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5月12日 星期日

佛典故事:兩隻龜王 Two Tortoise Kings

很久很久無量久以前,世界上有兩隻龜王,修行龜王與任性龜王。修行龜王喜歡精進修行深入正定參究自心,善於返觀自照心性本源。任性龜王則作風完全相反,我行我素散心雜話妄想紛飛不明自性,習於執著外境是非競起。

雖然個性不一樣、特色不一樣,既然投胎在同一座大山谷裏當龜王,也就只好建立正式龜龜外交管道共度龜族國家難關了。

「龜友,你看!」任性龜王伸出修長的細尖指甲高高指向原始森林的巨大古樹神木:「那裏住的壁虎一族怪怪的,一隻接一隻爬到高高的樹枝上跳樹自殺,撲通撲通排隊自殺身亡。你不是愛修行、善占卜?依你看,這種跳樹自殺潮屬於什麼相?」

「吾友,待本龜觀來……」修行龜王靜心深思。「不好了,那是危身之相!雖然是壁虎一直跳樹自殺不是龜民跳樹自殺,發生大量非自然死亡的自殺潮就是亂世兇相!我們要及時閃避!」

「什麼?閃避?真的有這麼嚴重嗎?」任性龜王不可置信。

「對,要閃!」修行龜王非常確信。

修行龜王自認對龜國龜民有保家衛國守護龜命的重責大任,短短不到十天就帶修行龜族逃之夭夭,全族平安。任性龜王的施政風格相反;他覺得反正死壁虎又不是死龜龜有什麼關係?何不溫水煮龜龜或太陽烤龜龜地苟且偷生龜天下總一龜?(若有龜語學上的理解爭議,請參考《2020年龜星夢權威語錄》)跟修行龜王說拜拜以後的任性龜王漫不經心地隔岸觀死,龜眼旁觀壁虎跳樹自殺潮愈演愈烈,死得也愈來愈快。

十天以後,出大事了。

穩穩的大山谷突然遠道而來一群前所未見的龐然大物:力大無窮、體積肥壯、肌肉豐滿的象族。象王帶領為數眾多的象民圍著巨大古樹休息時,樹上已經進行跳樹自殺潮自殺成習慣的壁虎一隻隻照常跳、近距跳、向下跳、憂鬱跳,一跳跳進象王的巨大象耳裏把一向重視象權的象王嚇一大跳。「啊,怎麼搞的?什麼鬼玩意兒?」象王一抬頭不禁大驚失色:「是自殺!集體不自然死亡!吾民注意,有狀況!」

「啊~~~~一直自殺!又來了,又跳了!」

「啊~~~~迫害啊!」

「啊~~~~被自殺啊!」

「啊~~~~謀殺裝自殺啊!」

「怎麼死不完?到底是大自殺還是大屠殺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當理性的象腦終於停止挖掘真相與驚聲尖叫時,感性的象腿已經重踏狂奔四散不復追憶。那麼,那群冷血旁觀異族不自然自殺狂潮的任性龜族呢?全死絕了。對異族異類沒有同情心的龜民全被狂象踏死,只剩一隻餘氣將斷未斷的任性龜王掙扎著吐露臨終遺言。他恨恨地想起那個老朋友,想起那個已經拜拜完的修行龜王的生態觀察警告與護龜護民行動。「我恨你!你明明事先知道這件滅族慘案會發生,為什麼不告訴我?為什麼自己帶著你家龜龜去避難卻不管我們死活?任性龜絕種而修行龜獨活,你的心一點都不善良!我死了以後生生世世都要投胎殺你!」

然後,任性龜王含恨呼出最後一口二氧化碳,就地龜逝了。

過了很多很多劫以後,兩隻龜王再度人間對決。一龜投生為釋迦牟尼佛,一龜投生為提婆達多,無論在修行證量、領導能力、群眾反應上還是一樣站在光明與黑暗的兩極遙遙對比著……


原典出處:《六度集經》


-修行筆記-

這是一則指導我們如何當一隻占卜龜、國王龜、逃生龜~~不,是如何當一個好修行人、好領袖、優秀的生命權暨人權守護者的故事。自殺在地球上是千古最大宗的不正常死亡主因之一,從古迄今死於自殺的自殺身亡人口遠遠超過千古戰爭死亡統計人數,和平時期與戰爭時期從不間斷的自殺潮造成的人力折損遠大於戰爭時期的屠殺人禍或血腥交戰造成的死亡慘案。不正常自殺潮往往可以反應一個家庭人際互動、一個學校營運人事、一個社會人力資源、一個國家內政運作已經產生嚴重的、畸型的、負面的、破壞性的扭曲發展;這也是全球應該聯手合作面對的人族歷史發展與生死命運大事,全球人權守望焦點。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