「那個,您會想家嗎?想地球那一邊的老家?地中海?還是大西洋?」住在這裏不就等於出家?跟我一樣!

「想家嗎……」老樹搖落滿地半熟不熟的橄欖,隨風搖頭晃腦起來。

「您會想回家嗎?」我再度大聲地問。沒辦法,樹神不能剃。可惜啊!

「家?落地生根就是家啊!我喜歡看你們人類代代平安長大!呵呵!」老樹低頭看著我,在中台灣絕美的晴空下哈哈大笑起來。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