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0月27日 星期四

膚淺:現代倫理危機

美色皮相只是一層薄皮,但迷色迷心的人往往死在這裏。執著身見的副作用便是執色生染,隨業流轉而痴迷。眼根對色起不了正念,無常觀、空觀、不淨觀、假觀、如幻觀全都提不起來,墮境第一念就在皮貌。

因為執取皮貌,人們為美色犧牲、被美色拘束。因為容易為色所迷,網路上「騙照」橫行,媒體充斥大量與本人外表出入甚大的修編偽照,詐騙集團海砸大量虛偽不實的「正妹照」、「正弟照」、「鮮肉照」誘使定力不足的人上當損失巨財,明星名流為滿足傳媒形象瘋狂整型失敗而重病纏身、重覆開刀、意外早夭。為美色苦戀又失戀的失意人無法放下情執欲染,承受不了愛別離苦而輕生自盡。過份執著美色的負面效應很多,背後有一股強大的現代文化病毒做祟:膚淺。這場膚淺文化不只波及僧眾,也嚴重傷害在家眾的家庭系統穩定度。

美國社會文化注重隱私權與尊重個人性自主,美國人視公開追究他人情欲私事、婚姻狀態、戀愛選擇等隱私都是沒教養的行為,台灣文化卻正好相反。台灣文化由於強烈被早期大陸文化感染,隱私權觀念薄弱,日常互動習慣公開談論追究極其私密的個人愛欲生活、性生活、生育活動等事宜,這也養成台灣民間普遍不尊重出家眾,路人三天兩頭在馬路上叫住出家僧就開口明示暗示勸淫的壞習慣。東西文化完全相反:西方人表面上很開放、很多元、很敢表達,事實上社區生活很保守,非常重視互相尊重情欲方面的私生活隱私,不敢探問。東方人表面上很保守、很嚴謹、很中規中矩,事實上社區生活很開放,口頭上經常將別人的性生活、戀愛隱私、生殖態樣拿出來議論,性交易與通姦行為更是普及到不可思議的程度。

出家迄今,從來沒有停止過被台灣俗眾明示、暗示以捨戒還俗、行淫生育一事;俗眾不懂佛法猶有話說,老少僧眾出於世俗嫁娶戀愛習氣而長期追問出家前種種欲愛色愛經歷也令人不勝其擾。言語騷擾既然在台灣人際互動過份常見,從早期「人來瘋型的接眾法師」一路退縮成「寧願低調用功的自修法師」,認為眾生根器習氣、時代因緣環境全不相應,根本不是弘法時機。想想看,眾生看到僧相全無正念,看到僧尼只會當成帥哥美女、想盡辦法拐騙去行淫生產當俗人,誰會想廣開法筵弘宗演教?以前被騷擾到絕望,決志隱身待老,等色身老醜到眾生動不了世俗淫念、再也無意勸誘以淫欲生殖為止再入眾弘化,日前突然想通了。這股「膚淺文化」的特質是社會共業、眾生共業,愈是這樣愈表示眾生欠度該度!

一般而言,對於人類與動物,我非常有耐性。唯一會讓我快速不耐煩或厭煩到轉身離去、閉戶不理人的惡因緣就是被口頭騷擾以勸淫勸生勸還俗。遇到那類惡因緣很容易起惡念,起惡念就覺得眾生好淫無度不惜破僧、人口品質下劣,倒不如全體得不孕症、全都不要生。眾生當然不知道經年累月惡心破僧讓僧眾起心動念回向人口停止增長會有什麼惡果;當下的少子化境界就是惡果現前。這個關卡卡了整整十幾年,一直擺平不了對多淫眾生(縱使為執著香火而喜歡公開勸淫也是多淫習氣的一種,並不因為以生育當理由就道德化、神聖化)的重度厭煩心理,日前突然一念想通了。

我不討厭小動物,對不對?小動物比人類還放縱淫欲、比人類還放肆動物本能而拼命繁殖,可是我對小動物很容易發起慈悲心對不對?明知小動物淫習很重,為何我不會對小動物生起厭煩心?理由很簡單,小動物自己去淫欲他們自己的動物對象,小動物不會惡心來干擾僧眾修行,人類相反。人類心理認定僧眾是人類一員,人類會把自己堅持的淫習文化強迫推銷到同樣身為人類的僧眾身上。既然如此,何不轉個心念,把少數淫心重到想拖僧眾下海的不肖人士比照成小動物一樣去發慈悲心就好了?他們淫他們的,自己淫不夠還擾僧是他們自己的問題,何必為一小群相對教養差、文化低的俗人而放棄其他大量水準高的居士?

這一想通,十幾年被俗眾「另類性騷擾」(明知僧眾持不淫戒還惡意開口勸僧還俗行淫生育的言論本來就是口頭性騷擾)的厭煩心念消散,突然發現過在「膚淺」。正是因為膚淺,只會用獸性動物本能、生物本能去評判其他人類要不要透過性行為傳宗接代,完全忽略了婚姻家庭組織的社會性、文化性、文明性等「非動物獸性特質」,才會量產很多不合適、不和合、不快樂的錯誤婚姻,讓國家社會為此付出慘痛成本。

想想看,俗人的程度是連看到僧眾都勸淫勸孕,代表俗人處理世俗人之間的世俗婚姻戀愛關係時的判斷能力更薄弱、膚淺、草率、失準:光看皮相外表「不老不醜」兩件事就認為一個人夠資格行淫生育當父母,完全不將每個人類的思想、人格、氣質、志向、理念、家庭關、婚姻觀、人生觀、世界觀、道德觀、生活觀、職涯規劃、人生目標、人際特質、事業理念、健康條件、身心遺傳條件、社經條件、性傾向、情緒管理能力、倫理道德程度等等真正決定世俗婚姻家庭生活品質的大量「社會文明條件」考慮進去。也就是說,人類社會結構的婚姻家庭關係是必須具足大量文明條件才能成功運作的文化制度,社會上卻有不少人口用最粗淺、最原始、最古老的生物本能角度去媾和、媒和別人戀愛結婚生育,結果當然是量產失敗婚姻。一項必須假藉大量現代文明因緣要件才有辦法永續經營的民事契約關係(在社會脈絡中仰賴社會結構組織維繫的人為婚姻)被大量人民草率誤以為光憑青春、年輕、有性能力、具備繁殖功能的生物肉體就可以輕鬆湊對淫合,怎麼不會打造出驚人的離婚率、通姦率、分手率?不善觀因緣且錯用心啊!

過在膚淺。

只要民間不停止如此膚淺的婚姻生育思惟,把「文明人」當「原始人」處理去強迫新生代依動物本能盲目結婚生育,日後國家財政還要不斷為高失敗比例的功能失調家庭付出驚人的代價。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