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5月27日 星期一

性別教育永不嫌晚

正如大眾的日常預感,無性別教育/感情教育卻集體踏入香火婚姻、社會壓力婚姻中的中老生代集體看不開起煩惱了。為了安撫他們,有些學者寫理論,有些專家寫道理,有些達人寫策略,有些好人苦思文創長輩貼圖。

這裏說一個關於性別的小故事。人生想好過,一是要有常識,二是要有知識,三是萬一沒常識也沒知識至少要認識,四是時時刻刻以常識、知識、認識輔助修行。生活圈子夠寬廣就不會關在受限於自己的特定社會階級、特定同溫層裏的小世界一輩子起大無明、大煩惱。

有一天,朋友約喝茶,遲到。等到時,她的身邊竟然出現一個滿身江湖味、特濃古龍水味、戴著昂貴名錶、穿著名牌西裝、全身曬成古銅色的神秘男子。她忙著介紹那是她的老闆;臨時有公事才遲到。我用「小朋友」的眼神詢問,她馬上大笑:「哦,不是,不是,不是那樣,他是老闆!我從幼稚園開始一輩子只交女朋友,我老闆也知道!」

老闆。那好,喝茶。

喝著,閒聊著,門鈴響了,她開門迎進來一個帥到令人不知如何是好的好看人物:高大,骨架兼衣架,白色男洋衫隨性地打開幾個扣子,戴著男用項鍊,名牌牛仔褲上懸掛好幾圈明星才會掛的金屬鏈條,手上一堆戒指,短髮當然是動漫花美男級的流行款式。這個「大帥哥」一進門,幼小的我傻了。「啊?」我再度用「小朋友」的眼神詢問,朋友又忍不住笑出來:「不不不,不是,不是,她跟我不一樣。你等等就知道了!」

等等。那好,喝茶。

很美好的夢幻下午茶對不對?一尊黑道大叔味很重、事實上正派經營又很富有的帥老闆,一個從小出櫃而且女朋友像天上星星一樣多的 T 朋友,外加一個帥到不行的明星臉姐姐帥哥。年紀最小也是唯一一個身份是學生的我坐在那裏,聽他們「三帥」正經八百談工作,談公務。沒人管我懂是不懂或有沒有進入狀況,看我一臉幸福就夠了。這是只有少女漫畫情節才會出現的絕美場景。

門鈴又再度響起。這次朋友開門迎來一個像管家又像老師的中年媽媽,她牽著一個非常可愛的洋裝小女孩,說了幾句話以後告別。小女孩進了門立刻往「三帥」當中最帥、最美型、最明星臉的帥中帥人物懷裏撞:「媽媽!」接下來,母女又抱又親如入無人之境。

媽媽?

沒錯,媽媽。

茶喝完了,朋友送客,我們站在窗邊遙望目送兩個大帥哥護送小女孩的背影。「她是他老婆。本來也在他公司上班,後來嫁給他生了一個女兒。看不出來哦?」朋友壞壞地對我笑著,她知道一個腦袋單純、社會見識不多的學生一定沒見識過這類社會現實。「她是個百分之百的異性戀哦,一直都是!她只是喜歡帥帥的,一輩子都打扮帥帥的,她老公也知道不反對,所以她從結婚前到結婚後一直都這樣穿,穿男裝。不認識他們的話遠遠看還以為是一對男同性戀,哈哈哈……」朋友一直笑。

接下來呢?接下來繼續喝茶,一起等朋友的小女朋友下課回家。與男老闆的無敵帥太相反,她的小女朋友是一個非常女性化、非常愛化妝、非常愛裙子高跟鞋的女學生,走在路上全台灣的老人家都會理所當然誤以為絕對是個異性戀。

為零性別教育薰修的老人家寫一段精簡筆記:「很帥的女性不一定是同性戀,很美的女性不一定是異性戀,這是心的問題、愛的問題、認同的問題,不是身體、性器官、視覺效果的問題。台灣早期很多自誤誤人的粗糙性別觀念都教錯,而且不符人生現實。」

我一直很感恩這群非法律人的朋友們為我增廣見聞。事實認定是法律的核心生命,安住實相必須先看破凡夫妄想執著無明迷障。朋友們為我打開一扇又一扇「事實之窗」的同時也大力揮除遮障心眼的凡情妄知、凡夫妄想,不論世法或出世法都讓我有因緣離真相更近、離妄相更遠。性別教育有兩種款式:一種文字以書,一種人生以活。早點受教育,早點看破放下,早點遠離偏見衍生的無明煩惱。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