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7月19日 星期五

共業業力水準決定領袖人選

多年前曾有外國佛子記者請法談一個很敏感、很敏感的話題,當時他的國家正在舉辦大選。

因緣時機敏感,私訊請法私訊回。當時提醒他:領袖當領袖不是大家想像中的一定領袖優秀出眾,而是反應共業、反應眾生的水準與思想、觀念、福德。小僧舉黑道為例,反問他:在黑道選老大時,黑道會選壞的、兇的、敢殺敢搶敢打敢罵又敢做毒品色情暴力洗錢事業的還是選善良的、正派的、持戒的、守法的、修行五戒十善護生護命、做正當行業走正路的聖賢型人物?他說他懂了。

領袖是反應團體的水準,團體的業力。

古人為何花幾千年支持開雜亂後宮、經常大屠殺、征戰姦淫造惡業的皇帝呢?古人多淫多殺的共業下,民間也一樣好殺好淫,只是歷史課本蓄意美化。在古代,父母生下嬰兒、養大小孩都可以基於「國法不入家門」的老舊想法殺了埋後院,無罪。不但家家戶戶以親眷相殺、父母殺嬰埋嬰習以為常,古人也覺得皇族一天到晚戰爭屠殺很正常。嗜殺的民眾就會在共業下召感嗜殺的領袖並崇拜殺業,這是因果的道理。

老人家說,以前在大陸殺自家的孩子埋後院以後鄰居都不會講話也不會告官,你看我、我看你,明明一個好好的嬰兒、小孩不見了,大家通通裝不知道。真實的口述歷史、口述社會文化與歷史課本美化的古代史根本是兩個世界。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