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5月10日 星期五

台灣昆蟲情史:護生救援篇

獨角仙小女生夜撞玻璃窗事件的護蟲救援行動完成以後,小僧陷入某種昆蟲迷的「科學呆狀態」,進入標準的科學人基本思考模式:發現問題,提出問題,分析問題,解決問題。每個眾生的眾生心都是大乘佛法的教科書。

為什麼她會在短短三分鐘內進入蟲蟲情執熱戀狀態?經過查證各類昆蟲動物保育知識,小僧發現她的因緣很特殊。正常程序下,飼養獨角仙的專業人士預設的交配流程是三天,民間業餘昆蟲愛好者、甲蟲迷分享的經驗談或長或短也都是以「天」為單位,民間沒專業訓練還能拖到一兩星期之久,找不到有誰留下驚人的「三分鐘閃電熱戀行為」昆蟲動保紀錄。換句話說,她的光速情執因緣在她的世界非常少見。

她到底有哪裏不一樣?

由於她不斷狂撞玻璃的危險自殺行為激發小僧的緊急救援行動,初初一開始就在她身上留下小僧的人手氣味。她在重覆狂懆飛撞的狀態下掙脫撲飛下地,為免傷她,又使用人類常用的乾淨抹布小心包覆,成功安置。為了救她的命就立刻提供飲水、飲食、保護空間給她,當然沒有替她洗澡。就科學論科學,就生物論生物,這讓她的身上留下濃烈的人體氣味與人類日常用品的特殊味道。但是,這兩項人為變數為何讓公蟲立刻為她痴狂?

動保資料顯示,日本與台灣的甲蟲商機在這二十年內狂飆,擁有破新台幣數億元以上的豐厚產值:動物園、寵物店、各級學校、甲蟲飼養補習班、「甲蟲王者」電玩動漫系列、昆蟲卡通電視電影、昆蟲觀賞營隊、行家的多國配種飼育、賞蟲生態觀光、……竟然開創出價值幾億元的發財商機。讀到各界家長、老師強調獨角仙熱在台灣國小學童之間已經流行到超越傳統的蠶寶寶培育的普遍共識,我才想起被塵封在八識田深處的國小記憶……

國小時代的我一直迷惑同學們給我的評語。無論是男同學、女同學、被我兇的同學、跟我要好的同學、搞笑的同學,私底下竟一一偷偷跟我正經八百說:「你很有女人味。」當時,身為書呆的國小學童的我完全無法理解。女人味?一個管東管西的風紀股長/班長/很會考試的書呆怎麼會跟「女人味」三個字有關係?但是,當年年幼的我沒有追問同學們為何有這種評語,基本上聽完就呆住了,呆呆的也不會問。

不只國小學童如此語出驚人,出家眾也一樣。出家後眾法師們的預設猜想也一樣令人摸不著頭:「你一定有很多男朋友對不對?很多男生追你對不對?你怎麼可能出家?」究竟為何會產生這種大眾刻版印象?

不過,氣味的確是存在的。死黨們親口說過我的身上有種嬰兒奶香。出家後也有師兄弟問我身上是什麼香味,還為此問我是不是愛誦《法華經》才會有某種說不出所以然的花香。佛教史上的確留下不少宿世用功法門招感體香業報的公案;這也是女眾法師特別好奇追問的理由之一。

如果阿呆阿呆、天真單純的人類國小學童們都會早熟地、意外地祭出這種不可思議的氣味評語,如果連出家眾都會往那個向度猜測、往三世因果道理上推,獨角仙小女生恐怕是中招了。瘦小的她身上留下小僧的味道,恐怕變成令蟲界痴狂的、滿身「女蟲味」的萬蟲迷;人蟲體積懸殊造成人蟲身上的生物氣味分子比例一樣懸殊,她的身上一定不小心留下爆量的荷爾蒙氣味才會造就如此瘋狂的異常因緣。就科學論科學,這是一種五蘊境界的香塵幻術;業障重、因緣深、眾緣具足才會執著。人類無法教導公獨角仙背誦《心經》照見五蘊皆空、無色聲香味觸法去看破放下「香」與「味」的生物學特質誘惑,只能眼睜睜看牠們隨業流轉三分鐘陷入情執無可自拔。

可憐的小女生。她就像是一個「吾家有女初長成」的的青春少女身上從頭到腳灑滿爆量的高級香奈兒香水以後送進灰姑娘舞會一樣,當然一進場馬上被王子黏住不放。事到如今,也只好面對她、接受她、接納她、放下她,就直接把她嫁了吧!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