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5月13日 星期一

不邪淫戒:「北國性騷擾」(《Class Action》)

引文:「法律的保障固然重要,但很多隱性的不平等不能只靠法律解決,誠如這部電影中女主角的父親所說:「當你帶著妻子和女兒聚餐時,平常不會說這些性騷擾的話,為什麼到了礦場卻全說了。」」(原文出處:法操司想傳媒之「《北國性騷擾》:即使孤單一人,你仍要挺身而出」)

俗諦向度的世間萬相不能只靠法律解決、不能只靠宗教解決、不能只靠政治解決、不能只靠文化解決、不能只靠……必須跨域合作共同解決。性騷擾文化不死有多重社會性別歧視文化共業與大眾性心理扭曲畸形發展等複雜成因,可是,很重要的一點是身為性騷犯主力的異性戀男眾圈不知道性騷擾行為的實質負面影響多激烈。

性騷擾的邪惡性與攻擊性是本人在青春期發願絕不生育的主要理由之一。雖然本人在幼稚園時期就對全家族長輩正式發出不婚宣言換來全家哄堂爆笑,但是,真正關鍵性決定不婚不生的人生志向的因素是這兩個:重大疾病家族遺傳與拒絕生育「自己的敵人」。

青春期接觸大量性別研究論文與書籍,很早就覺悟傳統父權社會不斷透過男性文化傳染男性對女性的性攻擊:性侵文化、性騷文化、性歧文化、性偏文化是四大分流。當時才十幾歲的我冷靜思考:「萬一生個兒子,一輩子看不起女眾,一輩子滿口髒話譏嘲生他的女性性器官與餵養他的女性乳房,一輩子把生他的母體物化當淫物,何必?萬一生個女兒,一輩子跟我一樣受害,一輩子跟我一樣被大量低水準男眾實施性別攻擊,何必?當性別不一樣成為泛世沙文文化指導男眾全面攻擊女眾的強大工具,我何必犯賤去生一個敵人來一輩子攻擊我自己呢?」

所有兩性戰場的性別攻擊手段最能斷根拔源的策略就是緊閉淫門與生門:緊閉淫門就完全沒有兩性性行為,沒有親密關係就沒有近距攻擊機會。緊閉生門就不會重製再造敵人,沒有生育就沒有替敵軍增加火力的愚行。當然,很多被傳統父權文化洗腦一生一世的男眾完全不知道含性騷擾在內的性別攻擊惡業會直接導向大量女眾不願意戀愛、不願意結婚、不願意生育、不願意給男眾任何親近自己的人生機會的「可怕果報」。男眾通常關在性別業力中以為破邪淫戒的種種行為(性騷擾當然破邪淫戒)是一種男性特質或男性權力展演,完全不知道它的強大負面攻擊性會直接斬殺新生代的入胎投胎機會。

非常多、非常多婆婆媽媽都覺得不可思議,為何本人長這張臉卻可以保持零男友的漂亮乾淨紀錄。道理很簡單。從青春期開始就認真把兩性淫欲關係當成正式戰場對待,不跟敵人上床也不生育敵人是一個有腦袋的職業軍人的基本生存智慧;既然男眾要證明自己不是性別戰場上的敵人很困難(當親人、朋友、哥兒們、非關男女的其他多元公領域戰友倒是幾乎一律放行非常容易且共事愉快),無法攻心當然就拿不下情場的位子,拿不下情場的位子就完全無法得到交配繁殖的機會。

出家不會讓人類絕種。佛法住世這麼久,人口只有大爆炸沒有大縮水。性侵害文化、性騷擾文化、集中營性奴文化倒是有可能讓人類絕種。地球上萬一相當比例的女眾在性研場域開竅,不願再當性玩物或生產工具,因為性犯罪氾濫而視男如敵,絕種的未來說不定就不遠了;全球少子化現象就是當下最有力的警告與預言。

老舊的沙文版男性性別文化必須進行本質性的大變革。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