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5月16日 星期四

當愛女是腦性麻痺兒

中華民國腦性麻痺協會

中華民國腦性麻痺協會臉書粉絲團(The Cerebral Palsy Association of R.O.C. on Facebook)

Intro: The Cerebral Palsy Association of R.O.C.


每年母親節是難得可以坦然釋放情執的國際大日。今年母親節邊默念觀音聖號邊看藥師丸博子過乾癮(家母長相頗似藥師丸博子,圓臉、大眼、小嘴、相當甜美可人。家族公認是個非常好相處、小鳥依人型的白皙阿美族美女,非常受小姑們喜愛。她自殺往生以後,大家還是很懷念這個年輕貌美的嫂子)。平靜中帶一點點喜悅,沒想太多。

直到在路上偶遇一位與家母同年出生的慈母。

慈母說她有一個與我同年出生的腦性麻痺女兒,她必須工作養家照顧她。說起女兒,學佛的她就滿臉慈愛,一切都為她著想,寬慰地說兒子們全承諾會接手照顧生病的姐姐一生一世。

「如果她沒有腦性麻痺的話,她就跟妳一樣。妳很漂亮,很莊嚴。」慈母說。

「那我們功德回向她這一世受苦報盡,下一世出家。」小僧說。

「有,我一直有替她回向……會這樣都是業。」慈母說。

台灣人口若估計為兩千三百萬至兩千四百萬人次,發生率約千分之三的全台腦性麻痺患者有幾萬人,代表全台有數萬家庭必須承擔格外沉重的家計,全家必須合作照顧無法出門工作的患者一生。以此推估,當下擁有七十六億人口的地球上大約有兩千多萬個家庭家有腦性麻痺兒,他們必須承擔相當沉重的照護責任。

在這樣的世界,全球同受生老病死業報之苦的娑婆世界,冷血拒絕台灣正常參與WHO與WHA所有議事活動講成準大屠殺式的人權迫害。當全球人類想團結卻被阻止團結,善心醫護專業人員想跨國界無私付出卻被阻止實踐護人護命的天職,原本可以分享、互助、合作的各國家長無法跨國交流,惡果就是直接加害所有「家有生老病死業力威脅」的家庭。全世界有哪個家庭沒有生老病死苦?

平民會死,領導也會死;無權會死,有權也會死。差別在於死亡之後如何被世人記得與審判。審判分很多種:心性八識田的審判會如實反應在因果業力生死輪迴,天國地獄的審判也一樣會直接反應在受生天界或受生地獄或流浪於中介煉獄的再度輪迴,歷史的審判甚至比上述兩種審判更加倍殘忍。人類面對權力威脅時會說謊自保,但是,歷史評價在面對實質影響力已經完全歸零的政客亡者時卻是驚人的誠實,充斥無情的批判與後見之明的公平結論……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