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7日 星期六

佛典故事:苦 Suffering

一、動物版

很久很久以前,在深山的大樹下,精進力比丘寂靜安禪,修行辦道。他有四個動物同伴:鴿子、烏鴉、毒蛇、野鹿。動物們白天覓食,晚上總回比丘身邊集合。牠們雖然物種不一樣卻心意相通,閒來經常聊天。

「世界上什麼最苦?」不知是誰有疑發難。

「這還用問?肚子餓又口渴最苦嘛!」烏鴉立刻反應,「又飢又渴沒體力,精神不濟心神不寧,常常頭昏眼花地奮不顧身衝到獵人設下的陷阱裏,甘冒死亡風險也要吃!沒聽過人為財死、鳥為食亡的道理嗎?」

「不不不,淫欲才最苦!」動物界知名的恩愛鴿族似乎受夠了情執苦果,「為了淫色還不是發失心瘋一樣地鬥爭搶奪無所不用其極,命也不要?」

食色性也,毒蛇想。「不對不對,依我看,瞋恨心才最苦!」控制不了脾氣的毒蛇語重心長,「像我,一火大就發毒,氣頭上六親不認;我的毒液既可以殺人也可以自殺!」

「你們不懂,恐怖心理才苦哪!」溫和的野鹿羞怯地最後發言,「我只要出門到林地出遊,外面滿坑滿谷都是獵人或豺狼虎豹這類恐怖份子要來害我,哪怕稍微有點風吹草動都必須舉族逃亡,二十四小時擔心受怕!」

比丘靜靜聽完大家發言,終於開了尊口。「你們說的都是枝末苦報,沒有找到痛苦的根源。天下最苦的事情是身體!只要受業報身就有種種苦報聚集,充滿苦惱!我就是看破這點才出家學道,不再貪愛四大假合色身,志在斷苦入滅。只有親證寂滅涅槃、解脫身形束縳才能畢竟安樂!」

「哦,有理!」四個動物同伴恍然大悟,一致同意。大家既然得到滿意的答案就不吵了。

二、人類版

很久很久以後,追隨佛陀出家的一群比丘好友一起坐在大樹下討論佛法。「世界上什麼最苦?」不知是誰有疑發難。似曾相識的場景,彷彿熟悉又親切的口吻。

「淫欲!」

「瞋恚!」

「飢渴!」

「驚怖!」

一樣的直覺式應答,一樣的無奈感傷,一樣講完爭論不休,每個人心目中最苦的境界都不一樣。你一句我一句說著吵著,佛陀慢慢走了過來。「大眾在議論什麼?」四個比丘馬上恭敬起身行禮,把每個人的觀點如實報告一遍。

佛陀聽完,正色開示:「比丘們!你們說的都不究竟,天下最苦的事情是受業報身!一切飢渴、寒熱、瞋恚、驚怖、色欲、怨恨、災禍都是因為有身體才會招感!身體是眾苦的根本,也是災禍的根源!眾生為貪執報身才憂畏辛勞,三界有情為身互相殘害!種種人我分別、世間縛著、生死輪迴都源自此。若想要遠離世間苦患,應該欣求寂滅,攝心正念,一念不生,親證涅槃安樂。世界上最熱惱的是淫欲,最毒害的是瞋怒,最痛苦的是身體,最安樂的是涅槃。不要貪執小小的快樂、小小的爭辯、小小的聰明,要放大格局,獲得大安樂。過去生我當比丘時,你們四個人當我的動物同伴,一起修行。前世已經把苦諦的道理與身為苦本的修行意義跟你們詳細開示過了,怎麼這輩子還在為一模一樣的問題吵架?」

聽佛這麼開示,比丘們慚愧自責不已,當場一起證得羅漢果位。


原典出處:《法句譬喻經 安寧品》


-修行筆記-

一、小心動物同伴。這世不是當人,未來世可能當人,遲早遇得到。畜牲道的同伴有轉世為人的機會,被人類殺食的經濟動物也一樣。

二、縱是議論法義,起碼是為修行。為修行而議論遠勝世俗為貪瞋痴無明動機而顛倒鬥爭論辯,出於法緣道誼而議論也遠超出於私情私益而起諍。

三、生死苦患以身為本。世俗追逐貪愛色身,以生為樂,往往不思考也不面對依身建立的諸般苦患。既知身為苦本,人生怎麼過?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