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6月17日 星期一

佛典故事:皇家通姦案 Royal Adultery Case

在遙遠的古老時空,曾經存在一個古國。古國的國王年老崩逝,大王子與二王子相敬友愛互讓王位,以致於國政陷於空窗期。為一舉解決親情私益與國政公益雙重難題,一心禮讓王弟的大王子帶著大王妃偷偷潛入深山隱居學道,從此不問世事。

有一天,歸隱山林過耕讀生活的大王子在山路上偶遇來自外國的可憐罪犯。這個罪犯犯下重罪,被暴虐無道的外國惡王判重刑砍斷四肢、削鼻割耳,狠心將他獨自扔在一艘破船上流放到荒郊野外自生自滅。五體不全、六根殘缺的罪犯在山路上呼天搶地哀嚎痛哭,終於被慈悲的大王子發現了。大王子縱身入水親自把破船牽引上岸,把毫無野外求生能力的殘障罪犯背回家親自照顧療傷。過了四年,體無完膚的罪犯終於回復了基本的生理機能。

生理機能的康復成為悲劇導火線,犯罪原點。失去世俗享樂、榮華富貴、名利權勢的大王妃對重德輕權的丈夫本來就十分不諒解,夫妻相處有嚴重問題,眼看陌生的外國人生理功能堪用再加上荒郊野外形同法外之地,她一不做二不休主導姦情與罪犯發生不倫關係。一個變心通姦的惡妻在國法無法觸及的山林裏如何甩開丈夫呢?這裏沒有法定離婚制度也沒有家事法院,她決定用死亡解決一切。

「小情人,你幫我殺了我老公,我們同居。」

「什麼?你老公是我的救命恩人,怎能殺?」

「人家不管,你殺他就對了!」

「哎,我沒手沒腳,眼睛耳朵全壞了,哪有本事殺他?」

「你坐著不要動,我自有計謀!」

隔天,早已完全喪失王妃的道德格調的姦妻皺眉抱怨頭疼,整天胡鬧:「老公,妾身一定是被山神詛咒了,頭痛得要命!你明天陪我一起去拜山神解罪祈福好不好?」

「好!」大王子不疑有「他」。

信任有時是盲目的,比愛情更盲目。大王子帶著背叛自己的姦妻一起去爬山,尋找看不見、觸不著的神秘山神。

「老公,依拜神的規矩,你必須面對太陽立正站好,我在你背後拜拜。」

「好!」

渾然不察姦妻的謀殺親夫動機,他當場被她出手推向山谷裏。大王子直墜山谷,在半山腰攀住一株古老的大樹幸運保命,跟住在大樹旁的巨龜一起分享樹果維生,一人一龜相安無事。人龜之間日久生情,巨龜與大王子建立起跨越物種的信賴關係,任大王子騎到龜背上一起跳下山谷,成功脫離懸崖險境。大王子返回地表後踏上歸途,終於返回久違的故國。王弟看到敬重的王兄平安回家欣喜非常,立刻將王位歸還給大王子。從此,大王子順承因緣果報的道理治理國家,遠近馳名。

許多年過去了,歲月不饒人。以為謀殺親夫既遂的姦妻背著姦夫一起回歸故里,對地方父老偽稱他們是一對來自戰地的逃難夫妻,想到這個政績優良的國家行乞。地方父老相信她的片面之辭,建議她直接找以慈悲仁德聞名的國王本人求助。她哪裏知道丈夫大難不死還福報大到順理成章成為一國之君呢?等她背著姦夫上殿被一眼看穿、當眾被國王前夫抖出不堪的山姦歲月往事,一切都來不及了。

「把她燒死,火刑。」首席大臣當機立斷。

「不,斬頭更好,上斷頭台。」輔政大臣幫腔。

「那種捨正趣邪的爛女人簡直大逆不道,處釘刑最適當。就把姦夫釘在她的背上,讓她一輩子背到死為止!」執法大臣莊重地宣達。

「太好了,直接判刑吧!」眾臣一致叫好。

「對對對,投其所好,通姦又不離婚、狠心設計謀殺親夫的壞女人就應該有相應的懲罰!」

這件陳年舊案落幕之後,大王子(大國王)如如不動繼續執政下去,政績令人民非常有感,全國滿意。注重道德修持的國王、眾臣、平民死後都升天,唯有那對罪犯夫妻一起墮入地獄……


原典出處:《六度集經  波羅㮈國王經》


-修行筆記-

佛告諸比丘:「時王者,我身是。罪人者,調達是,妻者,懷杅女子是。菩薩慈惠度無極行布施如是。」

一般人面對千奇百怪的通姦個案經常心生不解,完全無法理解當事人的心理態樣。以這則公案而言,為何一個人妻會寧願選擇一個無論在外型、背景、出身、人品、戒德……種種都比不上丈夫的人通姦?眾生心無量無邊不可稱計,世界上的的確確有討厭道德戒律的女性,比例也不低;對嫌厭道德戒律、品格操守的女眾而言,隨業流轉、投其所好趨向惡德罪犯不是凡夫眾生性的典型表現嗎?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