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5月11日 星期五

女權大盲點:女性化霸凌(十一)


假如你討厭女權、敵視女性主義基本教義派的「邪說惡行」的話,最簡單的辦法就是突然給少數幾個在父權教義下成長的女性非常大的權力,放手讓她們互凌互虐、自相殘殺。其心機言行手段之惡毒陰險兇狠往往遠遠超出男權;有看過都知道,蠻驚人的。

為何女權能把人類對權力欲的執著與濫用放大到極致呢?

在父權系統運作裏,傳統的女性角色被過度私領域化:她從出生起就追求外表美麗與三圍豐好,以戀愛結婚生育與家庭人際關係為人生目標,把人生重點放在自己的女體、情欲實踐、兩性生活與家庭私生活,很少有機會演練或參與公領域的民主論辯、多元溝通、理性表決、思考對話;簡單來講,對公共議題與群眾關係普遍缺乏實戰演練。幾十年下來視野圈限在娘家、男友、丈夫、夫家、小孩、家務,被擋在男權主導的公領域機制外的小女人們一旦大權在握,把私領域裏的行為模式放到公領域,內鬥比男人狠,霸凌也比男人毒,濫用也比男人更兇。她們根本沒學過如何用民主開放的理性模式來處理公領域大小問題;社會、學校、家庭都沒給她學的機會。

男眾多年在公領域裏實地演練久了,彼此多少有個制衡與克制的尺度拿捏,一如小男生從小打架慣了,加減明白怎麼打鬧才好玩,大家又能繼續當好兄弟哥兒們一路當下去,不會斷交。女眾不一樣,長年被教育要對公共議題冷感、閉嘴當婦德、無知當溫柔、沒機會練習打架等爭議或危機處理,又加上實際上也大量被擋在公共事務的參與大門之外,若突然被丟進公領域第一線去面對權力關係的實務操作時,我執最大,貪瞋痴也最大,大小諸事比照私領域經驗辦理,三兩下就整群女眾殺成一堆,天昏地暗。

究竟來講,權力不在男女性別問題;性別也不只區區兩種──執著就是執著,濫用就是濫用,誰管男的女的或其他?公共議題的處理成熟度要從小學習培養,公共事務的參與要從小建立平台,公共權力關係的民主互動實務要從民間基層練習──千萬別好不容易墮下留情、決定留女嬰一條命,養了老半天卻白忙,到頭來只教會她怎麼隆乳拉皮兼避孕,未來等她大權在握又馬上搖身一變成為現代集權女暴君……

(按:有反挫,就有反反挫;世間妄法都是相對的)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