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5月7日 星期二

跳海少女心(女性化霸凌一百零一)

性犯罪的文化共犯含「錯誤的語言系統」:

消費雛妓的性交易沒有愛情可言,他們叫它「異性戀」。誘姦女學生始亂終棄的洩欲式邪淫沒有愛情可言,他們叫它「師生戀」。活人性交易沒有愛情道德可言,他們叫它「道德」的符合宗教教義的「異性戀」。沒有愛的、愛無能的個案以「戀」為名混淆,性犯罪被美化、被糖衣化,由是氾濫。分不清愛戀與性欲的不一樣,人類就打開了性犯罪的黑暗大門。


有時,宗教保守勢力會因為對性別教育的陌生而不小心成為性犯罪幫兇。理由是生活圈封閉在特定小圈子內或欠缺相關犯罪防制訓練,看不到淫欲失控的眾生相而誤判。

以戀童、姦童、與兒童進行犯法的性交行為的犯罪而言,一直都是異性戀性行為的古老問題,比例不低。曾經因為女權工作或宗教服務工作接觸過台灣雛妓救援組織的人就懂,男眾當中的確一直有相當比例非常無明愚痴失控到會跟還沒進入青春期或初經來潮未久的十二歲以下女童進行淫欲行為,這種行為在現行國法定義下是犯罪。小孩子沒有性交合意同意權可言,女童太早發生性行為會損害健康。她們高比例被家長、父母、親族賣進私娼寮,然後被仲介賣淫的成人剝削絕大多數的賣淫收入,廉價消費她們的兒童身體的多是男性成人或老公公。

姦童癖的確存在,比例不少。「戀」童癖是不適當的用詞;畢竟成年男性找女性兒童進行淫交時絕大部分心裏都沒有愛情可言,根本沒在談戀愛,只是獸性發洩。針對這個人性/獸性難以分辨(人形畜行)的古老犯罪問題,西方科技菁英找出一項可行的替代方案:可以買回家的AI性愛機器人或依法經營的機器人妓院。也就是為了解決人類社會一直誕生的低劣的姦童癖等性犯罪人口與龐大的男性買春需要,為了保障活人女性的人性尊嚴與降低犯罪,直接打造百分之百機器組構的女性機器人讓活人男性使用。反正本來就沒有愛情只是洩慾,找沒有心靈的機器人就不會傷害活人女性,不傷女眾的心也不傷女眾的身。

但是,AI性愛機器人這項可以有效疏解大宗性犯罪的科技解藥被西方少數保守的宗教信仰者極力反對。他們主張男性就是要找活生生的女性進行淫交,竟然認為找機器人不道德而找活人才道德。問題在於對犯罪學的無知:世界上本來就有大量活人找活人的性交活動極不道德,連表面上好像合法的婚姻都有高比例是家長指定的準買賣(台灣老生代很多,案主坦言父母看上男方的經濟條件就嫁女兒,沒愛情也沒交往,洞房夜甚至是丈夫一手主導的無愛性侵害)。少數保守人士堅持淫交非找活人的結果就是逼人類社會無法阻卻的劣質好淫眾生找活人進行性犯罪。明知人類當中有相當人口沒有愛情能力卻執著淫欲的事實又拒絕引進機器人替代品,最後就是替女童、青少女、成人女性帶來潛在的性侵害災難。

個案是不是師生「戀」很難說。被性侵害以後被迫交往以處理心理創傷的個案很常見,小僧的北一女同學就是活生生的例子。創傷心理機制、心理防衛機制逼受害女性同意交往,用愛情騙她自己免得去自殺。

小僧以為,性犯罪一直流行跟語言錯用有關,語言系統長期用「OO戀」去指涉性行為態樣是錯誤的。人類社會有高比例性行為是沒有愛情的性交過程,含大量被家長逼迫的無愛香火婚姻在內,一直把淫欲、香火跟有感情的愛戀混淆本來就會滋生大量社會問題:不僅被害人迷惑,加害人也一樣迷惑。迷惑無明就造業了,淫業造了,香火有了,人自殺了,爆料變訟災了,結果從頭到尾都是淫欲衝動,根本沒有談過戀愛。既然如此,根本不是「OO戀」啊。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