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5月6日 星期一

人類動物園:人工戀愛強迫症


人類有逼迫一隻公狼結交一隻母犬女朋友的動物園經營權嗎?
動物權是否含括尊重動物完全自由選擇情執對象的動物版戀愛自由?


英國動物學家德斯蒙德·莫利斯(Desmond Morris)有大量社會生物學著作,雖然被「進化論」的有效性與正確性在學術戰場上的巨大爭議性所波及而無法擺脫學界內部論爭攻擊,然而,無論是聚焦於人類這種複雜動物的《裸猿》或將人類社會類比為由人類組成的人類動物園(尤其是城市)的人造生態圈的《人類動物園》或將人類完全視為動物王國當中進行動物性擇偶交配行為的動物成員的一種的《親密行為》,對比較動物學和生物人類學都貢獻卓著。浸淫漫漫書海一生幾經學界滄桑幻變,他的結論與不少教育專家一模一樣:人就是一種動物。人就是動物;人就是一種有一些迥異於其他動物的特質的動物,但是人畢竟本質上還是動物。《人這種動物》(The Human Animal)真是人類充斥虛偽史料的人工歷史上難得的誠實(舉例而言,以正統史學考證研究,炎黃子孫的炎帝、黃帝之說神話傳說故事性很濃而證據性極低,但是別有目的的菁英圈把學術實證技術與嚴謹歷史考證上完全無從證實的遠古神話混淆進歷史教育故意當成事實傳述)。

《裸猿》的中譯本曾經是我青春期一直反覆閱讀的案頭書之一,也養成從現代人大量不理智的政策與不理性的社會行為中觀察原始人習氣、原始人基因的習慣。或許是這種著迷生物學的早期性格養成順便長養某種奇怪的客觀性冷靜,以致於眾人經常脫口而出本人簡直是外星人投胎那類「非我族類」的感嘆?

人類作為動物界的一員,究竟有沒有片面地、獨裁地、高壓地、恐怖地、故意地為一隻住在動物園區裏的公狼搭配一隻母狗,把他倆日日夜夜單獨關在一起並對外高調宣稱她就是他的女朋友的「人權」?雖然在自然界的確發生為數不少的兩願跨種友誼與兩願跨種戀愛的動物個案,動物界在沒有人為干預下也身證「愛情沒有道理,哪怕是物種道理」的三界眾生情執現象,可是人類經營動物園時也有權力(或權利)介入其他物種的擇偶自由嗎?人權有權侵害動物權嗎?人權與動物權的法定疆界怎麼劃?

或許,習慣站在人類同胞立場的你會為人類辯護:狼與犬同屬犬科狼種,生物屬性很類似、血源系譜很接近,沒有關係,反正又不是像幫公狼安排相親一隻母毛毛蟲那麼離譜;問題是說到科學上的分類,人類與猿猴同屬靈長類,世界上有任何雄性人類(姑且稱為男眾)可以忍受父母幫自己指定一隻母猿當女朋友而且日日夜夜關在一起嗎?人類自己絕對不願、不甘心吞忍的非兩類跨種交配(人獸淫欲行為在現今世上絕大多數國家都是犯罪行為,只有遠古先民傳說容許其故事性存在)為何要強迫施加在其他動物身上呢?

人類,作為一種動物,最常展現的不理性、不文明、不道德、不慈悲行為之一就是歧視行為;把自己討厭、排斥、抗拒的事情強制施加於他者(尤其是動物)身上。硬配一隻母狗給公狼當女友難道不是一種歧視動物的行為?畢竟,世界上沒有幾個男眾(姑且專業地依生物學巨作尊稱為「公裸猿」)願意交一隻貨真價實的有毛母猿當女朋友啊!

(後記:小僧非常關注動物戀愛權這塊動物權荒野有成長背景。兒時俗家養的第一隻寵物犬是一隻漂亮的咖啡色博美母犬,她長大成犬後被送去專業配種服務離家甚久,於是我從大人口中獲悉恐怖的配種流程:故意把她跟陌生公博美犬關一起,初初她不愛就互咬互打滿身傷,配種人員不死心就換別隻公博美犬,如此這般平均一隻種犬一起關上一星期左右一直更換,成對關籠到她終於懷孕為止才釋放。年幼的我覺得整個配種流程恐怖至極,我甚至不確定我家的美女犬真的是因為愛才受孕。人類主導的配種方法非常粗暴,就算才處於兒童期的我都懷疑她的受孕不是出於愛情而是出於性侵害)


沒有留言: